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九章 假玉玺
    第三百七十九章 假玉玺

    “不知道越副统领这么大阵仗的来到王府,究竟是所为何事?”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这个翊王爷的凶名,果真不是虚传啊。

    众人心里猜测着,更加不敢抬头看过去了。

    “王爷息怒,臣等是奉了皇上的命令,才来搜查王府的。”越抗不卑不亢的说着,那神色,让人完全看不出半点异样。

    论起做戏,这越副统领应该也是个能拿奥斯卡的狠角了。

    “奉了皇上的命令?还真是一个好说辞啊。”司马翊继续轻描淡写着,但语气却危险至极。

    “王爷,臣……”越抗假装为难的皱起了眉头,还未说完,就被司马翊打断了,“好了,本王也不为难你们。想要搜查什么就去搜查吧,不过你们要记得,可别弄乱了本王的东西。不然……。”那最后两个字,着实让众人颤抖了一下身子。

    “臣明白,还请王爷放心。”说罢,越抗就给身后的御林军使了个眼色,然后带头进后院搜查了。

    司马翊淡淡的看着他们,并未言语,只是唇角,却是缓缓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小半柱香缓缓过去……

    越抗等人也都回来的差不多了,当然,并没有人查到有关玉玺的线索。

    正当众人不安的相望时,倏地——

    一个御林军脸色惨白的走了进来,见越抗站在门口,他连忙单膝跪地,将手中不大的黑色包裹给缓缓举了起来。

    “越大人,这是属下在书房附近搜查到的。”

    那御林军说着,心里却是尤为惴惴不安。如果里面真的是玉玺,翊王爷以后会不会找他报仇呢?

    “恩。”越抗极其淡定的接了过来,神色并没有半分变化。

    直到打开之后,他才在众人的连连抽气声中转身对司马翊缓缓道:“要麻烦王爷随臣进宫一趟了。”

    司马翊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件事,勾起唇角的弧度,便抬眸淡定道:“越大人,本王腿脚不便,要麻烦你准备马车了。”

    “这是自然,王爷请。”越抗依旧很是恭敬。

    而其余的御林军则是面面相觑着,也不敢吱声。对于这件事的超常态发展,他们已经完全摸不着头脑了。本以为太子只是污蔑九皇子,现在看来,倒像是九皇子“畏罪潜逃”了。但奇怪的是,这九皇子的态度也太过淡定了。

    难道是因为仗着皇上对他的宠爱,所以才有恃无恐了?

    众人心里议论纷纷着,很快就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翊王府。

    ……

    皇宫,御书房。

    司马克坐在龙椅上,面无表情的批阅着奏折。周围很是安静,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唯一淡定自若的,怕就只有当事人太子殿下了。

    仗着天衣无缝的计划,他可是感不到丝毫紧张。

    只要在翊王府找到了玉玺,司马翊这逆反的罪名,可就完全坐实了!到时候,就算父皇再怎么想要袒护他,也是抵不住天下悠悠众口的。

    司马玮暗暗想着,眼里布满了阴狠的笑意。

    忽地,“吱呀——”一声。

    御书房的大门被人缓缓打开了,太监总管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皇上……”

    话未说完,就被司马克冷淡如冰的打断了,“宣他们进来。”

    太监总管恭敬的点头应下,转身便退了出去。

    片刻后,司马翊和越抗便双双走了进来。当然,司马翊还是推着轮椅的。

    一前一后的行过礼,司马克便对着越抗缓缓道:“可有搜查出什么?”

    越抗顿了顿,接着便将怀中那个小巧黑色包裹给拿了出来,然后道:“回皇上,这是臣在翊王府搜查到的。”

    此言一出,不止司马克愣住了。就连殿内其他人,都完全愣住了。

    难道说,太子所言其实并没有……

    “父皇!这下你看到了吧,儿臣绝非谎称!这玉玺,就是九弟派人偷的!”太子得意洋洋的说着,那幸灾乐祸的模样,顿时司马克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太子殿下,在没有绝对的证据前,可莫要污蔑了本王。”司马翊淡定从容的出声,却是似笑非笑的看向了司马玮。

    “污蔑?”太子冷笑一声,“证据就在眼前,你就是偷盗玉玺之人!”

    听罢,司马翊哼了一声,并未继续接话。

    这时……

    “拿上来给朕看看。”

    司马克的心中也是疑惑万分,以他对司马翊的了解,是绝不相信这玉玺会是他偷的。至于这玉玺为何会在他的府中,这倒是……

    一旁的小太监很快就接过了越抗手中的黑色包裹,然后恭敬的呈到了司马克眼前,接着缓缓打开。

    下一秒出现在众人面前……

    “玉玺?”司马克一怔,看着眼前金光闪闪的某物,他一瞬间有些不知该说什么了。

    “父皇!现在证据确凿,还请下令将这意欲谋逆之人关入大牢!严惩不贷!”太子冷冷的说着,但冒着寒光的眼神,却是一直对着司马翊的。

    九弟啊九弟,这次,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给自己洗脱罪名!

    “证据确凿?太子,你未免太过武断了吧。”继续似笑非笑着,司马翊的神色依旧轻松非常。

    “这玉玺是在你府中找到,九弟可别推卸责任了!”

    司马玮冷哼一声,手指忽地捏紧了起来。

    忽地——

    “翊儿说的对,太子你太过武断了,这不过是一个假玉玺。”司马克略微冷淡的嗓音突兀的插了进来,让太子整个人都瞬间僵在了那里。

    假玉玺?

    这……

    “这不可能!”司马玮睁大了眼睛看过去,手指却是捏的越来越紧。

    难道小松也背叛了他?不、不……不可能的!小松绝不会背叛他,难道是……

    “朕看了这么多年的玉玺,难道连玉玺是真是假也分辨不出来了?”

    司马克冷冷的说着,对于太子,他简直不满到了极点。

    “儿臣绝无此意,儿臣、儿臣只是……”司马玮解释了半响,却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解释回去。只能咬咬牙,更加用劲的捏紧了手指,直到泛白也不自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