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八章 深夜的黑衣人
    第四百六十八章 深夜的黑衣人

    深夜,段王爷后院。

    大夫人淡淡的坐在梳妆镜前用着手帕擦着朱唇,寂静的房间内并无一人,看起来格外冷清。

    半响,她放下手中的手帕,沉默的勾起唇。

    如今段林风应该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了,被王爷关进阁楼,那不就相当于打入死牢了吗?呵,三姨娘啊三姨娘,这次你可失算了。

    想到这里,大夫人脸上的表情更为得意了些。

    现在只剩下了段林羽和段玉碟,这府上,可是没有几个是她的对手了。只要将段林羽解决了,区区一个段玉碟,又能对她构成什么威胁?

    敛下眸子,大夫人只觉得心情更加畅快了些。

    转过身,大夫人就朝内室走去。只是,还未坐到床上,一个黑色的身影就忽地从窗户外翻了进来。

    由于动作太快,大夫人还未大叫着求救,就被那人给捂住了嘴巴。

    大夫人的瞳孔顿时睁大了。

    这是小偷……还是采花大盗?

    心中纷乱的猜测着,大夫人自然是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只是,呼救的声音未能从指缝间透露出去,而是发出一阵“唔唔”的声音。

    大夫人顿时觉得更害怕了。

    “别出声,要是被人察觉了我立刻就杀了你!”黑衣人的声音非常冷漠,完全没有一丝情绪。

    大夫人狂点着头,“唔唔”的声音顿时更剧烈了。

    这个人究竟是谁?为何会来到王府,是不要命了吗……

    黑衣人见她眼中的慌乱越来越重,为了以防后患,伸出手掌便重重的劈了一下她的后颈。

    大夫人一时不察,接着就昏了过去。

    见她终于没了动静,黑衣人这才用随身带来的麻袋套牢她,然后背在了身上,小心翼翼的再次飞身出去。

    那动作看似迟钝,却是极为凌厉的。若不是武功高强之人,怕是根本察觉不出来一点风吹草当。

    如果这段王府只是以前的守卫,那绝对不会有人能察觉到大夫人被人掳走了。但现在,司马翊早就派鹤戾严密的守在这里了,又岂会听不到一点动静?

    后院中。

    咚——

    一颗小石子忽地敲打在了紧闭的房门上。

    司马翊的睡意极浅,听到声音,立马就睁开了眼睛。然后又在不吵醒身旁苏雨薇的情况下,快速下了床。

    打开房门,鹤戾的身影立刻就从屋顶上跳了下来。

    “主子。”

    单膝跪地,鹤戾恭敬的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

    淡淡的瞥他一眼,司马翊的声音刻意被压的很低,显然是怕吵醒床上的苏雨薇。

    “大夫人刚才被人掳走了。”

    鹤戾缓缓说着,眼眸里飞快的闪过一道疑惑。

    “你可看清楚了是谁的人?”司马翊敛下眸子,缓缓问道。

    “应该是……寒临宫的人。”鹤戾皱了一下眉头。难道,又是五皇子的探子?可是,他抓走大夫人做什么?

    “主子,需要属下跟上去看看吗?”鹤戾抬头,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司马翊垂下目光,声音依旧冷淡,“不必,他既然没有立即杀了大夫人,肯定是要她做什么事的。我们不必打草惊蛇,静观其变就好。”他淡淡的说着,很是肯定。

    鹤戾这才恭敬应道:“属下明白了。”

    “恩,下去吧。”司马翊说罢,就转过身走进了房间。

    此时,苏雨薇还安稳的睡在床上,秀美的脸蛋上满是笑容,仿佛是做了什么美梦般。

    司马翊勾勾唇,然后抬起脚步朝她走去。

    ……

    泛着烛光的大帐内,西落奉的嗓音显得格外冷漠。

    “用水泼醒她。”

    “是。”一旁的明顺领命,端着一个洗脸盆就一盆水泼到了大夫人的脸上。

    哗啦——

    大夫人只觉得浑身一抖,一股寒意蓦地袭来。

    皱着眉头清醒过来,还未反应过来,一道冰冷的嗓音就传入了耳中。

    “夫人,你应该醒了吧?”

    听到男人的声音,大夫人惊呼一声就抬起眸子忘了过去。

    “五皇子殿下……”

    她诧异的说着,接着就将目光看向了四周。

    陌生的地方,除了五皇子,她一个都不熟悉……

    “夫人,本王今天派人带你过来,是有事情想要请你帮忙。”西落奉淡淡的说着,眼中可是没有半点求人的意思,倒是威胁的意味更多点。

    “是殿下派人把我掳走的?”大夫人睁大了眸子,然后颤抖着身子便从地上站了起来。

    “夫人平常不爱出门,本王只好用这样的办法了。”西落奉淡淡的语调不变,却是让大夫人不寒而栗。

    现在五皇子可是与叛党勾结在了一起,把她抓过来,难不成是想要威胁王爷?

    心头更是寒了几分,大夫人强装着镇定问道:“不知道殿下抓……带我过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不过一些小事罢了,对于夫人来说,并不难。”西落奉淡淡一笑,接着便使了一个眼色给明顺。

    明顺会意,敛下眸子便从腰间掏出一块灰色令牌来,然后扔到了大夫人的脚边。

    大夫人下意识低下头,一眼就看到了上面一个大大的黑色字体——番。

    心中猛然一震,大夫人不安的说道:“殿下,你给我这个番地的令牌是为何?”

    “没想到夫人竟然认识这个令牌。”西落奉淡淡的挑起眉眼,虽惊讶,却是没有露出多少情绪的。

    大夫人心头一顿,那股寒意再次侵袭笼罩了上来。

    “以前跟着王爷在书房磨墨,所以识得此物……”因为摸不准西落奉话中的意思,所以大夫人小心翼翼的说着,深怕惹怒了他。

    现在可是在敌军的营帐之中,她可不能再端什么夫人的架子了……

    “既然如此,那本王也就不瞒着夫人直说了。这块令牌的确是番地首领的令牌,本王要夫人做的,就是让夫人将这块令牌放到皇叔的书房之中。”西落奉缓缓的说着,眼中神色更加冷切了。

    大夫人听着这话,心中却是一咯噔。

    这块令牌可是叛党的令牌,如果放到王爷的书房中,一定会被误认为叛党的党羽的。这个西落奉,竟是安的这样的心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