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章 御驾亲临
    第二百九十章 御驾亲临

    司马玮却脸色变得很难看,站在一边,咬牙切齿的质问道,“司马翊,你快将东西交出来!即便你现在拖着,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好下场,不如你现在乖乖交出来,为兄是不会为难你的。”

    为难他?从十多岁开始的暗杀,阴谋陷害,不惜一切力量想要置他于死地,这些难不成眼前的司马玮都忘记了?

    正是笑话……

    司马翊嘲讽的勾着唇,一双冰冷的眸子不带任何情绪,如同看着一个死人似的,冷冰冰的盯着司马玮,“你要什么就自己找,找不到的话,你也别想出我的府中,你以为我的王府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么?”

    “司马玮,你当太子的时间太长了,让你忘记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了吧。”这一句话,说的很冷淡,却带着一种摄魄人心的威严。

    他是什么人,司马玮怎么会不知道!这个人就是他的弟弟,从小不管是他貌若天仙的母妃,还是父皇,对他的宠爱都是司马玮永远得不到的。

    而他司马玮有什么呢?不过是一个喜欢争宠的母妃,在六岁的时候,他半夜被母妃叫醒,由小宫女带着到院子里面洗冷水澡。

    就是为了让他生病,让母妃能够见到父皇,这样的母妃让他恨得入骨,但是他更加憎恨的就是司马翊,小时候他偷偷的看着白贵妃给司马翊做衣裳,教司马翊走路,就连平日里不苟言笑的父皇,也让司马翊骑着脖子玩耍。

    那种父爱,那种笑容,他都不曾见过,凭什么司马翊得到那么多!为什么永远都是他!从那天开始,司马玮决定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抢过来,不惜一切代价的抢过来,他要让这个骄傲的弟弟,如同蝼蚁一般的看着他成为天下的主人!

    他要让他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天天被人嘲讽鄙夷,但是这一切却始终是背道而驰,他身边阿谀奉承的三弟,已经背叛了他,成为了他的敌人,还会危及到以后。

    他唯一觉得有趣的女孩儿,现在已经嫁给了司马翊,此时正坐在司马翊身边,目光嘲讽的看着他。

    这都是为什么?他才是太子!未来的储君!司马玮遏制不住的冲上去,此时的他已经近乎疯癫了,他举着拳头就要打向司马翊,却被司马翊轻轻一点,整个人退了几步。

    苏雨薇此时早已经站起来了,虽然她知道司马翊用不上他的帮忙,却忍不住,将一个小瓷瓶放在桌子上,对着司马玮冷笑一声,“殿下应该知道什么叫做化骨散吧,奉劝殿下一句,若是有证据就拿证据,要是你还想对我家夫君动手,那么就请尝尝化骨散的滋味。”

    说着,苏雨薇将小瓶打开,对着一旁,正在翻东西的士兵撒过去,那个士兵一愣神,立刻发出一声惨叫,衣裳都还在,只是血肉化作一滩血水。

    司马玮看见此情景,不由的往后一退,苏雨薇的亏他也吃过,此时却不能硬碰硬,终究能找到证据的。

    司马玮站在门外大声说道,“你们进去,不管如何都要找到传国玉玺!快去!”一声令下,几个士兵硬着头皮冲进去,将东西又翻了一边,苏雨薇倒是像没事人似得,有闲暇的吃着葡萄,像是忘记了刚刚是谁将一个士兵化为血水似得。

    司马翊则是坐在苏雨薇身边,调整着琴弦,再一次弹了一遍《凤求凰》,一边还不忘记给苏雨薇讲解一些,凤求凰的指法,两个人亲亲热热的,倒真是新婚的小夫妻,说话之间都带着无限的爱怜。

    看着司马玮眼中有一些不满,快了!很快就会找到证据的,到时候他们就不能像现在一样了,司马玮虽然这么想着,但是心中难免忐忑不安,为什么到现在还是没有人搜出来东西呢?

    不是说在里面的么,这怎么可能!

    就在这个时候,翊王府外面传来了太监的声音,“皇上驾到!”

    司马玮呆呆的看着司马克稳步走进来,那张原本应该带着病容的脸,此时却显得容光焕发,难不成之前称病都是在骗人的?

    司马玮不敢多想,连忙给司马克行礼,“叩见父皇!”他这么说着,却没有听见司马克叫他起来,于是只能一直跪在地上,这下可糟糕了。

    司马玮头一次觉得背后的冷汗直流,只听见司马翊朗声说道,“叩见皇上。”

    司马克听了之后皱皱眉头,心想这个混小子还是不肯叫他父皇,但是转念一想也就不去计较了,幸好最近装病,不然他家清儿不会连夜赶过来照顾他。

    只是好景不长,知道他是在装病之后,清儿一气之下都不见踪影,害得他一个人单相思了半晌,才听闻太子做的事情。

    于是就换了一身衣裳,冲忙的赶过来了,却看见了眼前的一幕,这个太子也是太不安分了,司马克冷下一张脸问道,“太子,你为何带兵来翊王府,难不成朕让你监国,那你就真的把自己当做皇帝了!你要知道朕还没有死!”

    刚刚在清儿身上憋着的怨气,司马克一股脑的发泄在司马玮身上,却听见司马玮朗声说道,“父皇,儿臣也是没有办法了,外面传言说是翊王私藏传国玉玺,还偷偷做了龙袍,儿子才赶过来的,请父皇明察啊!”

    司马克听了话,看了一眼司马翊,却没有吱声,只是问道,“那你可找到什么证据?朕知道你来了多时,现在还没有找到么?要不要放火将翊王府烧了,你再继续找?”

    这句话明显就是在讽刺他,司马玮知道父皇偏心,却不知道,父皇竟然连事关皇位的事情,也依旧是让着司马翊。

    那他算是什么?他真的是父皇的儿子么?

    司马玮咬牙切齿的想着,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大声说道,“父皇,这件事兹事体大,请父皇允许孩子继续调查!”他低着头却不肯退让半分。

    此时算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若是真的退让了,以后恐怕太子的位置也不是他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