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五章 皇室的追杀(二)
    第四百四十五章 皇室的追杀(二)

    幽幽的打更声在宫外响着,皇宫内的御书房,此刻却是灯火通明的。

    西北侧坐在龙椅上,眉头皱的紧紧的。一旁的太监总管正端着一杯茶水,放到桌上后,就听他低沉的问道。

    “情暖还在外面吗?”

    “小公主性子倔,见不到皇上想来是不会罢休的。”太监总管小心翼翼的说着,深怕触到了皇上的逆鳞。

    如今,“驸马爷”竟然犯了这么大的罪。皇上就是再仁慈,怕是也不会收手的。

    “你告诉她,朕不会见她的。”

    揉揉眉心,西北侧只觉得心力交瘁的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他当然知道情暖找他是为了什么,可是现在,驸马爷假冒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别国。他若是再包庇下去,只怕会引起众怒。没想到,不过短短的一个多月,情暖竟然就深陷在了那个假驸马身上。

    “是,老奴这就去告诉公主殿下。”

    太监总管恭敬的应下,就转身退了出去。

    说来这小公主也是可怜,好不容易嫁给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却没想到,竟是一个假冒的。也不怪皇上如此震怒,这般的丑闻,怕是谁都不想看到……

    关上御书房的门,太监总管一回头,就看到了西情暖跪在院子里的身影。

    叹了口气走过去,他缓缓道:“公主殿下,皇上还在处理奏折,现在怕是没有时间见您……”

    “不!我一定要见到父皇!”西情暖看上去虽然柔柔弱弱的,可是遇到这件事,她竟然执拗如此。

    那人,是她的夫君。就算是个骗子也好,她真的不愿意放手……

    “公主殿下,皇上他今夜,肯定是不会见您的。”太监总管又是叹了一口气。

    “父皇对我那么宠爱,又怎么会忍心我跪在这里等着?你别劝我了,我会一直等下去的……”西情暖苦笑一声,手指蓦然苍白了。

    往日的幸福还犹在昨日,她又怎么可能轻易忘记呢?

    “公主……”

    太监总管一时也是没了办法,低低的又叹了一口气。

    “总管大人,今晚见不到父皇我不会死心的。驸马虽然犯下了滔天大罪,可是他毕竟是我的夫君,我又怎能弃他于不顾呢?”西情暖低低的说着,秀丽的眉眼里,一瞬间似乎沾染上了浓浓的雾气。

    若是现在放弃了他,她又怎能称自己为他的妻子。

    许久许久,里面忽地传来西北侧低沉的嗓音。

    “让她进来吧……”

    一声叹息,似无奈,又似疼惜。

    这是他的女儿啊,他又怎会愿意看到她受苦?

    “父皇……”听到这句话,西情暖的眸子顿时惊喜了起来。站起身,她不顾太监总管的搀扶,就踉踉跄跄的推门走进了御书房。

    猛然跪在地上,她缓缓说道:“父皇,是不是您愿意放过驸马了?”她小心翼翼的问着,带着一丝期盼。

    西北侧看着她的模样,又是一声叹息,“情暖,你先站起来说话。地上凉,你的身子骨受不了。”

    “谢……父皇。”西情暖眼眶一热,敛下泪水,就缓缓站起了身。

    在父皇的心里,果然是疼爱她的。

    ……

    倏地——

    咚咚——

    “皇上,御林军来报。”

    门外,缓缓传来太监总管的嗓音。

    西北侧一顿,抬起眸子便缓缓道:“让他进来。

    话落没多久,一个身着戎装的大汉就从外面跨步走了进来。

    “微臣叩见皇上。”一番行礼之后,他就在西北侧的“免礼”声中站了起来。

    “可有驸马的消息了?”西北侧缓缓问着,一丝异样的情绪,却是缓缓划了过去。

    大汉并没有任何迟疑,抱着拳便恭敬的道:“回皇上,臣等一直追捕到郊外,可是驸马一直抗令不从。与臣等缠斗一番后,就摔落了悬崖不知去向。”

    这短短的一席话,顿时让喜庆男整个人呆滞在了那里。

    摔落悬崖、不知去向……

    这怎么可能!

    纤细的身体猛然转了过来,西情暖咬着唇看着大汉,绝望道:“周大人,你这句话可是真的?”

    大汉依旧微微行礼,“臣不敢欺骗皇上和公主,驸马的确摔落了悬崖。”

    一字一句,似重锤一般敲打在在西情暖的心上。像是一瞬间没有了任何依托,她凝滞着眸子看着御书房,没有任何焦距,没有任何鲜艳的色彩。

    就像是,心死了一般。

    怔怔一笑,她的眼中,却是雾气纵横,没有一丝亮光。

    “这怎么可能……”

    她喃喃的说着,轻笑声却是越来越悲凉了。

    西北侧心中不忍,可是为了不让她继续纠缠下去,还是狠下心继续道:“既然如此,那朕也可以收回成命了。情暖,你还是回去吧,朕会给驸马风光大丧的。”

    风光大丧?

    西情暖笑的更大声了,但眼泪,却是汹涌着丝毫止不住的。

    “父皇!驸马才不会死!他说好了要和我走一辈子的!‘

    尖锐的大声嘶吼着,西情暖的脸上布满了泪痕。

    “情暖!”西北侧沉着声音说着。

    “父皇,你骗我……”继续喃喃自语着,西轻岚抿唇一笑,顿时闭上眼睛倒在了地上。那苍白的面容上早已没有了一丝血色,看着竟像是香消玉殒了般,没了任何生气。

    “情暖!”

    西北侧顿时大惊失色,猛然从龙椅上站起身,就朝西情暖快步走去。

    “快!宣太医!”

    “公主!公主!”

    太监总管慌慌张张的跑出御书房,便对着宫女太监喊道。

    整个御书房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好不容易将西情暖安排进了隔壁的寝宫,太医们也姗姗来迟了。

    “快!快给公主看看!”

    西北侧脸色发白着,显然是万分紧张。

    检查一番后,太医们这才松了一口气来到西北侧身边,然后跪下缓缓道:“皇上放心,公主只是一时怒极攻心,所以才昏了过去,只要休息一阵便好。”

    听到太医这样说,西北侧这才放下了心来。

    而这时,躺在床上的西情暖也缓缓睁开了眼睛。只是,她并未言语,而是缓缓流下了一行眼泪。

    驸马,你等等我,我很快就就来陪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