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九章 血蛊(一)
    第四百五十九章 血蛊(一)

    五日后。

    西凉城郊外,避暑山庄。

    一列列军队戒备的守在一座大宅院中,不论是内部,还是围墙的外面,几乎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一圈又一圈。

    毕竟是皇上出游,若是被小心一点,只怕会被一些有心人钻了空子。

    咣——

    咣——

    一辆明黄色的大型马车从远处缓缓驶来,周围围满了严肃以待的骑兵。尤其是领头的御林军副统领庞力,更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让人不寒而栗。也幸好这是郊外,不然还不知要吓到多少不知情的百姓。

    走在马车旁边缓缓跟随着的正是太监总管,此刻他穿着蓝色的太监服,恭敬的声音很快就传进了马车中。

    “皇上,以后天气就冷了。奴才觉得,还是早些回宫为好……”小心翼翼的瞥过视线,太监总管的语气颇为关怀。

    “无妨,今日荔山一行,朕甚是开心。”马车内的西北侧淡淡的说着,眉间的忧愁似乎也比前些日子淡了许多。

    “那老奴就放心了……”低下眸子,太监总管说完这一句话就抿着唇不再开口了。

    倏地——

    “哎呦!”

    一道身影忽地从不远处的坡头上滚了下来,伴随着阵阵激烈的声音顿时让整个军队如临大敌。

    尤其是驾车的马夫,更是“吁”地一声快速停了马车。

    “来者何人!”

    庞力拔出腰间的大刀,就横眉怒问道。

    那滚下来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顺河大师。此刻他依旧穿着一件明黄相间的袈裟,手中拿着佛珠。虽然口中直呼“哎呦”,却是依旧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贫僧不过一个不得道的和尚,惊扰了大驾,还望海涵啊。”顺河大师面色苍白的说着,手中的佛珠也随之转了起来。那些人还真是,这一下子可不轻……

    那庞力是何许人也,自然是立马就呵斥道:“还不快快离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还真是奇了怪了,方圆十里内他可都是派人守着的,这个老和尚是怎么进来的。而且,看他刚才的举动,实在是不像一个武功高手……

    庞力越想越可疑,眼神一使,便让周围的骑兵围在了马车的四周。

    还是小心为好,现在西戎国局势这么乱,可不能伤到了皇上……

    “军爷,贫僧好像扭了腰了,你能派人送我一程吗?”顺河大师故作受伤的弯了弯腰,手掌抚到了腰的位置。

    扭了腰?

    这个老和尚还真是事多!

    庞力越发小心了一些。

    “你若是再不离去,休怪我不客气了!”他依旧厉声说道。

    可顺河大师显然早已想过这样的情况,因此“哎呦”一声便倒在了地上,然后连连说道:“军爷,贫僧这是真的走不了了……”

    庞力见此,刚准备派人将他给赶出去,不远处的马车里却是传来了西北侧威严的嗓音:“庞力,为何迟迟不出发?”

    听到声音,庞力立马就低下头,恭敬的回道:“主子,只是一个受伤的胖和尚。”

    受伤的胖和尚?

    西北侧皱起了眉头:“那就派人快快打发了去。”

    庞力听罢,立马就道:“是,主子。”

    抬起眸子,他严厉着眸子道:“来人,将他送出这个山林。”

    “是!”

    步兵中两个拿着长矛的士兵躬身应下,然后便朝那胖和尚走去。

    “跟我们走!”抓住顺河大师的肩膀,其中一个士兵就厉声道。

    可是顺河大师好不容易到了这里,又怎么可能轻易离开?

    “哎呦!别抓贫僧啊!皇上,皇上,救救贫僧……”顺河大师故作疼痛的大喊着,显然是想要引起马车内西北侧的注意。

    “大胆!究竟是哪里来的老秃驴!”

    听到他喊出西北侧的真实身份,庞力顿时大怒。

    “贫僧这是看皇上有难,所以特来搭救,军爷怎么能这样说贫僧呢……”顺河大师强装镇定的说着,眼里却是暗暗的闪过一道慌乱之色。

    “休得胡言乱语!”庞力继续大怒道。

    而马车内的西北侧自然是听到了他这句话,眉头一挑,便缓缓开口道:“庞力,让他过来。“

    听到这句话,庞力也不敢再多阻拦了。

    “是。”

    瞥过眸子,他的声音淡定了些,“和尚,我家主子让你过去。”

    “是、是!贫僧这就过去。”说着,顺河大师就脱离了那两个士兵的掌控,然后朝马车附近走去。

    “贫僧法号顺河,见过皇上。”他微微一笑,倒是渐渐镇定了起来。

    “顺河大师,你找朕是有何事?”既然已经被猜出了身份,西北侧自然不会再多加隐瞒。

    这里有这么多御林军守着,难道还怕一个和尚对他不利?

    “皇上,贫僧是来搭救皇上的。”

    搭救他?

    西北侧挑起的眉头没有落下,“大师何出此言?”

    那顺河大师也不紧张,依旧缓缓开口道:“皇上,你此行到这避暑山庄来,是因为不久前去世的小公主吧?圣上心里不痛快,贫僧自然是要来为圣上分忧解劳的。”

    说到这,西北侧的眸子顿时闪过了一抹诧异。

    他的这次修养,行踪隐秘不说,更是没几个人知道缘由,这个胖和尚,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呢?而且还一眼看穿了他的身份。

    “不知大师是从何得知朕来到了这里的?”敛下眸子,西北侧的声音再度严肃了起来。

    顺河大师微微一笑,淡定而从容。

    “皇上,贫僧不过一个无依无靠的老和尚,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但对这天子安危却是时时刻刻放在心上的。圣上身为西戎国的一代明君,贫僧又怎能不关注呢?”

    关注?这了解的未免太过透彻。难道,这个老和尚不是凡人不成?

    西北侧的心里忽地染上了一抹好奇。

    “那你给朕说说,你都知道朕的什么事情?”

    顺河大师抿唇一笑,接着便道:“皇上三岁能文,五岁能武,十岁随太傅出军,十五岁继承大统。十六岁平定了西北番地,二十岁得万人敬仰。如今皇上五十有余,对于国事,却还是日夜操劳,实乃明君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