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章 血蛊(二)
    第四百六十章 血蛊(二)

    西北侧听他这话,顿时扬眉笑了笑。

    “大师倒是了解朕。”

    虽然这些在西戎国已经传遍了,不过能亲耳听到百姓这样说,西北侧还是很龙心大悦的。

    “贫僧知道皇上这段时间伤神于小公主的去世,所以贫僧特来为皇上解这心病。”缓缓的说着,顺河大师一步一步将西北侧带进他的圈套里去。

    “那大师可有什么办法?”西北侧叹了一口气,声音微微低沉了下来。

    情暖……

    “皇上,贫僧这里有个法子,能通鬼神之变。如果皇上愿意,今晚就能再次见到小公主。”

    此话一出,不止西北侧愣住了,就是周围的士兵,也彻底愣住了。

    通鬼神之变?这个老和尚的口气倒是大。不过,想到小公主,西北侧的眸子还是暗了暗……

    “大胆!休得在此妖言惑众!”

    太监总管忽然怒道。

    这西戎国虽然不信奉鬼神,却是颇为敬畏的。这个老和尚,竟然还敢在此欺骗皇上!

    “贫僧究竟是否妖言惑众,皇上今夜一试便知。”诡谲的光芒一闪而逝,顺河大师依旧镇定道,并没有让人发现任何异样。

    “皇上,这老和尚……”抬起眸子,太监总管对此却是极不相信的。

    “好,朕就给你一个机会。”

    淡淡的说着,西北侧眼中的神色颇为淡定。

    他从来都不信奉鬼神,如果这个胖和尚真能让他见到情暖,就是一试又有何妨?

    “多谢皇上,贫僧定不会让皇上失望的。”顺河大师的眼泪倏地闪过一道得逞的光芒。

    既然答应了,那可就逃不出他的血蛊了……

    “走吧。”闭上眼睛,西北侧淡淡的命令着。

    马车很快就再度行驶了起来,咣咣的,在这寂静的郊外,显得格外清晰。

    顺河大师就跟在大部队的身后,庞力虽然派步兵在他身旁看守着,却是没有多大在意的。毕竟是一个没有功夫的老和尚,就算有谋害皇上之心,他也能及早发现!

    ……

    深夜,番地大帐中。

    西落奉正坐在椅子上喝茶,脚边放着一个暖暖的火盆,看起来颇为悠闲。

    没一会,一个黑衣人就缓缓走了进来。见到他,先是单膝跪地行了一个礼。

    “主子。”

    西落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

    “前面可有传来什么消息?”

    黑衣人淡淡敛着眸子,便恭敬的回道:“顺河大师已经成功进入了城郊避暑山庄,看样子,皇上已经相信他的话了。”

    听到这话,西落奉并未露出多少开心的情绪,而是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了。”说完这四个字,他就垂下了复杂的神色。

    父皇,其实我也不想要谋害你的性命。只是,这西戎国终究是我的,你还是早日和列祖列宗团聚吧,你不是很想你的绾妃吗?

    “主子,还有其他的吩咐吗?”

    黑衣人继续恭敬的说道。

    西落奉抿了一口茶水,然后才开口:“等到顺河下完了蛊毒,绝对不要留下活口。”说到这,他冷厉的眸子闪了又闪。

    只有死人才是不会说话的。顺河,为了防止你背叛本王,只好先送你上路了。

    “属下遵命!”黑衣人低着头领命。

    半响,西落奉才放下手中的茶杯,然后缓缓问道:“最近司马玮如何了?”他最好别做什么小动作,不然……

    “听看守他的暗卫说,他最近很安分,什么都没有做,只呆在大帐内,几乎不外出。”黑衣人缓缓回应道。

    几乎不外出?

    这倒是奇怪了。

    西落奉皱着眉头看过去,然后倏地站起了身道:“本王现在过去看看,你带头领路。”

    这个司马玮!可别耍什么花招!

    “是!”

    黑衣人站起身,便恭敬的带头领路了。

    西落奉就跟在他的身后,没一会就到了司马玮所在的帷帐。里面虽在烛火寥寥,却是没有半点声响的。

    西落奉心中觉得怪异,因此吩咐着周围的士兵不要声张便缓缓走了进去。

    “谁?!”

    或许是脚步声惊动了司马玮,他忽地厉声问道。

    西落奉的神色很平静,淡淡的回道:“司兄,是我。”

    听到声音,里面忽然没了动静。西落奉刚准备走进去看看,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子就睁着血红的双眸,几近癫狂的走了出来。若不是他的行动还算克制,西落奉差点以为这个人是疯了。

    “司兄……”

    西落奉诧异的唤了一声。

    不过几天未见,这司马玮,怎地变得这般狼狈了?

    谁知,那司马玮并没有理会他这句话,而是恶狠狠的盯着他,然后猛然扑了过来。

    “你竟然给我下毒!你真是该死!”

    西落奉一时不察,一下子就被他掐到了脖颈。

    粗粝的手指不断加着劲道,司马玮几乎是要将他狠狠掐死在这里!

    “唔唔!放开我!司……马玮!”西落奉也是没有想到他会这样疯狂,心里一惊,便用劲将他给震开了。

    身为寒临宫的宫主,他又怎么可能没点武功呢?

    大力的咳嗽了两声,西落奉难受的站起了身,却是好半响都没有说话。

    司马玮被震到了木桶旁,顿时发出“砰”地一声碎裂声响。

    账外的士兵听到动静,立马就拿着长矛匆匆赶了进来。

    “什么人!什么人!”

    西落奉好不容易喘匀了气,摆摆手便道:“都下去吧,本王没事。”

    “是!”

    士兵听罢,应了一声便纷纷出去了。

    “西落奉!我要杀了你!”颤抖着站起身,司马玮怒吼道。

    从明顺口中无意得知他中毒的真相时,他真的是杀了西落奉的心都有了!他就不该相信这个小人……

    谁知,西落奉只是冷哼了一声,然后便道:“既然你知道了我就不瞒着你了,司马玮,不要挣扎了,你现在就是我的阶下囚!”

    话落,西落奉就转身朝账外走去,然后冷冷的吩咐着士兵道:“将他用手铐脚铐锁住!没有本王的命令不得任何人探视!”

    “是!”士兵们恭敬的声音几乎是震耳欲聋。

    西落奉缓缓勾唇一笑,眼中的冷意更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