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疑云重重
    第二十八章 疑云重重

    看着乡亲们,有的已经从家中拿出来斧子和铁锹,张秀才眼底闪过恐慌,拉拉婆娘的袖子,就想要走,后面的两个大汉看着没有捞到好处,随手拿走两串外面晒的腊肉。

    将要走出门口就被苏雨薇叫住了,“你们休想从我家拿走任何一样东西!当然你不信你就拿走,我现在就去报官。”

    她说的,真的就是她所想的,他们还敢贪她家便宜?做梦吧。苏雨薇怒瞪着两个可恶的男人,两个大汉听着,也不管那么多,就想往外走。

    苏雨薇弯腰又捡起来两块石头,朝着他们后脑就是两下,大汉转身看模样是真的生气了,“死丫头你敢打我们!”

    苏雨薇微微一笑,“这么多邻居呢,谁看见我打你了?”众人十分默契的看着两个大汉冷笑,眼中都是瞧不起的神色。

    两个大汉最后将肉放下来,恶狠狠的瞪着苏雨薇,“你给我们等着!”说完话,就灰溜溜的跟着张家夫妻逃走了。

    苏雨薇拿起来肉,叹了口气,转身对着乡里乡亲鞠三个躬,“谢谢各位今天帮助我们娘俩,苏雨薇不会忘记各位的恩惠!”

    一群乡亲们都显得有一些不好意思,“苏丫头,你不用道谢,你帮我们那么多忙,这些都是应当的,你先收拾收拾院子吧,我们就先走了。”

    一群人该散的都散去了,祁氏带着苏雨薇,把院子里的东西规整了一下,看着女儿刚才挡在身前的英气模样,祁氏总是有些惋惜,女儿这样有本事,要生成男孩儿,以后一定大富大贵,封侯也不是不可能的,但偏偏是一个女孩儿。

    祁氏只愿以后的姑爷能是一个非凡之人,这样的人才能体恤女儿,照顾女儿,祁氏越想越觉得,女儿真是上天给她最大的恩赐。

    收拾好了,母女两人就进屋子准备做晚饭,傻丫正坐在床上,一拳头一拳头的打着面前的枕头,嘴里面念叨着,“不怪我,怪山山,怪……晴山……”

    苏雨薇原本没想听,但是这句话传到她耳朵里,让她全身一颤,怪……晴山?她立刻转身哄着傻丫,“你慢慢的告诉姐姐,要怪谁?”

    她眼神急切,倒是把傻丫吓了一跳,从床上光着脚跑到地上,手里面还抱着那个枕头,声音显得十分慌张,“怪晴山……怪晴山,苏……晴山。”

    苏晴山,她哥哥的名字,苏雨薇眼睛亮了起来,傻丫的事儿,之前听娘亲说过,半个多月前傻掉的,按时间算起来,就是哥哥出事的那几天,难不成傻丫是因为看见有人杀人,所以才变得痴痴傻傻的?

    那么说,这个傻丫有可能是证明哥哥清白,唯一的一个人证了。苏雨薇想要多问出来一些事情,傻丫却又不说话了,恢复了之前痴痴傻傻的模样,抱着枕头当娃娃哄着。

    不管苏雨薇怎么哄,傻丫都不再说话了,她吸了口气,这也算是天命吧,把唯一的证人送到她们家,不管用什么方法,她都要治好傻丫的病,即使现在她不能承办元凶,以后也要找机会把始作俑者抓出来。

    她暂时把这件事情瞒着祁氏,主要是害怕娘亲担忧,等到真相大白再告诉娘亲也好,省的娘亲提心吊胆的。

    苏雨薇一边吃完饭,一边不忘记抱着一本书籍翻看,祁氏看女儿不认真吃饭,忍不住说她几句,“好好吃饭,吃完了,你看到多晚娘亲都不管你好不好。”祁氏担心女儿身体,自从那次大病之后,女儿身体依旧瘦瘦的,吃饭还不好好吃,这怎么能行。

    苏雨薇对着祁氏撒娇的吐吐舌头,把书放在身后架子上,傻丫傻了之后连用筷子,都很困难,只能用勺子舀着吃,也吃得十分香。

    祁氏对她很怜爱,这几天给她做了几套衣服,完全是把她当成小女儿来养活着,苏雨薇对傻丫也很好,更多的就是想治好她的病,不管是为了哥哥还是为了傻丫她自己。

    一家人吃了饭,傻丫坐在床上唱着小小曲儿,祁氏在油灯下面绣着一件棉衣,看样子是给苏雨薇做的,苏雨薇此时还在抓紧时间研究治病方子,想来想去,想到了以前心理学的一个方法。

    只要把受到惊吓的人,带到她受惊吓的地方,就能让脑海中产生联想,从而将以前埋藏在大脑深处的记忆唤醒。

    算得上是一个以毒攻毒的方法,只是不知道对傻丫有没有用,她打定主意,明天去试试,晚上也利用空闲时间有多做了一些香膏。

    第二天一早,祁氏给她们做了几碗面条,里面是用肉末抄的鸡蛋酱,闻起来香吃起来更香,一家人吃了满满三大碗。

    今天祁氏被隔壁宋大嫂约出去了,说是东村大财主娶妻,去帮衬帮衬,还能得很多银子,苏雨薇挣的钱一直够她们花销,不过祁氏不忍心,一直让女儿承担家里经济负担,所以即使有了银子,她也没有一直享清福,一直做着女儿让做的小活。

    苏雨薇乐得祁氏出去看看,她吃完饭就带着傻丫到了后山,按哥哥的说法,那个人就死在放学回家的这条路上。

    傻丫一路上不说话,抱着枕头咬着手指,四处看看,似乎很新奇,苏雨薇领着她走,害怕她突然跑掉。

    按着苏雨薇的猜测,张秀才十分心疼孩子,一定会摆上水果祭奠的,两个人走了大半截路,依旧没看见祭拜过的痕迹,那不成是猜错了?

    她咬着牙继续往前走了一阵,果然不出她所料,没走过远,就在小路中央发现一盘子水果,旁边还有烧过纸钱的痕迹,应该是这里了。

    苏雨薇松了口气,转头看着傻丫已经躲在草丛里面,这个季节草木旺盛,她这样瘦小的姑娘家躲在里面,只要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她眼底浮现一丝犹豫,总是怕把傻丫病情更糟糕,苏雨薇拉近傻丫的手,看傻丫眼中涌出的不安和恐惧,不管了,现在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