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一章 供认不讳
    第二百一十一章 供认不讳

    那个男人眼看着就已经撕破了衣裳,要往血肉里面抓,苏青坤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但是强忍着没有像一边的女眷一样,用手帕捂住口鼻,全身颤抖,只是觉得心中发慌,眼前这个看着男人惨象,却丝毫不动容的人真的是他的女儿么?

    此时苏雨薇面无表情,就如同一尊雕像,冷冰冰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如同看着一个死物,不,用该说是必死之物,全身散发着凛冽的寒意。

    大夫人眼看着男人已经将身上抓的鲜血淋淋的了,不管苏雨薇到底有没有和男人私通,她也不能让男人这么容易的死掉。

    “老爷,您看苏雨薇明明就是在死无对证,您怎么还能让这个孽障继续呢!若是让她一直下去,那个人必死无疑,何来的清白可言?”

    大夫人的一句话,引起来所有人的赞同,柳秦风已经忍受不住男人的惨象,走上前一步,严声制止道,“表妹,你和他毕竟有一段情谊,现在如此对待恋人,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不成你真的为了自己的安危,要将相恋的人置于死地,现在我柳秦风在场,就绝对不允许你这样做,你快交出解药来,否则我就回去请来二皇子殿下,让他来主持公道!”

    二皇子?苏雨薇抬眸,定定的看着他,眼前的男子风姿潇洒颇有大将之风,难得眉宇之间还有一丝天地浩气,只不过呆在苏雨琳的身边,现在已经被她所迷惑了,说什么也是不管用了。

    他们既然一口咬死了要让她死,她怎么能如他们所愿呢?她会让苏青坤来决定她的生死?笑话,这个世界上只有她自己能决定自己的生死,眼看着所谓父亲的男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放弃她,苏雨薇的心中早已经结成冰。

    苏青坤啊苏青坤,你不过是顾着侯爷府门面,苦苦守着前辈功勋的可怜虫罢了,如今为了侯府的脸面,却不分青红皂白的要她去死,呵呵,这可真是一个好父亲啊,若是苏雨琳做出今日的事情,是不是苏青坤会犹豫一下?或者有所不忍?

    说到底,她苏雨薇也不过是苏青坤,用来代替苏雨琳的一枚棋子,既然这样,今日的事情,就怪不得她了,自寻死路她难道还要放他一条生路?真是好玩。

    苏雨薇翘着嘴角,回眸一笑,眼中带着嘲笑,却对素素挥挥手,让素素给男人撒下解药,果然不到片刻时间,男人已经停止了抓挠,而是苦苦的求饶。

    那种药粉叫做心痒,光是名字就很有趣味,中毒之人,会觉得全身奇痒难耐只有不停的抓,抓到皮开肉绽才觉得舒服,也是只有得到解药之后,才感觉到身上的疼痛,此时男人已经疼的直不起腰来了,脸上那副惊恐的表情,更是让在场的人咋舌。

    可见那种药粉多么厉害,能让人如此的受尽折磨,即便是心狠手辣的大夫人,也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看着苏雨薇的眼神,变了变。

    苏雨薇环顾四周,满意的一笑,“你可有话要说?若是没有,我就继续伺候你吃了这个毒药,到时候,可是无药可解,你想清楚了么?”

    那个男人满头出了汗就是血,疼的脸上抽搐,却依旧不停的点头,“小人知道错了,小人认错,小人要说实话,小人原本是郊外的一个教书匠,前几天因为欠了赌债,所以被人收买,说是只要说苏府二小姐与小人有私情,就会给小人五百两子,并且将二小姐许配给我。”

    “小人才动了邪念,所以才……求小姐饶命啊,求小姐饶命啊……”他此时已经哭得满脸鼻涕,简直就是有辱斯文,这样的人还当教书匠,岂不是教坏了小孩儿?

    苏青坤脸色凝重,他看了一眼苏雨薇,然后看看男人,若是男人所说的是真的,那么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想要污蔑侯府的二小姐,未来的九皇子妃?

    他迅速的在脑海之中过了一遍,与他不和的那几个小人的名字,却终究一无所获,却听见大夫人说道,“老爷,怎么能听她一面之词呢?在重刑之下必出冤狱,难不成你就要这么放过苏雨薇?”

    这是恨不得她死啊……苏雨薇转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大夫人,却看见对方对视上她的眼神,却往后退了两步,似乎受到惊吓的模样,用手帕捂着眉眼。

    就这点胆量,还真不值得她出手,于是她低着头继续看着男人,“你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一遍,若是有半分不对,那你可要小心了。”

    男人颤颤巍巍的抬起头,嘴唇哆嗦了一下,他即使想要拿钱,心中也清楚的很,眼前的二小姐并不是养在深闺的名门闺秀,发起狠来,可是阎王还要可怕,若是他还一意孤行的想要陷害她,恐怕连命都没有了,此时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男人连连磕头。

    “侯爷,侯爷,饶了小人吧,小人一定说实话,小人其实有一个婆娘,每日都跟着小人,小人怎么会有时间和二小姐幽会呢,今天是之前说好了的,让我从后面进去,趁着二小姐院子没有人把守的时候,再混进院子的,与小人联系的,一直都是一个叫做雪娇的丫鬟。”

    “侯爷若是不相信,也可以叫雪娇出来对证!”男人说完之后,苏柳若却激动的上前一步,她身后的丫鬟正是雪娇,“怎么可能!你不要血口喷人!我院子里的雪娇一直都在我身边伺候,怎么会和你通讯消息,放你进来呢!”

    苏柳若长得娇弱惹人怜爱,此时发怒却依旧腰如摆柳,让人心生怜爱,苏青坤看了看二房的庶女,心中烦躁不已,果然,让二房的人进侯府就是一项错误的决定,二房的那几个人还是不省心,若不是此时他需要一个贤德的兄长的形象,来安抚远在边塞的二弟。

    他大可以不必理会二弟府上的女眷,任由她们在府中吃糠咽菜也好,总比在这丢人现眼要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