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叫天不应
    第一百九十章 叫天不应

    苏雨薇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手上一边摸着腰间的千蜂散,一边娇笑着,“二皇子真会说笑,怎么现在还在吓唬小薇呢?”此时她却惊出一身冷汗,不为别的,她腰间的千蜂散,竟然不翼而飞了?

    这可怎么办?苏雨薇顾不得许多,低头四处看了看,却看见周围根本没有小瓶子,就在她背后起了一声冷汗之时,面前的男人狞笑着拿出来一个小瓷瓶,眼眸带着嘲弄,在苏雨薇眼前晃了晃,“苏二小姐想找的是这个?”

    他是什么时候!苏雨薇整个人都傻了,怎么会这样?之前计划好的一切,在男人眼前好想不值一提,而最糟糕的是她渐渐的察觉到,身体的力气一点点被人掏空,看来是她太轻敌了,现在才会处于劣势。

    她眼眸左右转了转,男人却自顾自的拿着药瓶,连连冷笑说道,“就这么一小瓶东西,浪费了我那么多杀手,苏小姐真是让我又恨又爱啊,果然是一等的制毒高手,若是平时,我也许会招纳你,可你偏偏是九弟的妻子,这可让我伤脑筋了。”

    他说着用手扶扶额头,看似很苦恼,却突然狞笑起来,漫布着血丝的双眼瞪圆,阴测测的说着,“我现在一点都不想杀你了,你这样的女孩儿,一般的死法太委屈了,若是你的名节被毁,你该怎么办?”

    司马玮的表情绝对不像是在说笑话,或者是在威胁苏雨薇,这个变态,原来就是他派人来杀她的,正当她好欺负,若是她不死,这个人渣她一定要亲手血刃!

    原本以为是皇子之间的斗争,但是此时苏雨薇已经恍然明白了,这一切都不想表情的那么简单,说不准司马玮早就和司马翊积怨很深了,现在拿她来羞辱司马翊,实在是再合适不过的了,这是苏雨薇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害怕。

    她真的怕了,如今孤立无援,即便是用力去跑也不过是徒劳无功,那么就只能拉长时间了,只有等到素素按说好的过来,她才有机会脱离险境,但是一想到素素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家,她的心又凉了半截。

    风吹过一片紫竹林,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司马玮惬意的张开怀抱,感受这风的清爽,转身看着苏雨薇,忍不住笑意更浓。

    “苏小姐不要多费心思了,我给你用的可是最顶级的毒粉,无色无味,你吸进去之后,不会有任何察觉,若不是顾忌你的本事,我还能省下来一大笔银子呢。”

    苏雨薇听闻之后却冷笑一声,难不成要谢谢他,给她用最贵重的毒粉么?此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恐怕是凶多吉少了,苏雨薇哭丧着脸,心中慌乱。

    却想起来之前,月光之下的那个人说过的话,说过要保她周全,为何现在都不见人影?“二皇子,既然知道我的手段,我们不如来一场交易如何?我帮你制毒,你将我放走,为难我这一女人,你没有任何好处,只能玷污你的名声而已。”

    司马玮听了话,上下打量苏雨薇一番,似乎已经心动了的样子,却还没等到她高兴,四司马玮却已经将她的腰带解开。

    他靠在她耳畔,兴奋的喘息着,“呵呵,没有好处?只要让九弟不痛快,这就是我最痛快的事了!你不必等着人来救你了,只有我们成其好事,苏侯爷才会过来,到时候我一定不留你,你觉得如何?”

    苏雨薇只觉得一阵疼痛,只看见司马玮已经将她按在地上了,他笑着抚摸着苏雨薇的脸颊,“嗤嗤,就这样的货色,真看不明白,九弟怎么会拼了病发也要护着你,若不是他,你现在已经不再了呢!”

    司马玮的话,犹如当头棒喝,让苏雨薇颤抖不已,当初救了她的人就是九哥哥?心中顿时又是酸又是喜,却又来不及管那么多,眼看着司马玮就要将她襦裙脱下来,苏雨薇努力保持镇定,冷笑一声,却一言不发的转过头。

    人都有好奇心,苏雨薇这一次就赌在这了,果然身上的人起来了,只看见男人面容扭曲,一点刚刚儒雅的模样都没有了,相比之前也都是一场伪装吧?

    “你笑什么?”他掐着苏雨薇的脖子,手指微微收拢,却没有真的用尽全力,等着苏雨薇脸色通红,才放开手,看着她,就像是看着一件玩物。

    “说!你笑什么!”

    她被他捏的才一点见阎王,好不容易喘上来气,咳嗽了几声,才说道,“我笑你是可怜之人,净做一些可怜之事,你母妃一定不照顾你吧?皇上也不曾关心过你,我说的可有错?”

    按照司马玮变态的性格来讲,苏雨薇首先怀疑的,就只有他身世哪一方面而已,却不想一猜就猜中了,司马玮呆滞了一会儿,却冷哼一声,“对了怎么样?错了又怎么样?我差一点上你的当了,小妮子倒是狡猾啊,你若是生做男子,我一定千金为聘,可惜了。”

    这一次的语气里面没有嘲讽,苏雨薇可以断定,这一句是男人发自肺腑的话,此时却毫无用处,男人意志力十分顽强,也不容易被她操控,即便是说了一些他的事情,他还能有条不絮的将她的外衣拉开。

    “原本想要撕开的,但是若是侯爷来了,看见衣裳是撕开的,你一定会说是我强了你,我也只能耐着性子慢慢来了,呵呵,你不必着急。这一段时间够我们享受的了。”

    说着,苏雨薇看着男人动作飞快的解开她的外衣,只觉得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屈辱冲进脑中,苏雨薇一遍遍的提醒自己,不要像一个小女孩儿一样只知道哭,现在一定要想办法出去!却只觉得胸前一凉,她被脱得只剩下最后一件肚兜了。

    怎么办?难不成她真的就要被眼前的变态……不!不行!她恍惚想到了鞋子里面还藏着一块锐利的铁片,心中涌起了一丝希望,只能一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