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九章 研究药物
    第一百五十九章 研究药物

    但是却忍不住说道,“回禀主子,那位小医生的性格有一些古怪,不告诉我们他的住处,就连接送这样的事情,也是约定好时间和地点,还告诉我不要让我派人跟随,真让人搞不懂。他说了等着明天的时候还会过来看望主子,现在鹤戾是在是无法将人叫来。”

    不让人跟随?这倒是有趣司马翊微微一笑,眼中带着一丝难掩的兴趣,这位小医生他是越来越有兴趣了,难不成身份神秘?

    既然这样,就只能等着那位神秘的小医生再来的时候,他再一探究竟吧。

    鹤戾站在一边,突然想起来昨晚影卫传来的消息,心想着现在说不知道妥当不妥当,于是抿着嘴侧立在一旁,却被司马翊看的一清二楚。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是不是在我睡着的时候,有什么消息?如实禀报!”他语气微重,鹤戾听见了不由得全身一颤,连忙禀告,“主子,昨晚……皇上让二皇子入住太子府,朝中现在传的沸沸扬扬,说二皇子即将成为太子……”

    连夜传进宫中?司马翊深邃的眸子看着鹤戾,嘴角抿紧,凭皇上的谋略此时让司马玮进宫,实在是失算,若是司马玮笼络人脉,以后想要处置就难办了。

    这一点不光是司马翊知道,就连鹤戾也知道,所以忍不住插嘴说道,“主子,鹤戾觉得是不是皇上因为您的缘故,才将二皇子召唤进宫的,皇上这样是说明心中惦记着主子……”

    他话还没说完,司马翊忍不住打断他的话,“住口!我不想听这些话,鹤戾你倒是长能耐了,就连我的喜好都忘记了?”

    他斜眼看着鹤戾,那种无情冷血之人,不管做再多的事情,也无法弥补对他的伤害,和对母妃的伤害,此时道貌岸然的为他着想,也不过是想要赎罪吧?

    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原谅那个男人的!这种眼神让鹤戾全身一颤,连忙下跪求饶,“主子,是鹤戾不对,请主子责罚!”

    司马克一直都是司马翊的逆鳞,是不能提及的话,就算是司马翊自个提起来父亲,也只不过说是皇上,两个人之间的隔阂十分深,这段怨恨,就连司马娇容也能以解决,只能两边说和,却这么多年都不见成效。

    而司马玮……呵呵,竟然趁着他蛊毒发作,想要一举将他逼入绝境?这个二皇兄真是小看他了,既然敢动小嫡女,那么他就不在陪着他打太极了,即使小嫡女不喜欢,也是他的人,他的人怎么容忍别人欺辱?

    现在就让司马玮先快活一阵,司马翊勾着嘴角,他最喜欢那种人从大喜跌落到大悲的感觉,他还等得起!

    司马翊看着鹤戾跪在地上,也觉得口气重了一些,于是说道,“你起来吧,小嫡女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

    鹤戾最近一直忙着司马翊的事情,没有功夫去查看苏二小姐的事儿,不过要是苏二小姐有事情,影卫一定会过来禀告的,所以他摇摇头说道,“苏二小姐回府之后,一直没有什么事情,想必受了惊吓吧,无大碍。”

    受惊吓?司马翊玩味一笑,当初小嫡女拿着害人性命的至毒之药,将眼前杀手秒杀的模样,他还是记得的,即便是当初蛊毒迸发,但是你脑海中的记忆却是很深刻。

    她若是受了惊吓才是笑话呢,罢了,说不准她又在忙活什么,他也不去多管了,只要司马玮不再打小嫡女的主意,他是不会限制她别的事情的。

    鹤戾看主子的情绪稳定下来,才松了一口气,以后关于皇上的事情,他还是不要插嘴比较好,帝王之家原本就比寻常人家少了几分温情,更何况现在的帝王司马克,曾经被兄弟骂作“无情无义无血无泪之人”。

    不管是对于主子的纵容,还是对于主子的保护,想必都是为了当年的那件事,而主子因为白贵妃的事情,永远都不可能原谅皇上的。

    生在帝王之家的荣耀人人羡慕,但是其中的心酸,又有几人能明白呢?鹤戾脑海晃过一个念头,连忙和司马翊禀告着,“主子,还有一件事儿,就在主子蛊毒发作的时候,有一个白衣人前来相助,他吹了一首曲子,主子您就平静下来,但是那个人转瞬就离开了,就连影卫也不能得知他的身份。”

    白衣人?司马翊眯着眼眸在脑海之中仔细回忆之前的事情,但是他结交的人之中并没有白衣衫擅长音律的,不管怎么说都是救他一命,日后若是有人前来寻求帮助,他也会尽心而为的。

    司马翊坐起来了一会儿,体力消耗殆尽,鹤戾连忙让小丫鬟端上来小医生留下来的汤药,司马翊不疑有他,喝了那碗药就安然入睡了。

    虽知道远在苏府的苏雨薇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苏雨薇拿着老人留下来的书籍,连夜翻开,越看越着迷,就连午饭都没有吃,急的祁氏和素素在她身边团团转,但是苏雨薇已经完全沉迷在那本书之中了,两个人束手无策,只能等着苏雨薇回过神儿来,再给她准备一些吃的。

    祁氏害怕苏雨薇饿到,让孙玲珑抱来两盘糕点,看着女儿一心专研的模样,就再没有说什么了,转身离开苏雨薇的实验室,唯恐打扰了女儿。

    而此时苏雨薇仿佛置身于书籍之中,那是从未有过的感觉,脑海之中萦绕着一些词句,仿佛一把钥匙,将她心中的困惑打开,这本书真是妙不可言。

    她连续看了一会儿,出了一身虚汗,却有神采奕奕的,根本看不出来是连夜看书的模样,事不宜迟,她连忙将绿牡丹抱进来,随便在药材库里面找了一些需要的药物,研磨成碎末。

    凭着对于书上知识的理解,苏雨薇对于男人的病症,已经有了就成把握,这只不过这一次对付的不是毒药而是蛊虫,药是死的,虫是活的。

    要是处理不当,或者计算失误,失败的概率也是百分之九十,苏雨薇额头上出了一层虚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