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67章 寿宴(2)
    何叙,这个名字苏念是听说过,但是对这个人并没有印象,就算是见过,那恐怕也是以前在苏家的时候,苏国天举行宴会的时候。

    那时候她经常都不露面,甚至不出席宴会,对于何叙这号人物,翻遍脑海也翻不出曾经见面的场景。

    “小何,这里坐。”

    沙发是四面环坐的,何叙礼貌微笑,坐在了苏念的对面。

    苏越诚看了看苏念,从一开始他就觉得今晚很奇怪,至少从来没看见苏念和苏国天这么和谐的相处过。

    何叙看着苏国天礼貌的问候:“苏老爷寿辰安康。”

    苏国天笑容堆面:“小何啊,不用这么客气。”然后看了看右手边的苏念对何叙说:“小何,这个就是之前伯母跟你提过的苏念,我的孙女。”

    何叙看着苏念眼神都不转了,笑意直达面上:“百闻不如一见,苏小姐果然美若天仙。”

    苏念皱着眉头,大致已经猜到了这个何叙前来的目的。

    苏珍还在傻乎乎的使劲吃,苏宝则目光炯炯的看着何叙,纵使年纪不大,也看出了他老妈不喜欢这个男人。

    苏国天笑了两声:“小何喜欢就好,就怕你看不上呢。”

    “哪里,如果能娶到苏小姐,那是何某的福分。”

    苏国天满意的笑着,又扭头询问苏念的意思:“小念,你觉得呢?”

    “爷爷,我一个人挺好。”

    “小念啊,趁着爷爷还在世,好好成个家,爷爷走了也好放心啊。”

    苏老爷话音刚落,一直未开口的苏宝突然出声:“我妈有我照顾就行了!”

    何叙把注意力落到两个孩子身上,缓缓开口说:“两个孩子我也喜欢。”

    “哈哈,那好,就先这么订着……”

    “订什么?苏老爷这么开心,可否和沈某分享分享?”淡淡甘醇的男声[插][入]谈话中,一时间所有人都把视线落到了声源处。

    只见沈寒修迈着劲长的腿,走到了园子和亭子相连的楼梯,而他的身后跟随的是穿着高跟鞋小跑的苏雅兰。

    这个男人所到之处,就带着不可忽视的气场。

    苏老爷急忙招呼:“沈三少这么忙,还有空听苏老的家常?”

    何叙急忙起身,递出了香烟:“沈总。”

    沈寒修瞥了一眼,淡淡回道:“谢了,我戒了。”

    何叙一愣,尴尬收回了手里的烟,瞥了一眼视线游移的苏念。

    苏雅兰这时跟了过来,看了看四座的人,就对沈寒修说:“阿修,这里没位置了,我们……”

    她的话还没说完,沈寒修就弯腰把苏珍抱起来,然后坐到了苏念旁边,把苏珍放到自己的腿上。

    苏珍对着沈寒修甜甜一笑,含糊不清的说:“沈叔叔,这个好好吃。”

    向来以冷面著称的沈寒修,此刻却面色温和对小女孩说:“嗯,都是你的。”

    苏珍取出一根被她捏的软兮兮的薯条递到他嘴边:“叔叔你也吃。”

    沈寒修微微撇开头,耐心的对苏珍说:“叔叔不饿,你自己吃。”

    “不嘛,我就要叔叔和我一起吃。”

    然后当大家都以为沈三少会把小女孩丢到一边的时候,只见他低头咬住了小女孩手中的薯条,小女孩也满意的转回了头,自己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这一幕完全就是亲爹[宠][溺]自己的女儿!哪里是什么新闻上说的姑姥爷和侄孙?

    苏雅兰愤恨的瞪了苏念一眼,苏念低头看着苏珍并没有接受到她的敌意。

    苏国天对苏雅兰使了使眼色,她才到苏国天的身边坐下。

    沈寒修吃完了嘴里的薯条才开口说:“何少爷,你们刚刚在谈什么事?”

    何叙看到刚刚那和谐的一幕稍微愣神,这下才找回思绪,心想新闻上都明确说了,这沈寒修要娶的人是苏老爷的小女儿苏雅兰。

    于是就直言说:“在商量我和苏念小姐的婚事。”

    沈寒修听闻就皱起了眉头,扭头看了看苏念,而苏念很自然的避开了他的目光。

    这宋洋刚刚弄走,又来了个何叙,苏念你是结婚狂吗?

    苏越诚知道沈寒修和苏念的过往,静静坐在一旁观察着他们之间微妙的气氛。

    沈寒修面上含笑:“谈得如何?”

    何叙毫无隐瞒的回答:“等苏念小姐的回复。”

    沈寒修扭头看着苏念,他还想听听苏念要什么回复:“苏念小姐,你意下如何?”

