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二章 小松之死
    第四百四十二章 小松之死

    段王府。

    两道冷肃的身影就如同雕塑一般,笔直而挺拔的站在房梁之上。

    “小松,还是速速就擒吧!否则,休怪我无情!”鹤戾一边拿起了长剑,一边冷厉的说道。

    谁知那小松只是冷哼一声,然后就将目光瞥向了院子中的司马翊和苏雨薇。

    “这一次,我可没有多少时间陪你们玩。鹤戾,你还不是我的对手。”说罢,小松就狠厉的将手中的长剑给送了出去,然后身形快如闪电的笔直往下。

    “今日,我可要拼死一搏了!”

    带着内力的手掌很快就袭上了司马翊,可是每一秒,就被他轻易化解了。

    也幸好这后院比较偏,除了小碧还躲在门后瑟瑟发抖外,就没有其他人出来打扰了。

    “小松,为了一个将你视为棋子的司马玮,真的值得吗?”苏雨薇就倚靠在门口,见司马翊轻松的和他过着招,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

    “这不关你的事!”说罢,小松手中的力道就更重了。

    正当司马翊准备尽快下手解决的时候,十来个黑衣人却是飞快的掠了进来。

    “杀无赦!一个不留!”

    那领头的黑衣人说完,就冷厉的拿着长刀冲了上去。

    鹤戾见此,自然是立马就过来帮忙了。

    “保护好王妃!”

    司马翊冷肃的眸子冷冷的看向四周,语气颇为冷厉。

    “是。”鹤戾只顿了一秒,就快速跑到了苏雨薇身边,然后小心的警惕着四周。

    一旁的小碧:“……”

    他刚刚,是不是幻听了什么?王妃?这里就她一个女人,哪来的王妃?

    疑惑的小碧见那几个黑衣人来势汹汹,没一会就想不起这个问题了。脸色一白,就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内室躲着。

    也幸好鹤戾是在门口保护着,所以房间内并没有遭到什么人偷袭。

    小松本以为自己能够趁乱打伤司马翊,却没想到,那几个黑衣人连他都一同对付的。

    被长刀伤了好几次,他刚准备喘口气,身体却是忽然被一个人抓住了。

    然后一个踉跄,还没反应过来,一把长刀,就狠狠的刺进了他的胸口之处。

    鲜血顿时飞溅。

    小松睁大了眼睛看着胸口,只觉得嘴里的鲜血仿佛不停了般,一直往外冒。

    “我、我……”

    不过说出了两个字,他就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黑衣人并没有管他,依旧和司马玮等人冷冷的对打着。金属的碰撞间,似乎显得小松苍白的面容更加冷厉了。

    苏雨薇站在房内沉沉的看着,半响,微微敛下了眸子。

    小松依旧睁大着眼睛,胸口的鲜红很快就弥漫了他所躺的地面。

    刺鼻的血腥味越散越浓,没一会,就染红了他那双死不瞑目的黑眸。

    冷风吹得似乎更凶了,黑沉沉的月色下,闪烁的群星犹如被蒙上了一层血色雾气般。寥寥的,让人看不清楚。

    那人依旧躺在地上,僵硬手指却是缓缓垂了下来。

    殿下,小松不能再为你尽忠了……

    ……

    皇宫,御书房。

    西北侧皱着眉头坐在龙椅上,手里的奏折似乎停顿了般,半响都没有翻过一页。

    在他的对面,太子西落陵从容的站在那里,如同一块璞玉般,淡定温润的气质实在是令人瞩目。

    “太子今天进宫,可是有要事启奏?”合上奏折,西北侧威严的道。

    “回父皇,儿臣的确是有要事启奏。”

    说着,西落陵就侧过了身子,对着御书房外大声道:“将尸体给抬进来。”

    听到这句话,西北侧的眸子顿时皱了起来。

    尸体?

    太子这究竟是何意。

    随着御书房门缓缓打开,两个御林军也抬着一个草席子从外面走了进来。由于尸体被白布完全遮掩住了,西北侧也不知道那死去的人究竟是谁。只能从隐隐的恶臭中辩知,这人死去的时日绝对是不短了。

    “太子,你这是?”

    疑惑的眸子望了过去,西北侧似乎有些不安起来。

    “父皇,你看了便知。”

    说着,西落陵就蹲下身子,伸出手揭开了蒙着尸体的白布。

    那股恶臭顿时更加重了,熏得整个御书房都充满了那种怪异的味道。

    西北侧虽厌恶,却还是将眸子稳稳投了过去。

    那个尸体不是别人,正是……

    驸马爷。

    虽然身体已经被刀痕模糊的看不清了,可那熟悉的面容,西北侧还是能一眼看出来的。

    “驸马他怎么会变成这样?!这是谁干的?!”

    震惊的腾地一下站起了身,西北侧一瞬间就想到了她的那个小公主西情暖。若是让她得知了驸马身亡的消息,只怕是……

    愤怒的眸子落下,只听“啪”地一下猛拍桌子声,西北侧的语气就更加冷厉了,“太子!你可有查到凶手?!”

    竟然无视皇室的威严对驸马下杀手,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回父皇,儿臣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只是……”西落陵顿了下来,显然有些迟疑。

    “快说!朕非要治他个诛九族的罪名!”

    这驸马爷,可不仅仅是小公主的夫君,更是一国的皇子!

    “父皇息怒,此人父皇也是清楚的,正是……情暖现在的夫君。”西落陵缓缓说着,情绪却是陡然冷厉了下来。

    在他们西戎国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作为太子,他自然也是愤怒万分的!

    “情暖现在的夫君?你的意思是说……现在那个驸马爷根本不是真正的驸马爷?”西北侧一下子就明白了西落陵的话中之意。

    “正是。”

    短短的两个字,顿时让西北侧的眸子黑沉了。

    “简直混账!”

    “父皇息怒,儿臣此番进宫,就是想要父皇对那罪大恶极之徒发出捉拿之令!以告慰皇子的在天之灵。”西落陵冷静的说着。

    “那朕就把这件事就交给太子去办了!一定要快点捉拿到恶徒!免得他伤害情暖!至于驸马爷,三日后,就说他染病暴毙,风光大丧!”想到小公主现在的处境,西北侧只觉得心里止不住的疼惜。

    “儿臣明白。”

    说罢,西落陵就吩咐着御林军将尸体给抬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