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一章 请君入瓮
    第二百零一章 请君入瓮

    苏雨琳看着蕊儿走远了,冷哼一声,就如同平常一样的准备出门,反正外面有家丁跟着,少一个丫鬟也无妨,最重要是她最近的钱财用的差不多来了,现下只能跟之前一直仰慕她的大表哥借一些。

    但是她大表哥柳秦风却是一个好色之徒,若是让人看见她们两个私会,一定会有损她的名节,苏雨琳做事情谨小慎微,自从上一次的事情教训,她这次约柳秦风出来,也就是在粥棚后面的半山腰相见。

    那里人少,地处空旷,不会有人跟来的,她思索了一下,抚了抚头上的珠钗,双眼放着精光,即使不笑也是一个人人艳羡的美娇人。

    苏雨琳今日穿着一身月白的长裙,入冬之后就披上了白狐裘的斗篷,雪白的狐皮映衬着她雪白肌肤,冰肌玉骨也不过是如此吧。

    她先是去粥棚,做足样子,然后就吩咐丫鬟来弄,借着机会到了后山的半山腰,就看见远处一个披着黑色裘衣的男人,傲然而立。

    光看着背影就觉得非比寻常之人,柳秦风虽然名声不好,但是生的一张好相貌,就连苏雨琳这样爱慕荣华的女子,也是看见他忍不住脸红心跳。

    比起来二皇子,柳秦风的相貌更为出众,不过卫国公的嫡孙,永远赶不上皇子来的金贵,苏雨琳仰仗着一张好相貌,怎么会屈居的当一个臣子之妻呢,所以早早的断绝了对于柳秦风的心思。

    此时看见对方英伟不凡的背影,她也忍不住娇声唤了一句,“大表哥。”声音宛若黄鹂清脆之中带着丝丝温柔,更显得她娇弱无骨似得。

    柳秦风收到了苏雨琳的消息,心中欣喜不已,虽然市井谣传说是表妹不受女德,和男子苟且,但是凭他这么多年来和表妹相似,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他可清楚的呢,如仙子一般不然凡尘的女人,怎么会那么放荡呢。

    如今表妹相约,正好让他一叙衷肠,柳秦风虽然地位尊贵,难得看上一个女人,平日里在花间酒巷不过是逢场作戏,在他心中只有表妹一个人可以做他的妻子。

    柳秦风应声转身,星目剑眉之中存着浩然正气,让人很难联想到这样的人会沉迷酒色,苏雨琳娇滴滴的对他行礼,却被一双手臂搀扶起来,柳秦风低着头,轻声笑了笑。

    “表妹依旧风姿卓越啊……只不过眉间的一缕愁思,却让我有一些担忧,不知道表妹可可否告知与我,也让我帮帮你。”

    苏雨琳就知道,全天下的男人都抵挡不住她的美色,如今听见了表哥的话,也忍不住想起来当初被诬陷的那件事儿,明明侯爷府的家丁都已经被父亲除去,但是消息依旧传了出去,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为之,苏雨琳只是怨恨苏雨薇罢了。

    此时看见表哥,忍不住说道,“没事……表哥这么关心雨琳,雨琳真是……”她双眼含泪,美目在辗转之间仿佛快要落泪,柳秦风看着心疼,却不敢冒犯表妹,只能着急的问着,“表妹别哭,万事都有我呢,你这样若是旁人不知道,还以为表哥欺负你了呢。”

    他风雅不似一般凡俗之辈,苏雨琳心中荡漾,不由得一笑,“表哥就会打趣我,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最近我看灾民越来越多,自身的银子已经不够维持了,所以想请表哥帮我一下。”

    柳秦风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不过是银两罢了,这点小事根本不值一提,他们卫国公府中,皇上赏赐的银两就已经不计其数了,更何况他父亲是丞相大人的嫡长子,若不是祖太爷让他继承卫国公一脉,他也不会自小就在卫国公府,离着表妹十万八千里。

    就算是相思入骨也不能见一面,柳秦风不会不答应美人的要求,特别是他心爱的美人,他心中一动,想起来最近说的侯府大小姐,菩萨心肠救济灾民,这样的女子他一定要抢到手。

    柳秦风微微一笑,“这么点小事,只要表妹让人说一声就好,冰天雪地的要是冻着了,可是让我心疼了。”

    他一句句柔声细语,仿佛春雨一般,让人心中阵阵舒爽,苏雨琳原本紧蹙的眉眼,终于微微舒展开,却忍不住喃喃自语,“若不是妹妹,我也不会来找表哥了……”

    她说完之后,仿佛想起来自己说了什么,立刻惊讶的捂着唇,眼泪先连连落下,半晌才说道,“表哥,我刚刚什么都没说……”

    说完之后,她就转身低下头,仿佛想到害怕的事情似得,身子微微颤抖着,柳秦风倒是听的明白,不是说妹妹么?

    表妹的妹妹,只有两个庶女,平日里也算是温婉顺从,而……表妹所指的会是谁呢?柳秦风突然想起来,之前就听母亲提起来过,侯府的二夫人回来了,说不准是二夫人带回来的那个女娃欺负表妹了呢,表妹生的貌美心善,若是被蛮横的欺负了也不是不可能的。

    柳秦风忍不住握着苏雨琳的肩膀,焦急的问着,“表妹是不是后回来的那个女人欺负你?我听闻她是长在乡野之中的,想必也是一个粗俗不堪的女人,你说出来,表哥定不会饶了她。”

    苏雨琳背对着他,嘴角露出笑意,转瞬却依旧梨花带雨的回头,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苏雨琳拿手帕擦着眼角,咬着嘴唇娓娓说道,“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妹妹自小养在别的地方,刚刚回来,也是对陌生地方不熟悉,想着和父亲撒娇吧,但……但是却……”

    苏雨琳说着哽咽了一声,“但是,却因为当初是母亲让她出府养病的,一切都记恨着母亲,害的母亲被妹妹气得病倒数日,最近才好一些,哪里想到妹妹竟然还当面羞辱我,这些我都不过忍下来了,妹妹现在变本加厉在外面谣传,说我和……二皇子……呜呜呜。”

    她一边说着肩膀一边猛烈的哆嗦着,仿佛说不尽的委屈一起涌上心头,让她承受不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