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八章 情投意合
    第二百八十八章 情投意合

    一时兴起,素素连连赢钱,弄得司马珞都有一些抹不开面了,一直嚷嚷着要重新再来。

    司马翊那边,苏雨薇一直照料着,最近似乎因为过年的关系,司马翊体内的母虫有一些躁动,苏雨薇也只能每天贴身照顾。

    而朝廷那边的事情,总算是尘埃落定了,太子监国特意去探望了苏青坤一次,听说太子刚走,苏雨琳就嚷嚷着要死要活的,恐怕是太子和她说了什么,不过这也阻碍不了苏青坤的想法,苏雨琳最后也不过被苏青坤再次关住,似乎等到嫁人的时候,才能被放出来。

    而苏祥鹤因为出征的事情而郁郁寡欢,终于忍受不住而离家出走,就连走去的地方,苏青坤也不清楚,也没有派人去寻找,可怜大夫人大冬天跪在雪地里面,苦苦哀求。

    却被苏青坤嫌弃,让她和苏雨琳一起好好反省一下。

    奇怪的是,丞相大人听说女儿的消息之后,并没有找人插手这件事,而是派来了接替他位置,也是最有才能的一个儿子,过来和苏青坤和解。

    在司马翊来看,两家也许早就已经打成什么共识了,现在不过就是做做样子罢了,不然从苏雨琳第一次被送走,丞相就不会善罢甘休的。

    苏雨薇听到只觉得有趣,苏雨琳不过是嫁人,也嫁的太热闹了,说是明天大年初一就将苏雨琳和司马宁的亲事办了。

    其中总是多了一些波折。

    今年的贡品是哈密瓜,但偏偏晚了许多时辰才送到,不过只送到了皇宫里面,据使臣说,是因为今年收成欠佳,只有这一点点了。

    太子就吩咐人将哈密瓜作为今晚的瓜果,并没有像往常年一样的分发,苏雨薇一听确有一些嘴馋,哈密瓜的味道,她可是记着呢!呗甜呗甜的,咬上一口回味无穷。

    看着苏雨薇馋样,司马翊默不作声,却在晚上的时候命人抬进来两筐哈密瓜,各个都比皇宫里面的大,看着也比皇宫里面的好。

    苏雨薇含笑的先挑了一个,拿着刀子兴冲冲的把瓜分开,里面黄色的瓜肉,咬在嘴里面,说不出的美味。

    就因为一个小小的哈密瓜,竟然乐成这样?司马翊无奈摇摇头,原来十间店铺还赶不上两筐水果,苏雨薇吃货的身份算是坐定了。

    现在哄苏雨薇的方法算是定下来了,也为以后苏雨薇多年变胖,埋下了一个引子,司马翊算是会做人来了,他知道苏雨薇最在乎的就是她的母亲祁氏。

    于是早早的就送了一筐的哈密瓜,到了苏府。现在祁氏也应该吃到了吧?他不知道自从大夫人柳氏失宠之后,苏家的财政在老夫人的允许之下,慢慢的转到了祁氏手中。

    而祁氏又被苏青坤宠爱着,一时间成为了府中最受尊敬的人,然而祁氏却没有恃宠而骄。怀着一对双生子还是来回张罗着,过年的事宜。

    对人也好,做事也赏罚分明,祁氏在下人们的心中就越发的崇高了,而另一边塞外战事却不乐观了,几个国家联合的军队和柳秦风连续交战二天一夜,最后是柳秦风死撑着,才将对方将将打退。

    没想到人家夜间突袭,一连灭了五百名战士,柳秦风听见了,怒不可遏,于是亲手将那些夜袭的人一一击毙,却受了重伤,就在所有军医束手无策之际,据说神医“气死阎王”却出手相助,这才起死回生,让柳秦风捡回来一条命。

    而“气死阎王”也留在了军营之中,苏雨薇听了话,就知道师兄是受到消息了,有师兄在,不光是医药方面的事情,恐怕出谋划策,也能帮着一点忙,毕竟他家师兄笔记上写到的,不光是医学方面的事情。

    苏雨薇这也算是帮着柳秦风一次了,虽然她不会忧国忧民,但若是国破了,她们的日子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安生了。

    而她的这些小动作,都被司马翊看在眼中,却不会多问,只不过听见柳秦风这个名字的时候,多了一份思量,总把柳秦风当做情敌似得。

    而从那之后,苏雨薇每一次叫他翊哥哥的时候,司马翊都会立刻纠正,目光柔柔的看着她,“叫夫君。”

    苏雨薇虽然觉得幼稚,但还是嘴角抽搐的叫了一声,司马翊才露出来了笑脸,倒是显得如同孩子一般。

    大年过后就是祭天的日子,在所有皇子忙活着不可开交的时候,苏雨薇乐的和司马翊对弈谈心,两个人约定好了,谁输了,就能问对方一个问题,苏雨薇听了之后虽然知道胜算不大,也点点头答应下来了。

    司马翊玩味的看着苏雨薇,抿嘴一笑,将一颗棋子落下,苏雨薇惊呼一声,最后无奈的将棋子一一的捡回去,“好吧,翊哥哥你说吧,你要问什么?”

    听着苏雨薇的话,司马翊再一次温柔的纠正,“要叫夫君,若说是想要问的事情,我倒是对娘子与我第一次见面的事情感兴趣。娘子难道不怕我?”

    苏雨薇知道司马翊指的是在村子里面的那一次,要说怕,还真是有一些后怕,毕竟对方的身份和地位苏雨薇都不知道,被司马翊杀掉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不过苏雨薇第六感告诉她,老天既然让她到了这里,就不会轻易的让她死在这,“怕,当然是怕的要死啦,只不过窝在强装镇定罢了,若是你要杀我,我即便是跪下来求饶,那你也不会饶了我的,对吧?”

    苏雨薇说着,吐吐舌头,那模样真是可爱至极,司马翊突然觉得喉咙有一些发痒,看着苏雨薇的眼神也变了变,变得有一些炽热。

    他强压住心中的躁火,不动声色的继续下棋,外面此时传来一些响动,原来是鹤戾从屋檐上面落下来的动静,怪了,这个时候鹤戾应该按照司马翊的吩咐,去难民地去派发衣物和吃的东西来着,虽然已经走了一些时间。

    怎么会这么早就回来了?难不成外面有什么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