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八章 西凤
    第四百七十八章 西凤

    偌大的皇宫内,此刻早已失去了往日所有生机。

    荒芜的御花园中,似乎连艳丽的百花都渐渐凋零了,冷肃的气息笼罩了整个皇宫,让人心头发凉。

    西凤就坐在御花园的凉亭内,娇媚的面容上头一次出现了勾魂摄魄以外的冷淡情绪。在她面前的石桌上,还摆放着一小壶的美酒,淡淡的酒香弥漫在凉亭内,让人心头微微荡漾。

    西凤淡淡的端起酒杯,然后微微仰头喝下。

    那一举一动,倒是极富美感。

    只是这御花园中实在是太过凄凉,映衬着她的举动,似乎也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了。

    这曾经繁华到众人朝拜的皇宫,如今,终于空无一人了。

    忽地——

    “西凤郡主。”

    一道低沉的嗓音忽地传了进来。

    西凤没有回头,而是淡漠的继续倒了一杯酒。

    “既然木贺统领这么有空,陪本郡主饮一杯如何?”她缓缓说着,然后又倒了另一杯酒。

    木贺黑沉沉的目光看着她,却是许久都没有动静的。

    半响,“郡主盛情相邀,下官自然要相陪的。”说着,他就朝凉亭缓缓走了过去。

    淡淡的坐到西凤的对面,木贺伸出手指端起桌上的酒杯。

    一口饮下,他才接着开口道:“还真是好酒。”

    “当然,本郡主可是会享受的。”西凤微微眯起了眼,然后再次仰头饮下杯中的酒。

    “西戎国第一个只爱好男人色相之人,下官当然知道郡主会享受。”木贺明明是勾着唇瓣说的,可是那神色,却是冰冷非常的。

    “木贺统领这么说,难不成是吃醋了?”娇笑一声,西凤似乎再度变成了以往的模样,站起身,就微微倾身看向了木贺。

    木贺冷哼一声,伸长手臂就狠狠就西凤揽入了怀中。

    低下头,他冷肃的面容似乎有些狠厉起来,“这些年,你该玩够了吧?”

    无视了那么多男人,这次,可别想要再逃脱了!

    谁知,西凤听了这话,倏地冷笑了一声,然后缓缓道:“木贺,你别以为这样说就显得你狠深情!当年要不是你杀了修明!我又岂会变成如今这样!”

    这些年,她把这些都埋藏在心里。本以为,她会因为时间而忘记曾经的一切。可是,又怎么可能呢?皇上为了修明而补偿她,可是这才不是她想要的!

    “哼!不过一个皇室的野种!你不要再想着他了!”

    伸出手指紧紧捏住了他的下颚,木贺恶狠狠的目光仿佛饿狼一般,令人头皮发麻。

    啪——

    西凤冷冷的挥了一个巴掌!或许是太过愤怒,她的脸上布满了冷冽的神色。

    “木贺!注意你的言辞!”

    狠狠的抓住她的手腕,木贺的面容瞬间就阴郁了下来。

    “你竟然敢打我?”

    西凤冷笑一声,“我连亡国都不害怕,又怎么会害怕打你这一巴掌?”

    决定好留下来的时候她就很清楚了,对于这个充满了回忆的西凉城,她根本就一点都放不下。这些年她真的累了,如果能在最后还在这里陪着“他”,那她也知足了……

    “西凤!你是不是觉得我太惯着你了?所以你无法无天了?!”

    这个女人的胆子何时变得这么大了,就好像将生死都不放在了眼里!现在他可是占领了整座皇城,她该知道,他有权掌着她的生死!

    “无法无天?”西凤嗤笑一声,眼中的雾气却是恍然更重了些。“我又怎么敢无法无天呢?你现在可是五皇子的心腹!我奉承你还来不及呢!”

    她说的虽然是这样的话,可那眼神里的恨意,却是蔓延丛生的。

    “你恨我?”

    木贺危险的眯起了眸子,握着她手腕的力道似乎越来越重了。

    “我如何能不恨你?”一把锋利的匕首不知何时竟然出现在了西凤的另一只手中。淡淡的光线下,锐利的光芒让木贺的神色更加危险了。

    “啊!”

    抬起拿着匕首的手,西凤狠狠的朝木贺的胸口刺去!

    木贺显然是早就有所预料,在她狠狠刺过来的时候,就用手指狠狠的握住了刀柄!

    之后,任西凤这么用劲,都不能再把匕首向前推进一分。

    “想要杀我可没那么容易!”

    他恶狠狠的说着,危险的神色让人心头不寒而栗。

    西凤心头的恨意虽然越来越浓,可是眼下的情况,她很清楚,显然是没那么容易下手的。缓缓放下手中的匕首,她勉强撑起了一抹笑容来。

    “木统领说的没错,果然不是那么容易。”

    强装镇定的敛下眸子,西凤抿着唇,却是不再言语了。

    “怎么?不想下手了?”冷哼一声,木贺缓缓问道。

    西凤心中冷笑着,可是脸上,却是保持着淡漠的神色的。

    “木贺统领,你应该放手了吧,我还想要喝酒呢。”就像是敛住了所有的情绪一般,西凤缓缓说着,眼中的情绪没有半分变化。

    木贺倒也没有再愤怒下去,冷冷的甩给她,就勾起唇瓣道:“那就乖乖的做着喝酒,不要想着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

    想要为那个野种报仇,她还没那个本事!

    松开手臂的钳制,木贺淡淡的开口道。

    西凤起身,这才又重新坐回了石凳上。

    圆桌上的酒香依旧在淡淡的弥漫着,冲入鼻息之中,引得西凤微微有些沉醉。如果能醉生梦死该有多好,那样就不会感觉到痛苦了……

    “木贺,你今天过来究竟是为了什么?把我抓入大牢?”冷哼一声,西凤端起酒杯,再次饮下杯中的酒。

    话落,木贺冷笑了一声,“你身为皇上最为宠爱的西凤郡主,若是不利用一番,又怎么能对得起你的身份呢?”

    身体忽地僵硬了一下,西凤许久才放下就被说道:“你想要用我来威胁他们?”

    “没错。”对此,木贺倒是没有任何的犹豫。如今这个女人就在他的手中,是生是死还不是他来定夺吗?

    “呵,果真是好计谋,本郡主的确是很有价值。”讽刺的一笑,西凤敛下神色:“那我就等着看好戏了,木贺统领。”

    说罢,她的唇瓣再度勾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