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章 告一段落
    第二百二十章 告一段落

    司马珞看见苏雨薇面带愠色,也不敢惹她,只是干巴巴的笑了笑,“我只是开玩笑,开玩笑的,这个丫头凶巴巴的没有一点温柔,我怎么会讨去呢,二小姐你可不要误会啊,呵呵,呵呵……”

    原本是为了安抚苏雨薇才说的话,却在孙玲珑听来很刺耳,忍不住红了眼圈,小跑出去,就在经过司马珞的一刹那,司马珞看着小家伙红彤彤的眼神,就觉得心中刺痛,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找她,但是却愣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不明白他此时为何会感觉到心疼似得。

    苏雨薇看到这样场景,却收敛了眉眼,看了看司马珞轻声说道,“五皇子若是对我妹妹没有情谊,就不要让她误会什么,我身边的人,也不是轻易能让人欺辱去的,今日的事情小薇先谢谢五皇子了,但是以后五皇子还是少和我妹妹接触的好。”

    她句句铿锵有力,丝毫不把司马珞这个皇子看在眼中似得,气得司马珞立刻起身,都想要走,却被司马娇容拦下来了,她将事情听得明白,小薇的性子她是知道的,小五这么说话,一定惹她不快了,但是此时走岂不是显得他小孩子气了么?

    况且孙玲珑那个丫头,是真的惹人疼爱,若是给小五当做皇子妃也未尝不可,只不过小五的母妃地位太过尊贵,根本不会看得上孙玲珑这样没有背景的丫头。

    司马娇容一向不管宫中的事情,现在也不免为了小五头疼,这个弟弟一向也是和她亲近的,在外面花名虽然好听,说到底还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子罢了,现在难免手足无措。

    苏雨薇淡淡的看了一眼茶杯不说话,身边的素素早已经出去安慰孙玲珑了,看样子还是将玲珑送到公主府上,才是最好的选择啊,她长叹一口气,为了玲珑着想,也只能这么办了。

    于是她谢过了公主的美意,让鸳鸯给孙玲珑收拾了一下东西,明天亲自将孙玲珑送到府上去。

    司马娇容听了话,点点头,她知道今天苏雨薇已经很累了,也不便加打扰,于是打着司马珞起身离开侯爷府,司马珞临走之前还看了一眼孙玲珑红彤彤的眼睛,脚下却一动也动不了,司马娇容看见了只是轻声说道,“走吧。”

    司马珞听了话,点点头,眼神却随着孙玲珑的方向,一直不肯离开那个娇小的身影,两个人的马车很快就已经走远了,苏雨薇看了一眼躲在门后的小可怜,忍不住走过去摸摸她的小脑袋,“你真就这么舍不得五皇子?真是女大不中留,玲珑也春心大动了。”

    她说着,忍不住笑了出来,一边的素素也跟着说道,“看样子,小姐还是快一些给小小姐准备嫁妆吧,不然只怕小小姐等不及嫁妆就嫁人喽。”

    两个人连番的逗弄孙玲珑,让她原本带着泪花的一张笑脸,顿时羞得通红,却忍不住瘪瘪嘴,有一些丧气的说道,“人家可是五皇子,我……我配不上他的……”

    两个人地位悬殊,苏雨薇也是知道的,但是孙玲珑若是真的喜欢,她就算拼了所有,也要为她争取来,只不过要看时机罢了,今日来看五皇子不是对玲珑无意,却显得有一些别扭,让苏雨薇有一些弄不懂。

    她当然不知道,这位人称风流的五皇子,此时才是情窦初开,什么都不懂,所以才像一个愣头青一样,不懂得说话,惹得心上人哭了也不知道去哄。

    不过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结果就是苏家的两个小姐都送到了永安寺,二房的孙氏过来闹了一次,却被侍卫送了出来,郭氏对于庶女没有什么好感,也不想多管,但是碍于她和孙氏的关系比较好,也就多劝了几句。

    但是孙氏还是不肯罢休,接连几天依旧还在苏青坤的书房捣乱,夜夜如此苏青坤也不得不换一个地方休息一下,而这一日他正郁闷的坐在祁氏的房间里面,祁氏温柔的给他按摩着肩膀,顺便把新做好的衣裳送到苏青坤面前。

    看着那些绣工精致的衣裳,苏青坤有一些喜悦,“都是宁儿给我做的?”他的夫人和妾侍不少,但是能够为他亲手缝制衣裳的,就只有祁氏一个人,这样的心意他也如同珍宝。

    只听见祁氏温柔的笑了笑,“我的绣活不好,希望坤郎不要嫌弃的好。”她一声一句坤郎,让苏青坤心情愉悦,立刻试穿了几件,一边看着一边赞不绝口,就连之前的烦躁也消失不见了,每一件都如同贴身缝制的,找不出一点不好的地方,可见缝制衣裳的人多么的细心仔细。

    苏青坤心中一叹,握着祁氏的手,看着心爱的女人感慨万千,若是小薇能有她娘亲这样温顺善良就好了,也不会生出来这么多的事端。

    祁氏也从宋宇那边听说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原本宋宇也就轻描淡写,祁氏听着女儿没有受罚,也就放心了,没有多多过问,却不知道她眼前的这个夫君,曾经想要让她的女儿与死地。

    “坤郎还在为大小姐的事情发愁?你可有怪过小薇么?那个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她虽然脾气倔强,却是一个难得的好孩子,现在只不过是闹别扭罢了,坤郎你千万不要和她计较啊。”

    祁氏只能尽量的消除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隔阂,不管是为了苏雨薇,还是为了以后回来的晴山,她都要好好的稳住老爷,才能让他们母子不会再被欺负。

    想起来她们家晴山,小时候为了几文钱而起早贪黑的捡柴火,那个时候最小的三少爷和四少爷,也许还在吃着山珍海味,玩的不亦乐乎。

    他们小小的年龄可以在父亲怀中撒娇,而晴山呢?就连一个学堂也上不了,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其他孩子上学。

    他可是苏家嫡子啊,怎么能受到这样的屈辱呢?祁氏想到这些眼圈就红了一片,苏青坤看见了,忍不住怜爱的问着,“怎么了?宁儿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么?不妨和我说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