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六章 玉玺被偷
    第三百七十六章 玉玺被偷

    后宫的百花宴,历来是各路嫔妃争相斗艳的好机会。如果有幸得到了皇上的宠爱,那以后的日子,可就是如鱼得水了。

    至于皇上为何会举办这百花宴,那还得从十年前说起。当时,冠宠六宫的正是那倾城绝色的白贵妃。传言,白贵妃素来爱惜花花草草。皇上为讨得她的欢心,就派人三天之内快马加鞭运来了十方的百花,然后送到了她的寝宫之中。

    照理说,皇上这般宠爱之举,即使不感激涕零,那也该好言相待。谁知,那白贵妃非但未欣喜若狂,反而三天没有理会皇上。之后,若不是皇上提出了这百花宴,她还不知要冷战到多久。

    众嫔妃心里虽然愤愤不满,可是碍于皇上对她的宠爱,却只能暗暗嫉妒着,什么话都不敢说。

    若说唯一能令她们高兴的,应该就是那百花宴,并非只为白贵妃一人,而是后宫所有人都能参加。虽然这多年来,白贵妃从未露过面。可是有皇上坐镇,倒是让其他嫔妃们对此也毫不在意了。

    今年的百花宴,嫔妃们自然也是希望能在皇上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然后早日获得宠爱,在这后宫中立足。

    ……

    这天一大早,后宫里的宫女太监们就开始准备了。

    且不说这百花宴究竟需要多少-珍奇百花,单单是这嫔妃们的穿着,就够宫女们不休息的忙活一早上了。每个宫女自然都希望自己的主子得到皇上的宠爱,这样,他们在后宫里才能有绝对的靠山。

    因此,从穿着到首饰,从表演到礼仪谈吐。不仅有专门人指导,宫女们更是小心翼翼的千般提醒着。

    其实,也不怪众嫔妃如此大费周章。往常,皇上宠爱的妃子,就那么几个。她们一年到头,说不定连皇上的面都见不着。要想在后宫里有出头之日,这百花宴就是一个很好的翘班。

    一鸣惊人,百花独放……

    谁不想在深宫大院里熬出头呢?

    很快,就临近正午了,众妃子们盛装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但这百花宴,却是迟迟未开。

    好半响,一道尖锐的声音才从御花园外响起。

    “皇上驾到——”

    众嫔妃一听,连忙站起身,然后齐齐跪拜道。

    “恭迎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都起来吧。”

    司马克领着太监总管以及三四个宫女,淡淡的扫视了一下四周,然后缓缓说道。那语气,倒是极为稀松平常。

    众嫔妃有些摸不准皇上的心思,谢恩之后便坐回了位置上。

    司马克敛下眸子,不过几步,便走到了龙椅旁坐下。周围百花齐放,芬芳的香气不停凝绕在他的鼻尖,让他有些恍惚。

    十年前,他本想以这百花来博美人一笑,却不想,竟只得到了一句……

    “古有烽火戏诸侯,今有帝王觅百花。司马克,难道你也想做一个只为了博佳人一笑的昏君吗?”

    那人言辞冷厉,时至今日,他也未能忘怀。

    这百花宴,实在是……

    “皇上,妹妹们都已到场,这宴会能否开始了?”一旁的萧淑妃得体的笑着,一身紫色宫装,雍容而又华贵。

    司马克回过神,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便道:“恩,开始吧。”只可惜,他最想要看到的人,却是不在这……

    随着他这句话落下,底下的嫔妃也如献宝般的纷纷出动了。

    跳舞、弹琴、唱歌……

    一个比一个多才多艺,很快,御花园里就热闹了起来。

    ……

    御书房外。

    副统领越抗领着一支御林军在周围巡着逻,认真的模样让人看不出半点端倪。尤其现在,大部分宫女太监们都去御花园帮忙了,这里也就更加寂静了。

    巡逻到了御书房附近,越抗凝着眉头,缓缓道:“现在皇上不在,我领着一个人去里面看看,你们在殿外继续守着。”

    众人自然是毫不怀疑的点点头,便齐齐道:“是。”

    越抗也是镇定,点了一个人就领着他走到了御书房附近。

    那人自然不是随手点的,而是太子提前安排好的亲信。到了御书房附近,见里面并无外人,越抗便对着他道:“你手脚快点,这里的小太监很快就会回来的。”

    那穿着御林军服的人听罢点点头,一张平凡无奇的面容上忽地露出了一丝自信的神色,“越大人放心,小的从事这偷盗一事已有多年,从未失手过。”

    越抗淡淡的瞥他一眼,便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放心了。你且进去,我在门外替你守着。”

    “麻烦大人了。”

    说完,他就蹑手蹑脚的推门走进了御书房,那模样,看着倒是挺像老手的。

    越抗站在门外,看着他的动作,冷淡的唇角上,忽地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

    很快,那人就偷偷摸摸的出来了。见越抗还在门外守着,他暗暗松了一口气。

    “拿到了吗?”越抗继续瞥他一眼,语气平静而又淡然。

    那人得意的一笑,便将怀中用黑布包裹起来的玉玺给拿了出来,“有小的出手,大人还请放心。”

    越抗勾唇,“那把它交给我吧,我会亲自交给太子的。”

    那人也知越抗是太子的人,所以也不怀疑。将玉玺放到他手上,便谄媚的笑道:“大人,请拿好……”

    “恩。”接过玉玺,淡淡的应了一声,越抗便领头继续走了。

    太子啊太子,这下你可永远翻不了身了。

    ……

    渐近黄昏,百花宴也到了尾声。司马克心中只念着白贵妃,因此,没等那宴会完全结束,他就匆匆离席了。

    回到御书房,他刚准备命令小太监去给他端杯茶水,却见那书桌上的奏折仿佛被翻阅过一般,竟是凌乱的毫无章法。

    司马克疑惑的皱起眉头,刚准备走过去,却听一旁的太监总管忽地大惊失色道:“皇上,那玉、玉玺好像不见了……”

    此言一出,其余的宫女太监们顿时吓得脸色惨白。

    玉玺不见了?

    这……这怎么可能!

    司马克也是一顿,下一秒便下意识的将眼神投去了笔砚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