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六章 宫宴(二)
    第四百三十六章 宫宴(二)

    正是一个红色的大箱子。

    几个小太监抬着它,就仿佛在抬着一块大石头般。看那皱眉的模样,分量显然是不轻的。

    众大臣心里都隐隐好奇着,只是碍于现场的寂静,并没有人开口。

    “皇上,这就是微臣的贺礼。”随着几个小太监的“轰隆”放下,段王爷也淡淡的开口道。

    皇上心里自然也是好奇的,抿唇一笑,便道:“皇弟客气了,不论你送什么贺礼,朕都会很开心的。”

    说来这皇上和段王爷的关系,那倒是要从二十年前说起。其实,这段王爷根本不是西戎国太祖西凉风的孩子,只是由于多年前的一次奇遇,太祖西凉风才认识了段王爷的父亲。因为有过一命之恩,所以才在段王爷父亲死后将年幼的段王爷接近了宫中。

    也幸好段王爷从小便无争宠取缔之心,所以太祖对他格外宠爱。后来,段王爷为了报答皇室这么多年的养育,才潜心为民,一心向善。

    而如今在位的皇上,正是当时的大皇子——西北侧。

    “请皇上放心,微臣这贺礼虽称不上贵重,却是会让皇上一生难忘的。”说着,段王爷就吩咐着小太监们将它打开。

    让人一生难忘?

    这下不止众大臣们了,就是苏雨薇,都好奇的将目光瞥了过去。

    “哈哈,朕倒真想见见。”西北侧大笑一声,心情显然是很愉悦的。

    段王爷不再言语,眼见着红箱子上面的封条被拆了下来,他唇边的笑意似乎更深了。

    随着“吱呀”一下开箱子的声音落下,西北侧和众大臣的目光顿时投了过去。

    只见那红箱子内,装的并不是什么稀罕物,而是一袋白花花的大米。明亮的光线下,那大米似乎更加晶莹剔透了些。

    “皇上,十日前传来西北大旱,百姓颗粒无收。这就是臣的贺礼,为了西戎国国泰民安,臣愿意与西北百姓共同进退。”段王爷铿锵有力的说着,语气中,隐隐约约还透出几分威严来。

    苏雨薇愣住了。

    西戎国的段王爷,果真是不负世人给他的仁厚之名……

    试问当今天下,又有谁能做到这样的地步呢?

    西北侧似乎也没想到段王爷竟然会送这样的贺礼,沉默了许久,才放声大笑道:“好!好!皇弟果真是没让朕失望!这份厚礼!朕收下了!”说着,他就举起了桌上的酒杯。

    “这杯酒,朕敬皇弟。”话罢,西北侧就仰头一杯饮下。

    “谢皇上。”段王爷淡淡的也随之饮下一杯酒,脸上的神情仿佛没有任何改变。

    众大臣全部震惊了,面面相觑着,好半天才说道。

    “段王爷果真仁厚爱人!”

    “天下有段王爷,是百姓之福啊!”

    众人恭维着,显然是在应和着西北侧的话。

    段王爷也不理会,见红箱子被小太监们抬了下去,就转身重新坐到了位置上。

    忽地——

    “父皇,儿臣的贺礼,也早就准备好了,正想着在皇叔后面献给父皇呢。”说话的是一个身袭明黄色长袍的年轻男子,他微微笑着,模样格外俊秀。

    “太子有心了。”西北侧抿唇笑着,对于这个太子,显然是很满意的。

    苏雨薇听到皇上这样说,这才将目光再次投了过去。

    原来他就是西戎国的大皇子,西落陵……

    听说西戎国向来是立长子为太子的,本以为只是传言,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父皇,这就是儿臣的贺礼。”西落陵缓缓一笑,接着就从宽大的袖子里拿出来了一个卷轴。

    众大臣一看,心中顿时了然了。

    皇上素来喜爱作画,对于大师的作品,可是比谁都要疯狂呢……这太子殿下,难不成是求到了隐世大师的珍作?

    众人心里纷纷猜测着,那西北侧,却是欣喜的继续道:“快快打开给朕看看。”

    西落陵听罢,吩咐了两个小太监,便让他们缓缓展开了卷轴。

    那幅画不大,细细目测下来,也不过一米长的距离。

    由于离得不是特别远,苏雨薇很清楚就看到了画上的内容。

    正是一副“天下山河图”。

    细腻的群峰,精致的屋舍,来来往往的人群,墨笔山水的勾勒……不论从哪一方面看,这幅画,绝对是高人所作。

    “这是袁明大师的真迹……”西北侧不愧是老行家,一眼就看出了这幅没有署名的画作究竟是出自谁之手。

    “父皇慧眼,这的确是袁明大师的真迹。”太子微微笑着,不骄不躁,显的格外从容。

    说起这袁明大师,西戎国内可谓是无人不知。十年前的宫廷画师,太祖亲自谕词的绝世高人……除非再过百年,否则无人能超过他的技艺。

    只可惜他五年前隐秘归山了,现在能得到他的一幅真迹,可是千金也难求的。这太子的诚意,不可谓是不足。

    西北侧笑着,语气更加温和了些,“快快将袁明大师的真迹给朕看看。”

    “是。”恭敬的应着,两个小太监就拿着画,弯腰低头的走到了西北侧面前。

    而他观摩欣赏了好一会,才低沉着声音开口道:“太子真是有心了,朕很喜欢。”

    西落陵也不得意,只微微敛下了眸子,“父皇喜欢就好。”说罢,他就转身退了下去。

    一时间,朝阳宫内倒是格外寂静了。

    倏地,五皇子西落奉站起身,突兀的道:“父皇,太子的贺礼虽然独特,却是比不上儿臣这个的。”

    他说的从容,唇角却是含着一抹幽然的笑意的。

    “哦,不知奉儿为朕备了什么贺礼?”对这淡薄名利的五皇子,西北侧一直都是很宠爱的。

    “父皇,且稍等片刻。”说着,那五皇子就“啪啪”两声,命两个小太监捧了一副画卷进来。

    看那模样,倒是与如出一辙。

    “难道奉儿送的贺礼也是哪位大师的真迹?”西北侧挑了挑眉头,唇边的笑意更深了。

    “父皇,您看了便知。”西落奉缓缓说着,眼神一瞥,就用眼神会意那那两个小太监打开画卷。

    两个小太监自然也是立马就明白了五皇子的意思,低着头,很快就打开了卷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