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四章 东窗事发
    第三百五十四章 东窗事发

    夜色将近,月光透过树枝洋洋洒洒的折射在地上,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芳香。

    这一到了亥时,寻常百姓也早早的收摊歇息了,再不及也打烊赶路回家,但不比以往的确是林府,歌舞升平,夜夜笙歌直至现在,谁人不知这林甫可是当今圣下御赐的皇子伴读先生,这荣誉可是何人可及?

    而此时,府外府内一片热闹,倒也是惊了奇,不过,这哪是寻常百姓可管的了的事情。

    “老爷,老爷,我已经听从您的要求,特意寻来了这十八陵钗,这可不比上几批货色,各个都经过底下人仔细筛选,精心培教的尤品。”老管家阴森森笑道,比起这个脸上堆满的褶子更是瘆的慌。

    “行了行了,你办事效力我还是清楚的。”林甫突然思索到什么事情,赶忙转回身道“对了,上几次那些姑娘你可处理完善,万不能让旁人知道,不然可是灭顶之灾。”

    “老爷您就放心吧,我老早将那些姑娘的尸骨投入废弃的井中,未经我允许,是无旁人可接近的。”管家寻顾了四周低声细语道“这十八陵钗可是自家精心培育的,各个美艳无比,要不老爷你?”

    “放肆,你可是越老越糊涂了,把我当成什么样子的人了。”林甫面露怒气“快去接待苏祥鹤,此人虽无朝野背景,确是当今太子的谋士,万万不可得罪,快去招待。”林甫甩袖快步朝前走去。

    就在此时,苏祥鹤倚躺在一红衣女子的怀中,享受着左右美女围绕的感觉,醉眼惺忪的看着前方数名白衣女子款款舞动身姿,可谓是人间天堂。

    就在舞毕,所有舞女推下的时候。

    “你,那个领舞的女人,你给我过来。”苏祥鹤伸手指了指领舞舞娘蓉儿,抬颚不在意道“到我跟前服侍我。”

    “求苏公子大度放过小女子吧。”舞娘蓉儿慌忙跪下磕头,虽说向来以卖舞为生的她,也懂得这个男人此时的要求,“小女子早已婚约,苏公子放过蓉儿吧。”

    “已定下婚约?”苏祥鹤冷哼一声,转念笑道。“那又如何,不过用完再归还你夫家便是,有何不可?”

    “哈哈,苏兄此言甚已,你这小女子还不时相?”旁边的男子附和道“要是伺候的好,苏兄的奖赏自是不会少了你的。”

    “要我说苏兄倒是慧眼识人,这蓉儿可是舞坊出了名的舞娘,这长相娇艳无比,身段玲珑,却未曾被什么大家少爷染指,说不定还是未开苞的大闺女呢。”

    “我的眼光自不比旁人,几位兄弟可就别来挖苦我,这女人如衣服,我们兄弟情谊可是不会变的。”苏祥鹤话语刚落,惊人一幕便发生了。

    “哼,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落在你们手中,在你们身下受辱。”蓉儿见事情走向已经回天乏术了,一把推开拉她的侍卫,抽出他别在腰上的刀,就这样挥刀自刎了。

    当场所有的人虽惊了一下,却立马转移的自己的目光,各自处理起自己的事情,对于这类他们早已麻木不仁,就在这个时候,老管家便来到了主厅,看到这一幕,倒也没什么表情。

    “苏公子这好端端的,怎么躺了个舞娘?”

    “只不过是个不时相的婆娘,快些拖下去别打扰了爷的雅致。”苏祥鹤把玩着女子的青丝,掠过女子因害怕瑟瑟发抖的身子,“我说这林老爷竟敢怠慢我,可是不怕我在太子那里说上几句?”

    “哎呀,苏公子你倒是个急性子,我们老爷怎可怠慢于你,这么准备了十八陵钗特来陪你?”管家说完,伸手拍了拍手,厅内多出十八位长相各异,却有不同韵味的女子。

    “很好,林老爷还是很识相的,自然是林老爷盛情邀约,我也不能拒了你们老爷的好意。”语落,在场所有人都识相离开了。

    蓉儿的尸骨就被下人拖到一旁,这一幕被刚赶过来的月蓉看到了,情急之下赶忙去报了官,本因不管,谁料这死去蓉儿的夫婿竟是司马致,要说这个司马致可是当今皇上的弟弟,两人曾经一见钟情情投意合,蓉儿甘愿嫁给司马致做小,司马致也不嫌弃她舞女出身,对她好到令其他女人都嫉妒。

    这一事马上闹到朝野当中,连马上入寝的皇上都被惊扰,只恐怕明日就有一场好戏就要发生了。

    金龙殿

    “皇兄,蓉儿可是我未过门的女人,而眼下婚期将近,却发生了如今这等事情,真让我悲痛欲绝。”堂堂八尺男儿的司马致整个一夜之间,颓废成一个老人。

    “皇弟不要着急,自有皇兄为你主持公道。”皇上显然为这案件忙得不可开交,憔悴了不少。

    “回皇上,臣等查下是苏祥鹤一人所干,林甫上下包庇。”一名身穿盔甲的将军抱拳道。

    “回皇上话,这苏祥鹤虽说是苏大将军同父异母的哥哥,却一点也不如苏大将军,不仅犯下杀人事件,还与朝中官员相互勾结,林甫可谓是皇子们的先生,却如今沦为杀人案的包庇,这其中自有玄妙,怕是皇上得要好好彻查。”

    “嗯,这倒说的是,传我执意下去,彻查林甫与捉拿苏祥鹤。”皇上紧皱眉头,捏了捏太阳穴,挥一挥手便退朝了。

    ……

    东宫。

    “太子,你看在我苏祥鹤为你劳苦功高了这么多年,你无论功如何都要帮帮我啊!”苏祥鹤哭丧着脸拉着身前司马玮的衣角,丝毫看不出昨日的风采。

    “苏祥鹤你让我怎么说你,平时你怎么违法乱纪我都随了你了,如今你却害死了叔父的女人,你让我,你让我怎么管你。”太子嫌恶的甩开衣袖。

    “太子,恐怕圣上那里早已决议,苏祥鹤的罪责在逃难以,现如今我们冒险帮他,可是犯了忌讳,这可不等着把自己送给三皇子他们处理吗?”太子身旁的侍从轻蔑道“太子可不能为了这等小人,阻碍了自己的前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