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66章 寿宴(1)
    炫黑色的迈巴赫在别墅空地停下,停车场位置比较偏僻,这正是苏念所希望。

    她不想别人看见她从沈寒修的车子里走出来,然后又在那里说三道四。

    苏珍也做了和苏念一样的造型,俨然就是苏念的缩小版,可爱至极,牵着沈寒修的手,另一只手牵着苏宝。

    人多的地方她有些胆怯,害怕的时候她就会拉着苏宝不放。

    苏念一个人走在后面,故意落后一段距离,和沈寒修一前一后走进举行宴会的园子里。

    “沈总,没想到你也会来。”

    “沈总好。”

    刚一到场,一行人直接就把沈寒修围住,根本就没注意到他身后的苏念。

    看到这边的动静,苏雅兰立马跑了过来,上前就亲昵的挽着沈寒修的胳膊:“阿修,你怎么才来,爸爸问你好久了。”

    说着又低头亲切的问两个孩子,一副很熟络的样子:“你们妈妈怎么没来?”

    苏珍奇怪的看着她,心想这个阿姨真奇怪,他们根本就不认识她。

    瞅了瞅她挽着沈寒修的手,苏珍就像个小老虎一样推了苏雅兰一把,当着众人的面对她吼:“这是我的沈叔叔!你不可以牵他!”

    孩子力气不大,可是苏雅兰穿的鞋子太高,往后退了好几步,沈寒修只是冷眼看着,都没伸手去拉她一把,反而扭头看了一眼苏念。

    这个女人磨磨蹭蹭在做什么?

    旁边的人扶了苏雅兰一把才不至于出丑,苏雅兰面色有些难看,但碍于这么多人看着,她也是温婉的笑着,看着跟过来的苏念,亲切的招呼:“侄女,你女儿真调皮,差点把我推到了。”

    她在新闻上说,沈寒修照顾苏念一家人,无非是看着苏念是自己的侄女才爱屋及乌帮个忙,所以她得在众人面前表现出她和苏念关系很合,这样才能让大家相信,沈寒修是因为爱自己,才愿意帮她的家人。

    苏念自然是知道她的把戏,不过没有理会。

    苏宝深怕自己老妈受人欺负,急忙把苏念拉到自己身边,视线看着苏雅兰。

    众人的注意力这才从沈寒修身上转到了两个孩子身上,就有人赞美说:“沈总的外侄真是可爱。”

    另一个人又迎合说:“是呀,沈总对外侄都这么好,要是和雅兰小姐生一个孩子,那岂不是得宠上天?”

    苏念不想让两个孩子太受瞩目,就不着痕迹地把苏珍拉到了自己身边。

    哪知她另一只手牵着沈寒修不放,跟着把沈寒修一起拉了过来。

    沈寒修扭头淡淡瞥了苏念一眼,然后众目睽睽之下,把苏珍牵到另一边,空出有右边的手自然的搂住苏念的腰肢:“鞋子穿着累吗?去那边坐一会?”

    苏念没想到他这么大胆,急忙侧身避开了他的手。

    刚刚还在看玩笑的人都面面相觑,一时不敢再贸然开口。

    婚讯上面说的是和苏雅兰订婚呢?怎么今个瞧见的和新闻完全不同呢?

    “小念阿修,你们到啦,都站在做什么?到那边坐。”

    苏珍看着苏国天高兴的说:“太姥爷,珍珍给你买了蛋糕。”

    苏国天一愣,然后笑着牵着苏珍往前走:“是吗?珍珍买的太姥爷待会一定要多吃两口。”

    看着沈寒修身边空了,苏雅兰立马就上去:“阿修,我们也过去吧。”

    苏念看了他们一眼,然后牵着苏宝急忙跟过去。

    她还以为沈寒修在这里会注意一点言行,看来是她低估了他的任性妄为。

    苏念牵着苏宝往前走的时候,恰巧遇见邓同莲跑过来,瞪了苏念一眼然后跑到后面去接沈寒修:“儿子,快点跟妈过来,我有事和你说。”

    沈寒修觉得今晚肯定有蹊跷,不想让苏念离开自己的视线,就推脱说:“妈,我今晚不谈事。”

    “胡闹!你郭叔回来了,快点跟我过去拜见。”

    这个郭叔,是沈寒修刚回沈家的时候,手把手教他从商的人,虽然严苛,但是确实教会了他很多。

    苏雅兰挽着沈寒修的胳膊说:“阿修,我们一起过去吧。”

    邓同莲也拉着他的手臂往和苏念相反的方向走:“你郭叔待你不薄,你不孝敬妈都可以,但一定要孝敬他。”

    沈寒修看了看苏念牵着苏宝消失的背影,心想场地就这么大,在他眼皮子底下也掀不起什么大浪,干脆就让苏念好好玩玩。

    于是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快步往前走,苏雅兰穿着高跟鞋追不上来,他也没有慢步等她。

    苏念跟着苏国天走到园子后边的偏厅,这边比起园子人就少了很多。

    偏厅和园子连着,做成的凉亭的模样,里面摆着几座沙发和木桌,稀疏的坐了几个人。

    “小念,你们先去里面坐一会,我吩咐人拿点吃的过来。”

    听见有吃的苏珍嘴甜得很:“太姥爷最好了,我肚子都要饿扁了。”

    苏念微笑点头,把苏珍牵过来往亭子里走。

    找了一个空位置坐下来。

    苏念才摸着苏宝的头问他:“苏宝,你怎么不叫人?”

