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六章 预谋
    第三百五十六章 预谋

    大湖湖畔。

    微风袭过,湖水微波荡漾,映出了蓝天白云的倒影,苏雨薇高高站在船头眺望着远方的美景,而司马翊坐在轮椅上静静的望着她,两人虽无言语,却彼此心通。

    他知道自己没有二哥三哥那般的野心,虽然他身为皇子,却也有诸多无奈,但他依然不忘初心,为国家发展而努力,为百姓生活而奔波,如此却被有心人说成争宠的意思。

    他,司马翊向来就不怕那些有心人的风言风语,但如今他怕了,只因为他有了心爱的人,他决不会让苏雨薇陷入危险之境。

    “九皇子,徐太医刚刚熬制好治疗您腿病的药水。”这时候,一身素衣的老妇人出现在了二人的视线中,看了看苏雨薇,略带歉意道,“打扰了皇子皇妃的雅性。”

    “这倒也没什么,许妈妈我知道你为了翊儿好。”苏雨薇倒也不在意,对于这个照顾司马翊长大的老人家,甚有好感。

    “皇妃到也大度。”许妈妈福了福身,推着司马翊的轮椅朝外推去,司马翊虽没有说什么,却总觉点有一丝不对,这许妈妈从小陪他长大,为何刚才称他为九皇子,不一向称作自己的乳名吗?这实在可疑。

    药膳阁

    房间虽然不大,却安放着大大小小的药柜,还有一些准备碾碎的药物,桌子上整齐的摆放着太医写的方子,空气中弥漫着药膳的中药味,虽然不好闻,却也能忍受一下。

    许妈妈和蔼的将药碗递给了司马翊,转身顺手点起紫炉烟,“九皇子,这是徐太医刚煎好的药,待皇子饮完,睡一觉汗一出,就药到病除了。”

    “许妈妈,你点的什么烟阿?”司马翊对于如此味苦的药水,似毫不犹豫,眉也不皱便仰头一饮而尽,看到许妈妈一系列奇怪的行为,忍不住发问道。

    这香不过起到安神的作用,老躯是想徐太医一会儿就要为皇子针灸,实在看不下皇子忍痛之样。”许妈妈虽然听到司马翊问题,身体颤了一颤,但是很快恢复了平静回答道。“”皇子不会怪罪老躯吧。”

    司马翊听到这个答案,舒了口气,“这怎么会呢?许妈妈您多想了。”

    同时司马翊心里暖洋洋的,虽然腿病是自己坚持装的,为的就想避免一些有心人的拦阻,但是对于太医们的针灸却得要死抗,因为自己腿已经恢复正常,而这些针灸药是专为了治疗,难免会受点罪,所以许妈妈能如此为他设想,他深感欣慰。

    “好无聊啊,司马翊这只猪去了哪里了?”苏雨薇嘟着小嘴气鼓鼓道。”肚子都有点饿了,到底要不要等他吃法啊。”说完顺手朝湖中扔小石子,石子落入湖中激起小小的浪花。

    就在她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发现湖里似乎隐藏了什么莫名生物,湖水表面冒出一个个气泡,虽小却细心观察却也知道,警觉的朝后退了一几步,果不其然,从湖里四周跳出数名黑衣忍者。

    “此女子乃九皇子皇妃,是名单上的人,上。”领头黑衣忍者说完,伸了伸手招呼其他人一并上前。

    “哼,你以为我苏雨薇只是个柔弱的女子吗?”苏雨薇轻蔑的笑道。”不管你是哪边派来的狗,我都要把你们打回原形。”

    黑衣忍者瞬间就奔到苏雨薇面前,一拳就砸向她,苏雨薇很快反应过来,身体向后一侧,反手捉住黑衣忍者的手臂往前一带,导致他的重心不稳往前栽去,紧着着抬起脚重重的劈下,黑衣忍者直接瘫倒在地,站也站不起来,周围几名黑衣忍者有些惊讶,这苏雨薇居然还会些拳脚。

    “大胆贼子,居然敢在九皇子地盘撒野。”鹤唳刚出来便看到皇妃与几名黑衣人相斗,看那些黑衣人下手十分心狠毒辣,似乎是想要了皇妃的性命。

    鹤唳一个翻身便投入战局,一把抓住最靠前的黑衣忍者的左手将其扭断便将其身体举起摔向另边聚拢起的黑衣人,脸上流露出了了年峻的杀气,令人不忍靠近。

    “走。”领头的黑衣忍者收了收手,立马捂住被苏雨薇偷袭划伤的手臂,立马朝他们扔了个烟雾弹,烟消,人尽。

    “皇妃您没事吧,卑职救驾来迟。”鹤唳寻顾了四周的情况,立马奔向苏雨薇询问情况。”看这些黑衣人行动缜密,像是有预谋一般。”

    “哪是像!分明就是冲着我们来的,我看这天是要变了。”苏雨薇不同往日活泼的模样,整个人散发出阵阵寒气,紧握手中的匕首,突然想到什么大叫。”糟糕,翊儿还在里面!”

    接着二人急忙朝内走去,但这场阴谋并没有结束。

    “司马翊啊,司马翊啊,纵你心思缜密,怎么样不会想到我们会让你最亲近的人伤害你吧。”许妈妈望着床榻上的司马翊冷冷笑道“放心,这屋中点的是藏香,死的时候可一点感觉都没有。”

    就在匕首触碰到司马翊的喉咙时候,却不料被一人有力的抓住她的手肘,瞬时手上力量加重,匕首自然而然的掉落在了地上,没想到那个人居然是司马翊,这个基本上与废人无区别的人。

    “你怎么会?你怎么?”许妈妈看到司马翊喝了蒙汗药却丝毫像个没事人,竟连双腿也奇迹般的好了。”不可能,我们的消息是不可能有错的。”

    司马翊踱步向她靠近,慢慢蹲下直视她的双眼。“你们肯定特别好奇我这腿怎么能突然站起来了,不是连宫中太医都说过回天乏术,而现在是怎么回事了?那可要多谢苏神医的鼎力相助了,其实我的腿早就好了,而你们这种蒙汗药对我根本没用,而这香我已屏了呼吸,自然不怕。”

    许妈妈激动的叫起,“你怎么知道?许妈妈可是你最亲近的人!”她不相信如此缜密的计划几乎未开始就便失败了。

    怎么可能,他们可是精心策划严密执行的,这本该是万无一失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