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七章 被发现
    第三百二十七章 被发现

    她从花园偷偷离开,然后让人替她照看着萧嫔妃,现在这个宫中已经到处都是她的人,所以这点小事还是可以做到的。

    小梨来到了司马宁的府邸,司马宁看到了小梨前来,心里就知道一定有什么大好事发生。

    “三皇子!”小梨早已经被训练的很懂规矩,立刻欠身行礼。

    “来了,坐吧。”

    “我今天来就想要告诉皇子萧嫔妃已经和司马玮彻底闹僵了!”

    听小梨这么一说,司马宁很是开心,如此一来司马玮的敌人又多了一个。如此甚好。

    ……

    苏雨灵从侯府回到府中,正巧碰到了青彤。她看到青彤急急忙忙的朝屋内走去,她便脚底不使然的跟了上去。

    她知道这个时候一定又有什么事情,不然青彤不会这么晚来到这里。

    果然不出她所料,这次她又听见了许多消息。她没想到司马宁竟然有这么大的野心,在不知不觉中安排了这么多耳目。

    正当她想要离开时,突然,她的胳膊不小心打翻了旁边的一个小花盆。

    “谁?”

    青彤一听到响声便朝屋外走去。苏雨灵知道自己无处可躲,这时候便着了急。无奈之下她只能一不做二不休,她打开房门,直接走了进去。

    司马宁看着苏雨灵大步走了进来。使了个眼色,让青彤退回他的身边。看到苏雨灵就这么走进来,他感到很有意思,他到想要看看苏雨灵想要做什么。

    “我刚才在屋外正好路过,所以我就进来了。不知发生了什么?”苏雨灵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神色从容。

    “刚才有人在屋外偷听,不知道你过来的时候可否看到?”司马宁边说边朝苏雨灵走近。

    “我刚才好像……看到有个人影。”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司马宁,苏雨灵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司马宁眼神微寒,皮笑肉不笑的盯着苏雨灵问道:“是个什么样的人影?”

    “我……我没看清。”苏雨灵看到近在咫尺的司马宁心里感到有些害怕,她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杀气。

    “其实我已经知道那人到底是谁了!”司马宁冷笑着说完这句话后转身折了回去,重新坐了下来。苏雨灵心中暗自吐了口浊气,刚才还真吓了她一跳。

    “我就知道夫君厉害,那夫君就不要再开雨灵的玩笑了。雨灵有些累了,可否先行离开?”苏雨灵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待在这里让她感觉很不自在。

    见司马宁不说话,她便转身离开。

    就在此时,司马宁突然开口,“站住,告诉我你在屋外都听到了什么?”司马宁的话让苏雨灵打了个冷颤。

    “夫君真的错怪我了,我什么都没听到。”苏雨灵努力让自己保持镇静,可是却难以控制自己紧张的情绪。

    “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给我如实说出,或许我还能饶你一命!”司马宁见苏雨灵不说话便示意小梨。

    小梨拿着匕首朝苏雨灵走来,这一刻,苏雨灵的心里防线彻底崩塌,她跪在地上连连说道:“不要杀我!我说!”

    司马宁示意小梨先把匕首收起,然后苏雨灵便把自己今天听到的都说了出来。

    “没有了吗?”司马宁神色不变,只是声音变得有些清冷。苏雨灵连连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把听到的都说了。

    司马宁微微点头,然后给小梨递了个眼色,后者立刻上前,一把捏住苏雨灵的嘴巴,右手的匕首在苏雨灵惊愕的眼神下伸进了她的嘴里。

    “啊……啊!”

    很快的,苏雨灵的哭喊声彻底没有了。原来,司马宁让小梨把苏雨灵的舌头割了下来。

    苏雨灵疼的晕了过去,青彤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躺着的苏雨灵,眼神有一点怜惜,但很快便消失不见。

    “皇子,你不杀她吗?她已经知道了你的计划!”

    司马宁摇头道:“没有关系,她没有舌头说不出话来,只需要严加看管她便是。”

    ……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司马诩告诉自己即使自己不要那个皇位,也无法摆脱纷争,这便是事实。

    司马诩想起了妙玉,他救了她的命,但还是无法保护她,让她因自己而死。司马诩真的很恨自己,为何这般无能。

    看着窗外秋风瑟瑟,树叶凋零,司马诩在心底不由得叹了口气。

    妙语从回到妙语阁之后,便处处小心谨慎。她要好好待在苏祥鹤身边,找寻罪证。但最近她却没有见到苏祥鹤的身影,她决定还是静候苏祥鹤的消息,不可冒失。

    苏祥鹤这天喝的酩酊大醉来到了妙玉阁。他在醉酒后无意间说出了朝中有白族之人也在背地里参与朝政,这让妙语感到非常震惊。第二日她便飞鸽传书,告知司马诩这个消息。司马诩只知道存在着白族,但是除了他的母亲,他至今还没有见到过其他白族之人。

    司马诩心中充满疑问,白族的人为何要参和世事,这不是白族的作风。再说母亲身为白族族长还在宫中,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虽然对这个消息的真假有点怀疑,但他还是想去确认下为好。

    司马诩容不得多想,她告知妙语不要盲目行事,仍旧要多加小心,之后便进宫而去。

    他要寻找答案,即便他知道母亲也许并不会告知他。

    白清冷向来不喜欢被任何人打扰,就连自己的这个儿子也是。如若不是司马克把她囚禁起来,她一定早已离开这里。

    由于司马诩的身份,侍卫不敢不让他进入。司马诩进门之后直接质问道:“母亲,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我们不是一家人吗?”

    白清冷被司马诩的话弄的有些糊涂,秀眉微皱,“此话何意?”

    “我就想问问母亲,白族是否有所野心。”司马诩最终还是说出了口,他好像已经被逼到了绝境。

    “这话是什么意思?”白清冷依旧淡然自若。

    “母亲难道不愿和我说实话吗?这个天下是父亲的,他这么深深爱着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到这里白清冷终于明白过来,她看着司马诩的眼睛,淡然说道:“我们白族从来没有这么做,何来这一说。”

    白清冷的语气让司马诩不敢质疑,只能点头道:“希望母亲没有骗我!母亲只需记住,只要这是司马家族的天下,就一定也是母亲的天下。”白清冷当然理解这是什么意思,但她却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暗许的点了点头。

    白清冷根本不在乎这是谁的天下,这都与她无关!但是既然司马诩这样问她,那么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她想要回去调查清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