    一时间所以的注意力都转到了苏念的身上,苏念看了苏国天和坐在他旁边的苏雅兰。

    不免想到这也许只是他们的计划,现在她的存在对苏雅兰和沈寒修的婚事构成了威胁,所以苏国天才想赶紧把她嫁出去。

    什么认识到以前的错误无非就是幌子。

    当然这只是她的猜测。

    看了看何叙,都没敢去看身侧的沈寒修,苏念明确的回答:“抱歉何先生,我没有再婚的打算。”

    苏珍完全不在这个状态,又伸出油腻腻的手给苏念看:“妈妈,脏脏。”

    苏念扯出纸巾给她擦手,就听见何叙回答:“没关系,我们可以先谈着,等你有这个打算的时候再结婚。”

    沈寒修看着何叙看苏念那直勾勾的眼神,他就恨不得把何叙戳瞎。

    苏国天立马应好:“好好,先谈着,等合适的时候再结婚。”

    苏珍擦好手,从沈寒修怀里坐直身子,糯糯稚气的声音突然响起:“我妈妈又漂亮又聪明又会赚钱又能做饭,就算也结婚,也得像沈叔叔这样的人才可以!”

    何叙听闻,尴尬几秒问苏珍:“何叔叔不好吗?”

    “不好!”苏珍想都没想就回答,然后就开始数沈寒修的优点:“你没沈叔叔高,没沈叔叔好看,你挣钱有沈叔叔厉害吗?”苏珍顿了顿又指着一旁的苏越诚说:“你都没有我叔公好看!”

    苏念心里夸着宝贝女儿,面上却状似不满的训苏珍:“珍珍,不可以没礼貌。”

    苏珍立马就委屈的说:“可是人家说的都是真的嘛!”

    沈寒修摸摸苏珍的头说:“对,要做诚实的孩子。”

    看着何叙面色不佳,苏国天立马打圆场:“童言无忌,小何你不要介意,这孩子被惯坏了。”

    自尊受挫的何叙却起身道别:“苏老爷,您这宝贝孙女我恐怕是无福消受了,谢谢您的好意了。”

    “诶!小何!”苏国天没能唤得何叙回头,就扭头训苏念:“小念不是我说你,这么大个人了,孩子不懂事你也不懂事?人家小何不嫌弃你离过婚,还愿意帮你养孩子,你还不识趣!”

    苏念嘴刚张想反驳,苏国天看了看沈寒修又继续说:“还有,沈三少以后是你的姑丈,是雅兰的丈夫,你看看你们现在想像个什么样子?你不怕人说闲话我们苏家还有名声呢!”

    苏念把沈寒修怀里的苏珍抱过来,苏珍看见苏国天发火了,以为是自己刚刚说错了话连累了妈妈,就噘着嘴说:“太姥爷,你不要骂我妈妈。”

    苏国天瞪他们一眼,还以为这婚事能成,不没想到沈寒修跑了过来,不是叫他们守住他么?

    要是他不来,说不定这事还有转机。

    看着苏国天愤怒的模样,像是露出了本面目,苏念觉得自己刚刚的猜测也许是对的,就对他说:“我还想知道,爷爷非把我嫁出去的理由是什么。”

    苏国天见苏念又是以前那副尖酸刻薄的模样,这才意识到自己态度不对,立马和蔼的说:“爷爷还不是想你有个好归宿?万一爷爷哪天走了,你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可怎么办?”

    苏念笑了笑:“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谢谢爷爷的好意了,我一个人照样可以把孩子带大,就不用爷爷费心了。还有……”

    苏念故作停顿,看了看苏雅兰说:“你嫌我丢了苏家的脸,你也别忘了,先嫁给沈三少的人是我。”

    听见她这句话,苏国天一愣,看了看两个孩子,像是想到了什么,就当着沈寒修问了苏念:“孩子是他的?”

    沈寒修和苏雅兰都看着苏念,苏念默了默,当着孩子的面,而且孩子都能分辨是非能记事了,就这样决然的否认他们直接的关系似乎有些残忍,可是说出真相,又害怕沈寒修会对孩子不利。

    现在孩子才是最重要了,苏念就回答:“不是。”

    沈寒修看着她的脸,希望能在她的面容上找出说谎的痕迹,可是四年过去,她学会了伪装自己,镇定的面容,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否认,让他找不出一丝说谎的迹象。

    苏国天和苏雅兰同时舒了一口气,苏国天就开口:“那就当没有那段婚事,小念,当初也是你不对,你和沈三少结婚的时候,雅兰和沈三少已经是订了婚了。”

    苏念没想到扯了扯去还是扯到了以前,还把一切的错都推到了她的身上:“爷爷,这样说起来,你若是不逼我嫁给唐邵升,我也不会结识沈三少,说起来错的是不是您?”

    苏雅兰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苏念你要不要脸?![勾][引]我的丈夫还在这里推卸责任!”

    苏念也想若是当初没用认识沈寒修,那么她的人生会不会是不一样的结果?

    “苏雅兰小姐,请注意你的措辞。”沈寒修语气疏离的警告着苏雅兰,话里没一个脏字,语气也没有一丝怒意,却让人自然而然品味到了话里的威胁。

    苏雅兰委屈的看着沈寒修:“阿修……”

    苏念只觉得今晚来错了,她这个狠心把她赶出苏家的爷爷,怎么会这样善良的知错而改?

    以前苏念会和他们奋力争吵,现在吵多了反而觉得没意思了,说的再多,他们也不会改变,无非是浪费口舌。

    “妈妈,我想去上厕所。”正当苏念想开脱的时候,她的宝贝儿子善解人意的对他说了这句话。

    “珍珍,走。”苏宝牵着苏念要离开,苏珍本来也想跟去,但是她的小手却被沈寒修拽了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