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最后对决
    第四十章 最后对决

    “周公子不希望小女子到最后一关?小女子可是蒙蒙撞撞,好不容易到最后的呢。还有一场比赛,希望周公子……绝对不要手下留情,免得别人以为我欺负你,呵呵。”

    苏雨薇看着周炳荣一副惊恐模样,十分出气,敢小看她?让他试试!

    很快就到了,宣布最后一场比赛题目的时候了。场上站着最有名望的制香大师李师傅,李师傅看着三位年轻人十分欣慰,他摸摸胡须打量下面的几位参赛者,除了经常被周一平带出来参加聚会的周炳荣之外,还有两个年纪较小的参赛者。

    一个是京都比较有名望的,天才少年制香师秦牧,另一个是不起眼的小女娃,叫做苏雨薇,李大师从前两场比赛看的出来,小女娃每一场比赛,都是刚刚比人优胜一筹。

    秦牧则是和周炳荣不相上下,亏得周炳荣的年纪比秦牧大一些,不然周炳荣还不一定能赢得了秦牧。

    苏雨薇转身看着娘亲欣喜的目光,她也十分开心的冲着他们笑了笑,孙玲珑用力挥动着小手,活泼的模样十分讨喜,素素和宋妈妈似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都激动的满脸通红,看着她的眼中,带着一种崇拜。

    宋宇应该还在茅房堵着吧?哈哈,她可告诉宋宇,让他雇用一些人站着茅坑不拉屎,一直到比赛结束,她到是要看看周大师怎么来当评委。

    李师傅在台上朗声说道:“三位参赛者,恭喜你们到了最后一场比赛,相信你们都是有能之辈,这一次比赛贵在大家互相研究,不再名词高低,切勿过于在乎啊。”

    这不就是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么,苏雨薇心中想着,看看左边叫做秦牧的少年,又看看周炳荣。

    台上李师傅继续顿了顿,环视一眼下面,“今天最后一场比赛题目就是——龙禧香!”什么!他说完之后,全场哗然,就连同一些比赛落选的参赛者,听见比赛题目之后都变得脸色苍白。

    龙禧香,竟然是龙禧香!那种香虽然名字同一,但是配置方式有成千上万中,只要每一次香粉的重量不一样,会是调配的火候不一样,都会出现不同的香味,而每一种香味都能让人轻易地辨别优品和次品。

    做得好,这种香味只要焚烧一个小颗粒,就足够让方圆百里都能闻得到,要是制作的不好,味道会显得十分庸俗,如同庸脂俗粉的味道,让人厌恶。

    观众席上面此时也议论纷纷,龙禧香现在只在宫廷中出现过,一般人家或者富贵人家都不敢用,这样名贵的东西,光是制作成功就能卖三万黄金,只不过,前提是需要制作成五品之上。

    当今场上的制香大师,拼尽全力就能达到五品的标准了,要让他们做龙禧香,真是有一些困难啊。

    李师傅仔细看着下面三位选手的表情,小姑娘刚刚露出一抹得意的笑,秦牧却一直皱眉,只有周炳荣,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就好像已经稳操胜券了似的。

    看见场上选手长时间不动弹,场下观众开始议论纷纷,素素也忍不住问孙玲珑,“二小姐,大小姐怎么不动呢?我看左边的公子已经开始做了,小姐是不是遇到什么意外了?”

    孙玲珑最近看药材书籍比较多,知道龙禧香是什么东西,还问过苏雨薇呢,当时她听着姐姐口若悬河的说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一句,“要是姐姐做的话,需要多长时间?”

    苏雨薇那个表情她永远都忘不了,那是十分自信的表情,苏雨薇告诉她,如果她做的话……只需要半柱香。

    孙玲珑现在会心一笑,比赛时间是一炷香,要是先做完会影响香料最好状态,随意时间拿捏的要准确。

    她现在一点都不担心姐姐了,祁氏坐在观众席上,看着女儿无双风姿,心中十分骄傲,她不相信女儿有什么不会做的,也许这个小丫头又想到什么古怪主意呢,她是倒是不担心女儿会输掉。

    过了一段时间,宋宇才匆匆回到观众席,此时苏雨薇刚刚开始配置药粉,孙玲珑捏着鼻子问着,“宋大哥,你身上什么味儿啊?好丑呢。”

    宋宇苦笑的看着台上,小姐啊小姐,她可把他坑苦了,在茅坑一呆就是半柱香,现在才回来却熏得一身味道。

    只见现在台上,剑拔弩张如同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周炳荣已经做完了,其次是秦牧,最后一个是苏雨薇。

    她抬手直接拿袖子擦擦汗水,才想起来这个样子不端庄,抬头冲着祁氏讨好的一笑,祁氏嗔笑的瞧着她,这个丫头,还是不要指望她端庄了。

    李师傅露出满意的笑容,三个人最大的不过二十多岁,能够制作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只要判定一下品级,就能定出来哪一个是冠军了。

    台上面正在判定,台下也没有安生。秦牧主动和苏雨薇打了声招呼,“在下秦牧,姑娘刚刚的手法在下看了一二,有一些不太明白,为什么姑娘要用小刀将龙母草切碎呢?那样不会改变香药的质量么?”

    秦牧真心诚意的向苏雨薇请教,还没等苏雨薇开口,周炳荣却冷冰冰的打岔,“她不过是一个小村姑而已,说不定是瞎弄的,你问她也没有用,还不如问我呢!”

    周炳荣嚣张的模样,让两个人都十分厌恶,而周炳荣他不在乎,他刚刚做出来的可是四品的香药,比起他父亲就差一品,这样的手法已经很少见了。

    这两个小鬼,大不了做一个二三品的,那就算是抬举他们了,他们啊还真不配。这次教训一下他们,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才是香药。

    周炳荣乐滋滋的抬头,对上台上周一平的目光,周一平脸色和神情都显得有一些微妙,周炳荣猛地看向两个小鬼,难不成其中出现了什么差错?

    或者……这两个小鬼做出了和他一样的香药?那怎么可能!

    周炳荣咬着牙,用纸扇当做狰狞的表情,这一次他一定要拿到第一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