    苏宝满不在意的看着远处回答:“我又不认识。”

    苏念知道苏宝性子冷,但心里还是热忱的,她不像苏珍一样嘴抹了蜜糖,也就没再勉强他,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他有自己的主见和想法。

    “小念?”

    正和孩子说话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了一个低沉又惊讶的男声。

    扭头看见的是一个带着细框眼睛,温文尔雅,尽显绅士品貌的男人。

    苏念见人高兴的起身:“诚叔!”

    这个男人就是当年在苏家对她很好的人,苏越诚,是苏雅兰同母异父的哥哥。

    虽然苏念叫他叔叔,但是年纪顶多三十出头的模样。

    苏越诚走过来,玻璃镜片也藏不住他眼里再次见到苏念的欣喜:“小念你都去哪了?!”

    “对不起诚叔,那时候走得急,事情太乱没来得及跟你告别。”

    “回来了就好。”苏越诚庆幸的说,然后低头看着站在苏念左右的两个孩子,眼底的神色有些复杂:“这是……你的孩子?”

    苏念把两个孩子牵到前面,点了点头说:“这都该叫你叔公了。”

    苏珍嘴甜得很,看着苏越诚立马就是一句:“叔公!”

    声音糯糯的,很讨人喜欢。

    而苏宝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苏越诚,像在扫描这个男人对他老妈会不会造成伤害。

    苏越诚摸了一把苏珍的头:“两个孩子都长得像你。”顿了顿又问:“孩子……是那个人的吗?”

    “那个人”二人都心知肚明,苏念看周围也没什么人,就诚实的点点头:“诚叔你要给我保密。”

    苏越诚一怔,难道沈寒修自己还不知道孩子的他的?她这次回来不是来一家团圆的?

    虽然不清楚其中的渊源,他还是点头答应保密。

    “诚叔,你也坐,我婶婶有着落了吗?”

    苏越诚坐在座位上,眼底暗藏深意的看着低头给他倒茶的苏念,见茶杯快满了他才收回视线,回答:“还没,没打算这么早结婚。”

    苏念的调侃他:“你也太挑剔了,再等几年就是别人挑你了,你们医院那么多人追你,就没一个合眼的?”

    苏越诚笑了笑敷衍着回答:“缘分未到吧。”

    这时苏国天也带着几个佣人走了过来,言辞和蔼看着他们道:“叙旧呢?”

    苏念急忙起身把他扶到座位上:“爷爷您坐。”

    这恐怕是有史以来她面对苏国天最礼貌的一次,当然前提是苏国天对她也礼貌。

    “哇塞!炸土豆!”佣人手里的盘子刚刚放在桌子上,苏珍就急忙伸手去抓,还很猴急的抓了一大把,然后又立马丢掉:“呜~好烫!”

    苏念急忙把她伸过来的手揉了揉,放到嘴边吹了吹:“好了没事了,慢点吃,都是你们两个的。”

    看着活泼的苏珍,大家脸上都含着笑意。

    苏宝没动作,苏珍就捡起一块放到他嘴边,非要苏宝和她一起吃,苏宝臭着脸还是依顺了苏珍。

    “苏老爷,何少爷在找您。”管家过来说道。

    苏国天立马喜上眉梢:“你去把他带过来。”

    “好。”

    管家转身离开,苏国天就看了看苏念问:“小念啊,你一个人带孩子也不容易……”

    苏念一边拿纸巾给苏珍一擦手上的油,一边扭头看着苏国天,就听他继续道:“这个何少爷,是何家的长子何叙,你以前也见过的,我们把你的情况也告诉他了,他说要是有缘分,也不介意这两个孩子……”

    苏念这才清楚的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立马就开口打断苏国天的话:“爷爷,我不嫁。”

    “不可以胡来!当初毁了唐家的婚,念及你那时候年纪还小就算了,现在你也懂事了,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身边没个男人这么行?”

    苏念对苏国天刚刚有的一点好转又消失了,兜兜转转他还不是和以前一样,用自己的想法左右别人的人生。

    她十八岁的时候他们就逼她嫁给出了名的花花大少唐邵升,她就是在逃婚路上遇上了沈寒修,说起来那场逃婚成了她人生的转折点。

    没等苏念多想,身后就传来了刚刚那个管家的声音:“老爷,何少爷来了。”

    跟在管家身后的男人一身白色的西装,个子可能就接近一米八的模样,单从外貌看起来倒是一表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