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四章 皇室的追杀(一)
    第四百四十四章 皇室的追杀(一)

    漆黑的深夜里,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

    司马玮蒙着面躲在离城门口不远的巷子里,一双黑沉沉的眸子里,早已布满了愤怒之色。

    这个太子是如何知道他不是真正的驸马的?难不成是有人对他透露了什么?想到这里,司马玮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西落奉!司马翊虽然对他心存戒心,甚至可能和太子勾结在了一起。

    可是,会知晓他真正身份的,却是只有西落奉一人!

    这个小人,果然是不可靠!

    狠狠一拳砸在了墙上,西落奉只觉得烦躁的情绪几乎要布满了他整个五脏六腑!若是再不快点逃出去的,他迟早是要被查出来的!到时候,可就没有命回去报仇了!

    心中正这般想着,远处,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阵激烈的马蹄声。

    司马玮眯起眼睛看了过去,就见黑夜里,一辆马车飞快的行驶了过来。伴随着火把的亮光,那辆车,就犹如暗夜的幽灵一般。

    没一会,那辆马车就行驶到了城门口,然后从上面跳下来一个身着护卫装的士兵来。

    “太子有令!立刻将马车内的尸体挂到城楼上!”那士兵厉声说着,眼神却是紧紧看着守城将士的。

    那守城将士当然也不敢违抗,连连应下就派人将马车中的尸体给抬了出来。由于隔得太远,司马玮并不能看清楚那尸体究竟是谁。

    不安的情绪顿时弥漫了整个胸腔,司马玮眯着眸子继续看着,手指却是捏的越来越紧了。

    士兵们很快就将尸体抬上了城楼,只听“踏踏”的一阵混乱脚步声后,一道绳索就从城楼上缓缓垂了下来,上面,还紧紧的挂着一具尸体。

    黯淡的月光下,那尸体看起来阴森而又冷厉。

    司马玮抬起目光看过去,神色一瞬间就凝滞了下来。

    那挂在上面的尸体不是别人,正是……小松!

    手指猛然捏紧,泛白的手背上几乎没有了一丝血色。

    小松他竟然、竟然……

    司马翊!你果真心狠手辣!

    忽地,一匹黑马从远处“哒哒”地疾驰而来,伴随着一声比一声大的挥鞭声,司马玮很快就看到了一个黑色身影出现在了城门口。

    “来者何人?!”

    守城的将士顿时拿出了手中的大刀,拦住便大声问道。

    “卑职乃五皇子的手下,如今边关战事吃紧,五皇子让卑职前往边关通报朝廷消息!”说着,那人从怀里掏出来一块令牌和一本书文。

    “原来是五皇子的命令,开城门——”

    那将士顿时跪了下来,然后对着身后的士兵命令道。

    士兵得令,自然是立马就开了城门。

    轰——

    几十米的城楼缓缓打开,司马玮的眸子顿时亮了起来。

    在这里肯定是逃不了追捕的,大不了拼死一搏!

    蒙上面猛然冲了出去,司马玮掏出怀中早就准备好的匕首,眼都不眨的就刺进了那将士的胸口之处。

    “什么人?!”

    “快!关城门!”

    将士们急急的说着。

    可司马玮却是眼疾手快的将黑衣人从黑马上拉了下来,然后翻身立马坐了上去。

    “驾!”

    猛然挥起马鞭,司马玮一刻也没有停,立马就朝城郊疾驰而去。

    “快!追上他!”

    “来人啊!”

    将士们虽然心急,可是却耐不住司马玮驾马狂奔的。

    没一会,那道身影就完全消失在了城门口,隐没在了黑夜之中。

    没有谁注意到,在黑暗之中,那个声称是五皇子手下的黑衣人,缓缓消失在了巷口处,没有让任何人发现。

    ……

    皇宫之中,御书房。

    西情暖依旧跪在地上,寥寥的身影仿佛被寂寞渲染了一般。

    “父皇……”她低低的说着,眼泪,却是落了下来。

    西北侧低低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放下手中的奏折,“情暖,你回去吧,这件事情朕会处理好的。”

    他也是没有想到,驸马爷竟是别人假扮的,真真是大逆不道!

    “父皇,您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情暖事情的真相呢?情暖身为他的妻子,难道还没有资格知道真相吗?”西情暖敛住眸中的泪水,低低的问道。

    “这件事牵扯的太多,朕不想你伤心。”

    这是他最宠爱的小女儿,他可不想要她最后也和她母妃一样郁郁而终。

    “父皇,驸马忠心为国,是不可能犯下滔天大罪的!皇上,这其中,一定是有莫大的冤情!”一心相信着司马玮的西情暖,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就说了这番话。

    “朕已经派人调查清楚了!这的确是驸马的错!”西北侧冷冷的说着,对于那个大逆不道的假驸马,他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的!

    “父皇,就算驸马有什么过错,看在女儿的份上,就不能饶过他吗?女儿这一辈子没求过您什么。现在,只求父皇放了驸马……”西情暖说着,眼中的雾气顿时寥寥升了起来。

    “情暖,这件事非同小可。若是小错,父皇又何必如此生气。”西北侧寥寥叹了一口气,眼中也是沉重了半分。

    他假扮的可是一国皇子,如果事情传出去,又要让他们西戎国如何立足?

    “父皇……”

    “情暖,现在的驸马,根本不是驸马,你可明白父皇的意思?”

    这句话落,西情暖顿时愣住了。

    不是真的驸马?

    “父皇的意思,是说驸马他……”

    “没错,真正的驸马早已被他杀害了。如今陪在你身边的,是一个假驸马,这要朕如何放心!”说到这里,西北侧的眸子顿时黑沉沉了下来。

    “所以,不必再求朕了,回去吧。”说下这最后一句话,西北侧就继续道:“来人,送公主回去。”

    西情暖心中一滞,还未说些什么,就被太监总管拉着带出了御书房。

    这……

    “父皇!”猛然清醒过来,西情暖顿时想要再次冲进御书房,可是却被太监总管一把拦了下来。

    “公主,皇上还要处理政务。”这句话的意思不言而喻。

    西情暖心中一冷,咬紧唇瓣,顿时缓缓跪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父皇,且听女儿一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