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九章 惊喜连连
    第二百零九章 惊喜连连

    此时,宋宇已经连打了男人十多个嘴巴子,男人原本清秀的脸,已经肿的老高了,此时看着也很滑稽,却让人笑不出来。

    大夫人看到这一幕,已经按耐不住了,当着她的面前打人?真是岂有此理,于是她对着一边站着的容嬷嬷使了一个眼色,容嬷嬷立刻心领神会。

    “你们这些奴才,还不快点将人压过来,都在那等着干什么呢?”这里是苏雨薇的院子,即使进来了小厮,也是都要看看苏雨薇的面子,苏雨薇饶有兴趣的看着容嬷嬷将人压过去。

    那个男人被揍得鼻青脸肿,惨不忍睹活脱脱像一只猪头,还是那种用烟熏好的猪头,男人似乎受了惊吓,全身颤抖的厉害。

    一边小厮看见了,也是鄙夷的暗骂一句,小白脸!

    这个词倒是贴切,男人看见大夫人却显得理直气壮的,口口声声的说着,“大夫人你要为我做主啊,小人是城外的教书匠,因为前几天苏小姐无意之间被在下所救,所以对在下心生爱慕,并且委身于我,之后小人才知道她是侯府小姐,也是夜夜来此和她幽会。”

    “没想到,今天小姐翻脸不认人,竟然让人将我打成这样,还让我有什么脸面见人,敢问侯爷府就是这么对待上门女婿的么?”

    男人眼眸滴溜溜的转着,嘴角带着狡黠,似乎正在偷笑似得,但是他低着头,脸又被打成了那样,所以没有人发觉,他有什么不妥的。

    大夫人听了男人的话,一阵高兴,却脸上显得威严,大声说道,“放肆!竟然敢和侯爷府的二小姐纠缠不清,好大的胆子!还有你,苏雨薇,你还不跪下!”

    听见大夫人的声音,苏雨薇登时冷笑不止,这是要坐实她的罪名?她扫视一眼周围的人,最后摇摇头。

    无奈的摊摊手,问道,“大夫人为何认定小薇和这个人私通?无凭无据,你怎么敢这么说,难道不知道小薇即将要嫁给九皇子,你这么做,置九皇子于何地?”她朗声问着,却将大夫人问到了。

    原本这些话应该是她说的,但是却被苏雨薇抢先了,弄得她哑口无言,却听见跪在地上的男人,大声说道,“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枉费我一片痴心,原来薇儿你是这种人,算是我看错了,但是今天可是你叫我来的,即使与我恩断义绝,也应该将我放出侯府吧。”

    男人声声绝望,好像苏雨薇真的是他的恋人一样,将一个被千金小姐玩弄的,可怜男人的角色,演绎的淋漓尽致,若不是苏雨薇是主角,她都想要给男人的表演叫好了。

    此时她却冷静的很,“你可有证据证明我与你熟识?”男人眼睛一转,嘴角带着笑意,虽然转瞬即逝,却被苏雨薇看的一清二楚。

    只看见男人从怀中掏出来一个杜鹃花的手帕,由容嬷嬷递到了大夫人身边,只听见男人期期艾艾的说着,“这是二小姐亲手绣的,是送给我的贴身之物,这个东西可以作证。”

    却不想,这一句自以为是的话说完之后,在场的人都尴尬的站在一边了,苏雨薇更是笑的花枝乱颤,揉着肚子,是在顾不了那么多了,诬陷她的那个人正是愚蠢之极,怎么会想到这么一个证据呢?

    “你说是我绣的?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你肯说实话,说不准我就放你一马,这个手帕当真是我绣的么?”

    男人眼中疑惑一闪而过,却没有听出来苏雨薇的言下之意,点点头大声说着,“当然是小姐亲手绣的,说是给我当做定情信物,难不成小姐你不承认?”

    还没等苏雨薇开口,素素早一步说道,“你这个等徒浪子,我家小姐自幼身体不好,所以没有学习过女红,你拿着这个杜鹃手帕,竟然大言不惭的说是我家小姐绣的?当真是不知死活!大夫人明鉴!您也是知道小姐不会针线活的。”

    素素说完之后,还没等大夫人说什么,苏柳若和苏语笑她们却忍不住嗤笑出声,“原来二姐姐还不会针线活呢,即便是嫁到了皇室之中,难不成想要给夫君做一个贴身荷包,也要假手于人?真是可笑。”

    “就是就是,即便不是二姐姐绣的,也许是身边的丫鬟绣的呢?算不得什么证据,二姐姐这么说实在是太牵强了,莫不如抵死不认账,只不过九皇子知道了不知道会如何想了。”

    苏雨薇打眼看了看手帕,这个手帕她的确有过,但是在款待二皇子的宴席上,早就不知道弄到哪去了,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她脑中飞速的想了一遍当时在场的人。

    却觉得不太对劲儿,哪里想到,一事不完又生一事,此时几个小厮捆绑着一个眼熟的丫鬟走过来,那个丫鬟一看见苏雨薇就跪下来,泣涕涟涟的磕头。

    “小姐饶命啊,小姐饶命啊,是奴婢不好,没有将皇上赏赐的金条换成金子,小姐饶过我吧!”

    大夫人听了话,心中又是一阵高兴,今天是怎么了一切都如她所愿,就不相信这个臭丫头还死不了!于是她冷哼一声,“容嬷嬷,你带着人去查看苏雨薇的库房,看看御赐的物品是不是少了?”

    容嬷嬷得意的看了一眼苏雨薇,带着一群家丁,兴冲冲的往仓库那边走去,苏雨薇让宋宇在一边跟着,千万别让那个老奴才拿走她的东西。

    此时她犹如困兽,四面楚歌真是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好日子,所有人都想在今天找她麻烦,不过既然这样,她就好好的和他们玩一下好了。

    苏雨琳此时拿着手帕,痛心疾首的走出来,看着苏雨薇,带着一种怜悯,眼泪汪汪的说着,“妹妹,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即使你从乡下来,想多买点城里的新鲜东西,也不能动用皇上赏赐的东西啊,那可是死罪!”

    说完,她轻声啼哭,好像在自责似得,却被柳秦风安抚着,“表妹你有什么错?你也有教导过二表妹,只可惜二表妹冥顽不灵罢了,不要将一切的罪责,揽到自己身上,做错事的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