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九章 虚惊一场
    第三百二十九章 虚惊一场

    没有再转下去,得到了这个宝贝苏雨薇欣喜若狂,一心就只想着给她的翊哥哥解毒的事情了,早早回到府中。

    现在,对于苏雨薇而言,没有比给司马翊解毒更加重要的事情了,之前让她最烦恼的事情,就是没有合适的药材作为药引,如今终于让她遇到了千年墨玉

    她翻出了药典还有当初师兄塞给她的两本笔记,仔细翻阅,找出关于母子蛊还有墨兰的详解,标注出来,她要确保万无一失。

    今天是初四,离司马翊下次毒发就剩十一天了,苏雨薇要在这十一天里,把一切都准备好。

    入夜,苏雨薇还在灯下看书,素素端来一杯银耳莲子羹。

    看着苏雨薇投入的样子,素素一阵心疼,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小姐对一件事情如此的上心了,看来九皇子是完完全全走到了小姐内心,让她把他当成自己人了。

    但是小姐这样熬夜看书,对身体不好怎么办。

    “小姐喝点粥吧,夜里冷,暖暖身子。”

    “嗯。”苏雨薇嘴上应着,却连头都没有抬。

    素素对她家小姐这个样子也是无可奈何,只好默默地守在她身边。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苏雨薇伸了一个懒腰,端起桌边的银耳莲子羹抿了一口,才发现已经凉透了。

    “素素,帮我再热一下这碗粥吧。”苏雨薇说完半天没有听到回应,才发现素素趴在后面的桌子上睡着了,也真是苦了这个丫头,本来刚刚成亲却每天和自己东跑西跑的。

    苏雨薇起身打算再舒展一下筋骨,没想到却惊醒了素素。

    “小姐,我……”素素涨红了脸,感觉自己睡着了实在是对不起小,但罪魁祸首,实际上还是宋宇。

    苏雨薇露出一副理解的样子,怕素素多想,又派她去热银耳莲子羹。

    这么晚了,翊哥哥还是没有回来吗?苏雨薇打开窗户,看着外面浓厚的夜色,不禁有点担心。

    虽然司马翊走之前和自己说过如果今晚他还没回来就不用等他了,那边的事情可能比较多,但是翊哥哥可是很少在外面过夜的,一般都会回来陪她。

    苏雨薇倒是不担心司马翊会去找别的女人什么的,她对于自己的夫君还是有信心的,但是江湖太乱,毕竟没有朝堂上有规矩,要是司马翊出了什么意外。

    摇摇头告诉自己不能瞎想,苏雨薇深吸一口气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却莫名的心悸。

    不会出事的,不会出事的。苏雨薇一遍遍在心里告诉自己。

    “小姐,别这样,会受寒生病的。”素素热完粥回来,看到苏雨薇在吹风,赶忙把窗户关上,但屋子已经充满了秋的萧瑟。

    此时此刻,司马翊带着银色的面具,端坐在一处议事堂的首位。听着自己的部下们,汇报近期的情况。但没想到却发生了异变。

    “公子,小心!”

    一声惊呼刚起瞬时,刀剑声起,风云色变。

    东跨院方向腾起数十个黑衣人向屋内扑来,领头之人一柄长剑直指司马翊。

    虽然事发突然,但司马翊却一丝惊慌都没有,控制轮椅,闪身躲开,随后,鹤唳就已经挡在了他面前。

    “公子快走。”鹤唳说话的同时就已经扑了出去,和那个手持长剑的黑衣人缠斗在了一起。

    司马翊没有一丝留恋果断的退出了大厅,这个时候就是要果断和坚决,他相信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部下。所以这时候他还留在那里的话,他的腿会拖累所有的人。

    如果不是这双腿的话。

    司马翊眼中又有些阴翳,自己已经在轮椅上坐了多少年了,而导致他变成这样的一切,他都会一一报复回去。

    果然没过多久,鹤唳就追了出来。

    “已经解决了?”司马翊出声询问,语气中尽是冰冷,是谁呢,现在竟然敢直接对他出手。

    “解决了,但他们都服毒自尽了,没有留下活口。”

    “知道了,这些人本来就是死士,来就没想活着回去,身上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线索,找人去调查一下,七天之内,我要答复。”

    司马翊带着满身疲惫回到了府上,苏雨薇已经睡熟了,他坐在床边呆呆的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睡颜,就算刚遭遇过刺杀又怎样,没有比现在更加幸福的时刻了。

    看着在睡梦中嘟起嘴的苏雨薇,司马翊露出了他都没有察觉到的一抹微笑,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多年都没拥有过的开心。

    得妻如此,还复何求?

    嘤咛一声,苏雨薇幽幽转醒,一睁眼就看到了那双充满溺爱的幽黑眼眸盯着自己。

    “翊哥哥,你终于回来了。”苏雨薇伸手搂住司马翊的脖颈,她还从未如此主动地对司马翊做出如此亲昵的动作,她实在是太想他了。

    “怎么了?”褪去声音中的冰冷,司马翊柔声问道,一边宠溺的摸着她的长发,在自己怀里就像一只毛茸茸的小猫一样惹人怜爱。

    苏雨薇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他,本来今天得到千年墨兰,她欣喜若狂,恨不得马上就将他的腿医好,但他却迟迟没有回来,害她担心了那么久。

    “你身上怎么有血腥味,是不出什么事了。”苏雨薇把头埋在司马翊的胸膛,才在他的衣服上嗅出一丝不对劲,或许,自己当时心慌的也不是没有原因。

    “一点小麻烦而已,很容易就解决了是不是熏到夫人了,那不如就请夫人为我宽衣吧!”司马翊调笑着,让苏雨薇为他脱去外袍。

    “那我有一个好消息你要不要听。”苏雨薇服侍司马翊躺下,趴在他胸口撒娇。

    “那我倒要听听了,能让我夫人这么高兴的好事,那一定是天大的好事。”

    苏雨薇不满的噘起嘴,想到千年墨兰又忍不住窃笑,就不信一会自己说出来司马翊不激动,那可是他心中最大的隐痛,现如今,终于有了解决的办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