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四章 蛊毒之谜(一)
    第三百八十四章 蛊毒之谜(一)

    月朗星稀,一辆马车急速的在黑夜中行驶着。周边一片漆黑,除了浓重的马蹄声外,其他声音仿佛都一瞬间静止了。小松坐在马车前面,手里的马鞭不停的挥打着马屁股,发出刺耳的“啪啪”声响。

    冷风萧然,前往西戎国的小道上并无一人,宁静的恍若冲进了炼狱一般。

    忽地,一阵轻微的车轱辘碰撞声从前方缓缓响起。伴随着莫名的亮光,一道极为突兀的熟悉缓缓响起。

    “这不是太子吗?这么灰头土脸的逃走,可不像你啊。”似笑非笑的语气,让人细辨不清楚。只听一阵混乱的马蹄声后,小松急忙“吁——”了一声,然后猛然拉住了缰绳。

    周围黑压压的一片,虽然已是半夜,但那数十个火把却是这片小树林照的比白天还要明亮。小松捏紧了手指看着他们,目光却是比任何时候都要嗜血万分的。

    “司马翊!”

    本以为逃出了京都就不会再有追兵了,却没想到,竟然在郊外就被拦截下了!

    “让你们主子出来说话,司马玮,你该不会怕的不敢露面了吧?”推着轮椅,司马翊淡淡的说着,很快就到了几百个御林军的前面。在他的身旁,鹤戾如往常一样,依旧尽忠职守的保护着。

    “司马翊,你别欺人太甚!”

    司马玮一连听他说了两句嘲讽的话,心中的怒火早就抑制不住了。掀开车帘,他不顾小松的阻拦,倏地就跳下了马车。

    “被我戳中事实,所以恼羞成怒了?”轻笑一声,司马翊的神情很是淡定。面对这个司马玮,他可是有很多方法对付他呢。

    司马玮并未回答,只是冷笑一声,然后更加捏紧了手中的拳头。

    如今被大军包围,若是想要冲出去,怕是不太容易。但……他可是司马玮!又岂会落到司马翊那个废物的手中!就是死,他也要拉着他陪葬!

    “是在想怎么逃出去吗?司马玮,你可要想清楚了,本王手里的弓箭手,可不是吃素的。”冷笑的勾起唇,司马翊抬起手掌。只听“啪啪”两声,隐藏在树丛之间的弓箭手就“刷刷”冒了出来。

    几百支冒着锐利寒芒的利箭瞬间对准了他们,即使是司马玮,心里也忍不住冒出几分退却来。

    难道司马翊,是想要对他们赶尽杀绝吗?!

    恶狠狠的瞪了轮椅上的男人一眼,司马玮强装着镇定,继续道:“司马翊,本王毕竟是大周朝的太子。你这么对本王,就不怕父皇怪罪吗?”

    而且,即使没有了司马克,他还有萧淑妃做最后的屏障。司马翊除非是什么都不顾了,不然岂能这般对他?了。

    “太子?”司马翊冷冷的看他一眼,然后嘲讽一笑。

    一个即将被废除的太子吗?

    “那你又为何要逃跑呢?既然还认为自己是大周朝的太子,跟本王回去又何妨?父皇应该不会对一个太子怎么样吧?难道说……你已经认为自己不是太子了,所以才派人劫狱的?”这短短的一番话,顿时让司马玮的脸色更难看了。

    没错,他很快就不是太子了!不!或许早已不是了!徒有这太子的虚名,却是得不到父皇的半点宠爱!和司马翊相比,他倒是连一个废物皇子都不如!

    “满口胡言!司马翊!你若是还记着大周,就不该对本王如此!”

    这顶帽子,扣得还真是大!

    司马翊冷淡的神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放心,本王不会对你如何,本王只是想要将你带回去见父皇。这责罚,自然是要父皇下令的。”

    见父皇?

    那岂不就是死路一条了!

    司马玮的神色蓦然阴郁了。

    偷盗玉玺、欺瞒皇室、劫狱出城……父皇本就不喜欢他,现在抓到了这些把柄,撤掉他的太子之位是假,要了他的命才是真!

    他又岂会回去自寻死路?

    简直可笑!

    “司马翊,今夜你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本王离开了?”眼神一紧,司马玮冷淡的眼神,如利剑一般射了过去。

    司马翊并未回答,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那意思显然是很明显了。

    谁知,这司马玮仿佛早就料到了他的反应一般,冷笑一声,便继续道:“司马翊,本王告诉你,你会后悔的!”

    他可别忘了,如今的他不仅是个废物,还是个被人操控的废物……

    四年前下的那个蛊毒,他可是从来没忘记呢。

    ……

    说来这司马玮也是被骗的够深,从司马翊的蛊毒被治好起,所有的消息就全部被封锁了。虽然苏雨薇发生意外的那天,司马翊不小心暴露了一下。但为了安全起见,他早就吩咐鹤戾将这件事给压了下来。

    只能说,司马玮的势力,还未从京都里转移到皇宫之中。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强大,但对于他来说,却是构不成多少威胁的。

    “威胁?本王倒是不知道,你能拿什么来威胁本王?”司马翊看着虚张声势的司马玮,唇角缓慢的扬起了一抹弧度。

    司马玮听着他这话,心里虽然暗暗得意,但面上却只是冷笑一声,“司马翊,你该不会忘记是谁让你双腿残废了吧?”

    听到司马玮提起这个噩梦的回忆,司马翊的神色冷了下来,漆黑的瞳孔里顿时布满了狠厉的情绪。

    四年前,他奉命去捉拿反贼,没想到,回来的途中竟是遭到了一群黑衣人暗算!就是那时,他才中了这阴狠的蛊毒!然后导致他毒气攻入经脉,四年都未能下轮椅行走!

    以前也调查过许多次,可是那背后之人就像是被一张细密的大网给笼罩住了般,让他怎么都查不到有用的线索。

    今夜司马玮忽然提起这件事,难道是说……

    “呵,我就让你再尝一尝这滋味如何?”说着,司马玮就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碧玉般的笛子。那笛子泛着淡淡的光芒,即使是在黑夜下,也能让人一眼就注意到它。

    司马翊眼神一顿,下一秒,手指就倏地紧了起来。

    难道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