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赌上名声
    第三十五章 赌上名声

    周一平咳嗽一声,故作镇定,懒洋洋的问了一句,“哦?要打赌?本大师为何要和你这个小丫头打赌?”宋宇看着周一平陷入了圈套,心中默默的为这位大师可怜,希望他不要太过分,不然小姐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苏雨薇不怒反笑,显得谦卑有理,“周大师先听听赌约,你一定会喜欢的。”她那从袖子里面拿出来一张纸条,被折的方方正正,看着像是写着什么字。

    “我们就赌雪肌膏的配方,还有我的名声。我相信,这一次我能拿到第一名,只要我输了,我就不再出现在香药界,但是,你要是输了呢?周大师?”

    周一平一拍桌子冷声大吼,“笑话!我为什么要你这张破烂的方子。”其实周一平从刚刚听见雪肌膏的作用,就十分想要这张秘方,这可是千两黄金啊!比起以前薄荷香膏更加值钱,只要大批量的做出来,他周一平就会成为香药界顶端的人!

    他心中不由得颤抖着,但便面上却用恼怒来掩盖,实则是怕苏雨薇看出来他的心意。

    苏雨薇抿嘴,显得没有什么兴致了,懒懒抬眸,带着一种了然的笑意,“周大师是怕了吧?呵呵,那就当晚辈没说过好了。”

    “笑话!赌就赌,要是你得了第一名,就是本大师输了,本大师就给你六千两银子,并且永远退出香药界。”周一平激动说着,手上也握紧了拳头。

    苏雨薇得逞的和宋宇对视一眼,宋宇了然的拿出来两张纸,拿过周大师的笔墨,苏雨薇洋洋洒洒写下来这一次的赌约,双方签字按了手印,这下子她才确定,猎物已经到手了。

    一式两份,交给周一平一份,她自己留下来一份,苏雨薇笑着像一只狐狸的伸出手,“大师,你应该把推荐信给我了吧,你要不给我我参加不了比赛,这个可就作废了。”

    原来是想着这件事!周一平原本还想为难她一下,但因为刚刚被利益冲昏了头,竟然忘记这件事,这个古怪的小村姑,竟然还妄想要拿第一名?

    周一平眼中轻蔑,看着苏雨薇也不由得仰着头,十分不情愿的拿出来一张举荐信,苏雨薇眼眸一亮,拿着举荐信开开心心的道谢,带着宋宇头也不回的离开周府。

    完成了这件事儿,苏雨薇拿着契约心中按耐不住开心,六千两!看样子这一次出来是对的,多长时间她才能赚上六千两啊,县里真是她的福地。

    宋宇带着她找了一家可靠的钱庄,她把这张契约和家里存着的银票存上,这才放心下来,这家钱庄起名叫做金福,历史久远,一时半会儿不会倒闭的。

    苏雨薇对它十分满意,荷包里就留下最近需要用的银子,六百多两,“应该用不完吧”她嘟囔着。

    离开钱庄,苏雨薇也不耽搁,带着宋宇就到了报名现场。她让宋宇把推荐信,交给坐在中央的老师傅,她坐下来行云流水的把名字和祖籍写下来。

    一旁小厮看她年纪轻轻的竟然有推荐信,心中默默敬佩起来,要知道这封推荐信,可不是一般人能给的,看来这位小姐十分了得。

    为首的老师傅也慈爱笑着,“人不可貌相啊,姑娘你原来就是制作薄荷香膏的人啊,小小年纪了不得啊。”

    老师傅每一句夸奖都是发自肺腑,对于香药界的新人,老师傅看着就觉得开心,这算是将香药界发扬光大。

    最近几年,香药界有才能,有天赋的年轻人少了很多,制香的人,除了要有天生敏锐的直觉,还要有一双能够熟练拿捏分量的巧手,最后还要有制作创新的天赋。

    跟随名师也是很重要,当今香药界几个老师傅,以京都的王师傅,还有北平的秋师父为首,要是这次出现一位新星,就能为他们争一口气。

    看着大赛上的年轻人,老师傅还是充满希望的,特别是刚刚的小丫头,老师傅总觉得,这个小丫头不平凡,但愿她能有还成绩吧!

    苏雨薇报了名,看着发给她的小册子,原来周一平也是这一次的发起人之一,怪不得一副了不得的模样,看样子这位周大师还有左右全局的能力?她笑了笑,难不成是要亲自出马?那……她也未必能输!

    苏雨薇现在彻底闲下来,她坐在天香楼最好的包间,让宋宇回去把娘亲和玲珑领来,今天她要请吃烤鸭。

    等人的时间最清闲,苏雨薇拿起随身携带的药书,翻了两页,觉得眼睛有点累,打开窗子远望外面。

    突然看见底下熙熙攘攘聚集了很多人,是发生什么事儿了么?苏雨薇和小二吩咐了一声,转身跑下楼。

    人群传来叹息声,苏雨薇挤开人群,看着地上放着一张棉被,上面躺着一个中年男人,旁边跪着的是他的妻子和女儿。

    此时女人已经骨瘦如柴了,她身上挂了一张“卖身救夫”的牌子,身边小女孩儿,看着和她差不多大,双颊饿的塌陷,显得十分可怜。

    女人泣不成声的哭喊着,“各位好心人,求你们救救我的夫君吧,我和女儿愿意为奴为婢!永远伺候你们。”

    苏雨薇本来不想要管闲事,但也蹲下身子,仔细观察男人面色,紧接着她用手摸住男人脉搏,摸了一会儿,却皱起眉头来。

    “大婶……我只能告诉你,你丈夫现在正在受苦,要是不想他再受折磨,还是让我给他顺顺气吧,但……顺气过后,他最多只能活一天,你愿意么?”

    女人听见这话,整个身子都垮了,坐在地上光是流着眼泪,就连哭泣的声音都发不出来,苏雨薇看着很不忍心,正想要安慰一下女人。

    女人突然跪地磕了头,她全身颤抖的哀嚎一声,“请……小姐,让我夫君不要痛苦吧,我愿意带着女儿永远伺候小姐,求求小姐了。”

    苏雨薇叹了口气,将袖子挽上来,“你放心,我会尽量试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