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三章 葬礼
    第三百二十三章 葬礼

    妙语的身子一天天好转起来,苏雨薇很高兴,她的苦心并没有白费,她每天陪着妙语,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自己和一个姑娘有很奇妙的感觉。

    司马诩看着苏雨薇对妙语这样好,反而冷落自己,心里的醋坛子打翻了,但是却又被苏雨薇的善良所打动。

    苏雨薇和司马诩商量着妙玉的葬礼事项,苏雨薇小心询问着妙语的想法,怕这个好不容易好起来,走出悲痛的姑娘又重陷悲痛。

    司马诩询问着苏雨薇,是否需要请苏祥鹤,苏雨薇也不知道该怎么抉择,还是问问妙语吧,她比他们更清楚妙玉和苏祥鹤的关系。

    “妙语,你最近感到还好吗?放心吧,以后我就是你的姐姐,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还有九皇子,我们不会再让你出事了,”苏雨薇满眼怜惜的看着妙语。

    “我还好,最近好多了,谢谢你一直陪着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姐姐!”妙语对苏雨薇心怀感激,她真心觉得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大好事,可以有这么照顾她的人。

    “其实……其实我……”苏雨薇支支吾吾,妙语看到苏雨薇这个样子,“姐姐,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苏雨薇察觉到妙语最近的情绪还比较稳定并且心情也好了很多,“妙语,姐姐想和你商量一下……商量一下妙玉的葬礼。”

    苏雨薇知道这是必须去面对的,晚说不如早说,长痛不如短痛。既然要面对,何必一直活在过去,不肯走出来。

    其实妙语已经想清楚了,她选择这条路的时候,她便知道这是一条很难走的路,不管以后遇到什么她都不会退缩。不可以让姐姐失望,要好好活着。

    “一切都由姐姐定夺,只希望妙玉姐姐可以走的安心,我一定不会让她白白离开的。”苏雨薇第一次看妙语这么坚定,坚定的让她有点不敢相信。

    “那,我们用不用邀请苏祥鹤呢?姐姐这个不是很清楚。你和妙玉呆的时间长,你应该知道妙玉和苏祥鹤的关系!”

    妙语沉默了片刻。妙语知道即使她和妙玉是为九皇子服务,但是姐姐却不自觉的爱上了苏祥鹤,并且对苏祥鹤是抱着幻想的。

    妙语心想,姐姐应该也会想要见到苏祥鹤吧,应该也会想要让苏祥鹤陪她走完世间最后这一段路吧。想及此处,妙语点头道:“可以,姐姐可以邀请!”

    苏祥鹤被邀请参加妙玉的葬礼,他感到很震惊。司马诩和苏雨薇竟然会邀请他,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而苏雨薇和司马诩知道,也许这就是妙玉的想法,不管他们有多么敌对的关系,现在妙玉的事情才是最大的。

    妙玉的事情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一定会给妙玉讨回一个公道,苏雨薇和司马诩默契的想的一样。而妙语也是同样的想法。

    树叶枯黄了,纷纷扬扬地落在地上,像铺上了一层黄地毯,惟有香樟树不忍枯萎,颇有独立寒秋的味道。妙玉的葬礼要要举行了。苏祥鹤如约参加。

    说实话,苏祥鹤一直都以为自己对妙玉没有感情。撑死算的上,就是一个工具,一个有头脑,能帮助他办事情的工具。

    由于妙玉是被火活活烧死的,妙玉只有骨灰盒,当苏祥鹤看到的时候,不由得心里打颤。一个好好的人就这样离开了自己,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舍不得。

    猥琐之人总是喜欢横插一脚,苏雨薇和司马诩万万没有想到,司马玮竟然会前来,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

    苏雨薇看到司马玮来到了葬礼,她便开始警觉,怕司马玮要想要出什么幺蛾子,这是妙玉的葬礼,岂容他破坏。

    “这不是京城最美的妓女吗?本皇子都没见识过一面,人竟然就没了,本皇子感到非常痛心。”司马玮有些贬咦的说道。

    苏雨薇本以为他会就此住口,便不想在理他。万万没想到这家伙真的是仗着所谓的太子身份,得寸进尺,没完没了。

    “想起来本太子还要好好谢谢她,要不是她的死亡,我又怎么会想到如此奏章,哈哈!”司马玮活生生就是个鄙夷的小人。

    妙语再也忍不住了,“我不管你是不是太子,你不准那样子说我姐姐,我姐姐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人,还有姐姐的事情我一定会调查清楚,不会让姐姐这样离开。”

    司马玮上前,有些玩味的看着眼前这个姑娘。打趣道:“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这样说我,该死!”说完便让侍卫上前。

    “住手!”司马诩冷声喝道。侍卫不知道该听谁的话,一时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司马诩和苏雨薇走到司马玮面前。

    “请太子不要得意太早,至于火灾事件,我想我们都心知肚明,我们也一定会调查清楚,不会让犯法之人逍遥法外!”苏雨薇坚定的说到。

    司马玮则感到根本不屑一顾,自己做的干干净净,又岂会让他们查出。更何况自己的太子身份,又耐他何!

    “还有,奏章的事情,我想太子应该谢谢我吧。如果没有我,你现在还被皇上孤立,至于太子之位是否牢固,则又是另一回事了吧!”

    司马玮着实被苏雨薇的话惊着了。他知道自己不占便宜,便灰溜溜的离开了。

    苏祥鹤其实知道一切都是司马玮做的,可是又有什么办法,他不能因为一个女人,而去得罪一个当今太子。这笔买卖并不合算。

    妙玉,或许我会帮你报仇的。或许,因为他再也不敢给妙玉任何承诺了,喝碗孟婆汤吧,一定要忘记我。苏祥鹤心里有点淡淡的忧伤,但他现在真真搞不清楚到底是为何。

    司马诩远远的看着苏雨薇,她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悲伤,苏雨薇安抚着妙语,“以后还有我,妙玉只是早走一步。你要好好的照顾好自己。”

    妙玉离开了,一切都像风刮过一样,什么都没有留下,甚至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