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二章 夸赞
    第三百二十二章 夸赞

    苏雨薇得知司马玮被皇上夸赞,心中充满种种疑问,近期她都在安抚妙语的心情,没有抽身了解火烧事情的进展,让司马诩去找寻线索,苏雨薇答应妙语,一定会给她一个答复。

    苏雨薇虽然并未接触过司马克,但是从司马诩的言语中也能了解一些。司马克并非盲从之君。于是苏雨薇再也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好奇之心,她只想看看司马玮,那个所谓的太子究竟又做了什么,于是在妙语睡觉中途,离开。

    苏雨薇刚出房门,便被素素告知,司马珞前来,苏雨薇知道,这位五皇子,绝非这种谦谦君子,怎会前来求见,这么一本正经,不像苏雨薇笑了笑,有股神秘感,她好像懂了点什么,素素看到苏雨薇浅浅的笑,也是若有所思。

    “五皇子,您怎会大驾光临,小女子觉得受宠若惊”苏雨薇看到五皇子那板着的脸,顿时心情大好,从来没有见过司马家的人这个样子。司马珞听到苏雨薇这么说,阴森的情绪越发浓烈,“我今天找你,是想问你件正事,你切勿开玩笑。”

    苏雨薇看到司马珞这个样子,甚至心里有一点打颤,她太了解司马珞的性子,“正好我也有事像你询问,不开玩笑了,你先说!”苏雨薇突然想起自己的事情,现在确实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司马玮今天受父亲夸奖了,这事你可知道?”司马珞向苏雨薇问到,“没想到你和我说的是此事,我也是刚刚听说此事,本来想去询问司马诩,但是没想到你来了,你想要询问什么?”

    “司马玮本不是一个心怀天下,百姓的人,甚至那个火灾都与他有关,可是他竟然提出将受灾人安葬,并且建户规划之奏章,父亲很是欣赏”苏雨薇没想到司马玮竟会听她意见,出乎她所料。

    “我听人禀告,这件事与你有关,便想来问问你,究竟是怎么回事!”司马珞原来是因为受不了司马玮神气的表情,这五皇子,孩子气真真是够了……

    苏雨薇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和司马珞一一说道。司马珞恍然大悟,“司马玮也不傻,他知道这个奏章,一定会使父亲龙颜大悦……并且没有几个人会知道这是你的建议……可是你没有感到不甘吗?就这样被他白白捡了便宜。”

    苏雨薇笑笑,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五皇子并非她想象当中的样子,“我本以为他会不管不顾,但是既然他选择去做这件大好事,那么几天让他去做吧,毕竟他已经和皇上禀告了,他一定会把用他的太子之力把这件事情做好。”苏雨薇是个个很有想法的姑娘,这都是归结于她的所有经历……

    司马珞看着苏雨薇,俩个人相视一笑,一切都不必言说……司马诩这时回到府中,看到这一幕,有点惊讶的说道:“你们都知道了?那我就不用再次说明了。”司马珞和苏雨薇冲他点点头。

    苏雨薇看着司马诩回来,便想要先行离开,她很早就想要离开了,但是待客之道她还是懂得,即便司马珞真的很熟络,但不能失了礼节……

    苏雨薇悄悄和司马诩说到,她想要离开,因为她放心不下妙语,本来司马诩不准,他已经好久都没有见到过苏雨薇,他总感觉心里少了点什么,但是却又无可奈何,自己要去调查事情,而苏雨薇又必须去安抚妙语,这注定是处于他们这种身份必须去经历的。

    司马诩无奈点点头,让苏雨薇离开。

    “堂堂二皇子,哈哈哈……”司马诩看着司马珞欠揍的表情,皱眉道:“我可是知道某人被司马玮在朝堂之上,弄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司马诩可不能让这个五皇子占了便宜,听到司马诩这么说,司马珞心里那个不爽。

    “本来人家心里已经好多了,哥,你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呢?哼。”司马珞永远都是这个样子,他总是很随意,也总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性子。司马珞说完话,又消失了,总是来无影去无踪的。

    司马诩看着窗外凋落的落叶,不禁触动心绪。他又何尝不是感到无奈,身在这样的家族,你必须习惯这种勾心斗角,弱肉强食的生活方式,这样你才能生活下去,何其悲惨!

    苏雨薇回到屋内,看到还在沉沉入睡的妙语,这孩子出身就如此不堪,现在连她最亲近的人也离开了人世,她以后又该怎样生存下去,苏雨薇何尝不想让妙语跟着自己和司马诩,但是她却知道,他们的命运还不知道如何,怎么敢承诺任何呢?一定要给妙语一个安定的环境……

    另一面司马玮由于这一奏章,被皇上夸赞,心里非常得意。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带给他自己更多的麻烦……

    苏祥鹤得知妙玉阁被烧,对自己有帮助的苏妙玉就这么离开他,他感到更多的是痛心,就像失去一个特别重要的工具。苏妙玉对苏祥鹤来说,更多的是像工具,而不是爱人……对于这种追名着利的人来说,感情根本不值得一提。

    秋天的风卷起地上的落叶,那么美,那么凄凉……即使妙玉的心里一直想着司马诩,但是她想做的事情事,是让苏祥鹤有一天可以和她一条阵营……但是一切都不重要了,她再也实现不了。

    苏祥鹤知道自己不能因为一个女人而去惹怒司马玮,于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重修妙玉阁,一方面安慰自己,另一方面,他要为了培养像妙玉阁的人做准备,为了他的野心。

    哪怕妙玉对他再好,那也无法去使他动摇,好像妙玉对他做的一切都理所当然。在他的心里,权贵、地位、金钱、势力是让他最为倾心的。

    苏祥鹤多么希望他没有出身在这样的社会,没有这样的地位,那么他也不会这般苦恼。但是就是这样的命运,所以他也只能无奈叹息。

    苏祥鹤年纪轻轻,但是心里却很老熟,他用难听一点的话来说就是老奸巨猾。他又在预谋着些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