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六章 一国帝王 (二)
    第四百八十六章 一国帝王 (二)

    西北侧的面容似乎更加苍白了些,可在刺眼的光线下,倒是没有多少人能够发现。

    没错,这是他最爱的百姓。身为一国帝王,他的确是应该……

    “父皇!不要被他给迷惑了!他只是想要欺骗你得到诏书!城中百姓,他以后肯定不会放过的!您愿意把江山交给这样一个大逆不道的小人吗?!”

    西落陵猛然咬着牙怒道,对于这个西落奉,他真的快要忍到极限了。

    若是他最后还是如此步步紧逼,那最后还不如来个玉石俱焚好了,也省的给世间留下这么一个祸害!

    西北侧恍惚的看了一眼西落陵,许久都没有说完。

    脑海里浮浮沉沉,似乎是想要了不少曾经的事情。从登基到民心所向,从败北到丧家之犬。身为一个帝王,如今却是要靠着一封诏书才能拯救黎民百姓,实在是可笑、可笑!

    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西北侧的唇角顿时苦涩了起来。

    “父皇,你又何必如此犹豫呢。我和太子不都是西家的子孙,不论将皇位给谁,你都是永远的太上皇。”西落奉轻笑着,显然是半点都没有将西北侧的神情看在眼里。

    倏地——

    “五哥,不要再为难父皇了好不好?”从出生到现在,她从来没看过父皇露出这样脆弱的神情,落寞而悲伤,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帝王。

    西轻岚的心中虽然深爱着五皇子,可是面对西北侧,她却是不自觉想要妥协了……

    “轻岚,你不是想要和我在一起吗?等我继承了皇位,这天下就没有敢拦着我们了。”西落奉忽地笑出了声,嗓音透过层层风声,瞬间就传到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西轻岚的身体顿时僵硬了。

    五哥他,怎么会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来?

    一瞬间,西轻岚非但没有感受到任何喜悦的情绪,反而觉得周围的视线沉默的可怕。

    是在心里嘲笑她吗?还是在骂她?

    她本想将这份爱情永远的留存在心底,又怎么会在今日大白于天下了呢?

    “轻岚……”西北侧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似是叹息,又似是其他情绪。

    “父皇……”西轻岚顿时不敢抬起头看向众人了,她只觉得周边的每一道视线都让她如坠水深火热之中般痛苦。

    冰冷的、不屑的、厌恶的……

    捏紧了手指,西轻岚压抑了许久才总算让自己的身体看起来不那么颤抖了些。

    “父皇,只要你将皇位传给我,我就能和你最爱的女儿双宿双飞了,你不觉得这样很好吗?”

    西北侧淡淡的抿着唇,可那黑眸里,却是没有半点情绪。

    西轻岚只觉得身体更加颤抖了。

    这个西落奉!究竟在说什么东西!他是想要气死父皇吗?!

    “父皇,我、我……”颤动着船板说出这几个字,西轻岚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的。

    “父皇,还请现在就下诏书。否则,儿臣不能保证,这全城的百姓和你女儿的幸福会不会毁在儿臣的手上。”西轻岚微微一笑,脸上的笑容救如同清风一般,没有多少浮动。

    “朕愧对先祖,竟然生出了你这么个逆子!”冷笑着,西北侧的声音低低沉沉的,听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逆子?”西落奉忽地哈哈一笑,“本王倒是想要知道,为什么皇位永远都只传给大皇子!明明,本王就比西落陵那个小子更适合西戎国!是父皇你把我逼上了绝路!所以本王才会如此的不顾一切!”

    他虽笑着,可那黑眸中,却是隐隐有些怨恨的。

    小的时候,明明他更加努力,更加得到太傅的喜欢,不论是诗词文采,还是舞刀弄枪,他都一点不输给太子!声望也好,势力也好,他从来都不输给任何人。

    可是……

    从小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地位就决定了,只能西落陵是太子,而他,只能是痴心妄想!

    为什么?他一点都不甘心!难道就凭西落陵是大皇子吗?

    “可是这些并不是你滥杀无辜的理由!”西落陵大声的说着,手指也是捏的紧紧的。

    “本王滥杀无辜?”西落奉笑的更加大声了,“明明是这群刁民忤逆本王的命令!本王只是想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如今的西落奉,已经完全丧失了所有理智,他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皇位上……

    “奉儿,既然你觉得是朕对不起你,那就让朕还你好了。”西北侧缓缓说着,唇角却是逸出了一丝解脱的笑容来。

    如果以他的命能够抵消掉西落奉心中的愤怒和恨意,那么他不介意舍掉这条性命,只要……

    “你拿什么还我?西北侧!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如果你立我为太子!今天的事情就不会发生!本王也不会做到这般地步!”西落奉冰冷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嗤笑。

    一旁的西轻岚沉默的听着,心中发疼痛却是化成了一片一片,几乎要痛彻她整个身心了。

    其实,早就知道了吧。他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皇位。不论是对她好,还是对她温柔,不过是欺骗的手段罢了。当初的苏止不是都看出来了吗?为什么自己还迟迟不醒悟呢?等到了现在,不仅伤了心,还没有留下一点点的退路。

    “父皇!不要听他的胡言乱语!他只不过是想要以此来伤害百姓罢了!这样的他,根本就成为不了一个明君!”太子倏地跪到了地上,显然是担心西北侧冲动之下作出什么难以反悔的事情来。

    这个西落奉已经为了皇位完全疯狂了,若是现在还顺着他的话,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西北侧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缓缓道。

    “任朕生死一人,勿伤百姓分毫。奉儿,朕只求于此了。”长叹了一口气,西落奉猛然就抽出了一旁士兵腰间的长剑,然后在西落陵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猛然刺进了胸膛之中。

    鲜血四溅,仿佛血色都被泼染了一般,肃穆的可怕。

    “朕终于还清了……”喃喃自语般的话落下,西北侧忽地勾起了一抹笑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