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章 押入大牢
    第三百八十章 押入大牢

    “太子,你污蔑翊儿,现在还有何话要说?!”这偷盗一事闹到现在,司马克也是看懂了司马玮的心计。厉声喝问过去,他的眉头,几乎拧成了一条毫无缝隙的直线。

    身为太子,不想着为国分忧也就罢了,竟然还……简直混账!

    “父皇,儿臣并非有意污蔑,而是今日真的亲耳听到九弟的人说到玉玺,所以才……”太子说着,便“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父皇息怒,儿臣只是太过心急了……”

    他的话还未说完,御林军大统领房中信便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

    刚才越抗被派到了翊王府,司马克为了公平起见,自然也是派了人前往太子府搜查。毕竟这一开始,怀疑的苗头就是指在太子身上的。若是他装作视而不见,怕是会惹人非议。

    “可有查到什么线索?”

    司马克心中早就积满了怒火,见这房中信回来,他压下情绪,缓缓问道。

    大统领也不迟疑,立马就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紫色的盒子,道:“回皇上,臣等在太子府中找到了这个。”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下意识投向了太子。

    刚才翊王府中找到的玉玺是假的,那这太子府中找到的玉玺,会不会就是真的呢?

    “呈上来!”

    司马克再次压下了怒火,低声说道。

    一旁的小太监见此,自然又是急匆匆的走了下去,然后将紫色盒子打开放到了司马克的桌子上。

    里面同样的,也是玉玺。

    金光闪闪的,看起来华贵而又威严。

    太子见状,心中一咯噔,整个人顿时完全僵硬在了那里。

    为什么、为什么在他的府中也会有一个玉玺?!

    司马克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了,拿起玉玺,不过看了一秒钟,便怒道:“来人,将太子押入大牢!听朕发落!任何人不得求情!”

    私藏玉玺,污蔑手足……这太子还这是好生大胆!以为有萧淑妃撑腰,他就不敢动他了吗?!

    “是!”

    御林军纷纷听命,不过须臾间,便将太子给牢牢的扣押住了。

    “父皇!这绝不是儿臣做的!肯定是有人污蔑儿臣!……”太子惊慌失措的喊着,一直到了这一刻,他才感到了浓浓的的恐慌。

    “污蔑?”司马克怒极反笑,整个人就仿佛被阴沉笼罩了般,顿时厉声说道:“太子,朕会让你在大牢里好好悔过的!”

    这般心肠歹毒,如若以后将这帝位交给了他,岂不是害了天下黎民百姓?

    “这太子之位,还是交给其他人来做吧!”这最后一句,司马克说的格外重,眼神冷厉的几乎要将司马玮吞入腹中。

    父皇他……竟然还要废除他的太子之位?!

    司马玮狠狠一震,面上顿时血色尽失。

    “父皇!儿臣知错了!儿臣不该污蔑九弟,请父皇饶恕儿臣……”

    这一幕,何其相似,又何其令司马克愤怒。

    本以为太子会是个可造之材,却没想到,竟然与三皇子是一丘之貉!

    “带下去!”

    司马克冷硬着面容,眼神不再落到司马玮身上。

    “父皇、父皇……”

    不甘心!怎么能甘心就这样输给了司马翊!司马玮捏紧了手指,被御林军押出去的那一刻,眼神却是不经意的再次瞄到了司马翊似笑非笑的面容。

    这分明就是一个阴谋!

    心里愤愤的想着,司马玮看着司马翊的神色,顿时更加怨恨了。

    司马翊!我不会放过你的!有朝一日,我司马玮一定会卷土重来!

    ……

    太子被押走后,御书房就越加寂静了。

    御林军并未待多久,很快就被司马克给挥退了出去。现在除了司马翊还在这里,这殿中倒是没有任何外人了。

    “翊儿……”司马克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放下手中的玉玺。

    虽然以前就不喜这二皇子,可毕竟是他的孩子,为人父子,又岂会想要看到今日这般结局?

    “父皇,自古以来,皇位之争都是如此。你若要计较的话,岂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司马翊坐在轮椅上淡淡的说着,声音层层盘旋。

    司马克听罢,不着痕迹的瞥了他一眼,然后道:“倒是朕太钻牛角尖了。”

    司马翊听着,并未回应,而是勾唇缓缓一笑,意思不言而喻。

    半响,司马克才又接着道:“你的腿疾什么时候好的?”昨日没有机会问起此事,今天可不能再放过他了。

    “就是最近。”司马翊也不再隐瞒,大大方方的承认后,便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那修长有度的身形,看上去竟是比司马克还要俊朗飘逸三分。

    “这下子,你母妃终于不用再担心你了。”缓缓一笑,司马克皱起的眉头舒展了开来。“以后朕的位子,也可以……”

    话未说完,就被司马翊立马打断了,“父皇多虑了,儿臣并没有想过接替父皇的位子。”除非是娘子想要,否则这吃力不讨好的皇位,要来又有何用?

    “此事以后再谈,天色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司马克也不逼迫他,兀自岔开话题,便转移了神色。

    “是,儿臣告退。”

    话落,司马翊就转身离开了御书房。

    而司马克则看着他的背影,渐渐陷入了沉思之中。

    ……

    夜色缓缓笼罩了整个大地,只见皎洁的月色之下,七八道快如闪电的身影在皇宫的屋檐上小心翼翼的穿梭着。由于速度很快,底下的御林军并没有发现这异样。

    半响,那七八道身影落在了冷宫的一处偏僻之地。从外面看过去,根本让人看不到其中的半点痕迹。

    “小松大人,我们就几个人,真的要劫狱吗?”

    问话的是一个蒙着黑头巾的男子,他低声说着,眼神却是极为狠厉。

    许久,其中另一个黑衣人回道:“自然,太子一定希望我们去搭救他。”

    雌雄莫辩的嗓音缓缓响起,听上去让人心里有些浮想联翩。尤其是那双在淡淡月光下的眸子,妖娆而又冷厉,散发着一种极为独特的魅力。

    “属下明白了。”黑衣人点点头,也不再发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