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世家:嫡女医圣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重生
    第一章 重生

    “雨薇……雨薇……”

    陆薇薇隐约听见有人在说话,她好奇是谁,但是眼皮却沉得厉害,她几番挣扎,还是没有摆脱黑暗。

    忽然她的耳边响起轻柔的话语:“陆薇薇,以后你就是苏雨薇了,一定照顾好娘……还有哥哥,不要再让他们伤心了……”

    “你是谁?这是哪儿……”陆薇薇有些害怕,可是喉咙和眼睛一样不听使唤,她满腹疑问,同时也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道光芒。

    一股强大的意念进入她的大脑,一张张陌生或熟悉的脸交织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她猛然睁开眼,一个妇人正忧心忡忡的看着她。

    “大夫!大夫……”妇人见她转醒,先是一愣,随后叫道。

    问声而来的共有两人,一个老头还有一个少年。

    老头先是替她把脉,随后说道:“奇了,真是奇了,苏小姐的脉象开始缓和了,虽然身体还有些虚弱,但是已经没有大碍了。”

    少年听罢,脸上难掩欣喜神色:“娘,你听到了吗?大夫说妹妹她好了……她的病好了!”

    苏雨薇疲惫转头看去,她脑海中有一个声音清晰的告诉她——那个妇人是祁氏,也就是你的母亲;而那个少年叫苏晴山,是长你一岁的哥哥,他们是你最亲的人。

    苏雨薇点点头,关于他们的记忆也逐渐在脑海里清晰起来,眼前的两个人,确实是她的母亲还有哥哥。

    送走了大夫,苏晴山连忙倒了一碗水递给母亲,母亲则小心翼翼的将水喂给她怀里的苏雨薇喝。

    喉咙经过水的滋润终于变得不那么干涩,而她的大脑也逐渐清明起来——她陆薇薇,当代中药世家的重要传人,一场意外之后竟然重生在这个病重的少女身上,并且也继承了她的记忆,这……一时间她还是难以接受!

    身体恢复期间苏雨薇想了很多,脑海中最常出现的一个词语便是“昌平侯府”,每每想到这个词语,苏雨薇的心头都会涌上一股怒意。

    这个号称大周朝第一侯的昌平侯正是她的父亲,而她和哥哥虽然是嫡出,但父亲对他们并不重视,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母子三人住在侯府里时向来受人欺辱,从未有人当他们是主子,而七年前他们被赶出了侯府,唯一的生活依靠都失去了。

    她还记得住在侯府的日子里,侯府的主子和下人是如何欺辱母亲的,那个所谓的“父亲”对母亲向来视而不见,而母亲也从不敢争取什么,只能带着他们兄妹住在侯府最破旧的屋子里,过着潦倒的生活。

    更过分的是七年前侯府举办的庆典上,不仅不让他们三人参加,而且还嫌他们住在府上耗费开销,把他们赶出了侯府!

    呵!庆典斥资数千白银,侯府上下连眼睛都不眨,他们三口每月几百文的花销却成了“耗费开销”的借口!

    苏雨薇还清楚的记得,一个月前她的病情加重,可是母亲却拿不出钱供她看病,无奈之下去了侯府求助,换来的却是没有任何回应。

    呵……这个曾经的所谓的“家”,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死活!

    一点一滴的痛苦累积成为仇恨,这些苏雨薇都记在心里,几年前她还是个孩子,可是如今不同了,她从地狱归来,血液里的每个因子都烙印着“复仇”。

    昌平侯府,那是苏雨薇记忆里最冰冷地方,那个冷冰冰的地方欠她们太多东西,苏雨薇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她发誓!她要让这些欺她辱她凌她虐她的人连本带利偿还!那些她与娘,哥哥曾经遭受的痛苦,她都要让昌平侯府中每一个人都尝个便!“雨薇,你不舒服吗?”柔和的话语传进耳朵里,这让苏雨薇心绪稍微平静了一些,她转头,正好和母亲关切的目光对上了,顿时心里一酸,差一点就要哭出来了。

    “是不是难受了?娘让哥哥给你叫大夫?”母亲看她一脸难受,便显得有些着急。

    苏雨薇强忍着没有哭出来,摇着头说“没事”,随后起身靠在母亲的怀里,这种温暖的感觉是她前一世很难体验到的。

    母亲的神色稍微缓和,一边用手轻轻摩挲苏雨薇的背,一边说道:“怎么年龄越大,反而越爱撒娇了?雨薇,是娘对不起你,给不了你好的生活……”

    “娘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苏雨薇说道,虽然她还不确定自己究竟是陆薇薇还是苏雨薇,但是这种真实的亲情是她可以确定的,“雨薇反倒觉得是自己无能,保护不了娘。”

    母亲祁氏叹了口气,抱着女儿的手也愈发的紧了:“是娘的薇儿还小,娘别无所求,只希望你和小山能平平安安的。”

    苏雨薇抬头看了看祁氏,她也不过三十岁,眼角却已经有了清晰的纹路,还有两鬓的头发都隐约发白,这是生活的重担给祁氏带来的负担。

    这一切都让苏雨薇心疼。

    “娘。”苏雨薇用黑亮的眼睛看着母亲。

    “嗯?”

    “我们不会一直这样下去,生活……会越来越好的。”苏雨薇坚定的说道。

    “只要你们兄妹俩好,娘就满足了。”祁氏微微的笑了,牵动了眼角的纹路。

    苏雨薇有些心疼的抬手抚摸母亲的鬓角,这个女人为了保护她的孩子,在偌大的侯府里忍气吞声那么多年,她从来不求和这个府上的夫人太太一样享受荣华富贵,她只希望在侯府的庇佑下好好抚养她的两个孩子,可是那么大的侯府容不下她,也容不下她的孩子!

    苏雨薇忘不了七年前他们被赶出侯府的那个雨夜,他们苦苦哀求也无法换回父亲的转身,她忘不了这七年里母亲是怎样苦苦挣扎拉扯他们兄妹,更忘不了侯府的每一个人是怎样冷眼相待的!

    这口气,她苏雨薇咽不下去。

    “累了吗?不然再休息一会儿吧?”祁氏并不知道女儿心中所想,所以关切问道。

    “不躺了,女儿已经好了,不能再这样无所事事下去了。”陆薇薇的灵魂已经和苏雨薇的身体很好的契合了,接下来她要有所行动了,她一定会让母亲和哥哥过上好日子!欺辱他们的人付出代价!想着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这样的信念深深埋入她的心底。

    祁氏笑着点点头,但是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奇怪,自从女儿苏雨薇命悬一线熬过这一劫以后,她的性格和以前就已经不太一样了。

    不过祁氏已经觉得不重要了,只要苏雨薇好好的在她身边,这样就已经很让她开心了。

    “真的可以了?”祁氏还是有些不放心,问道。

    苏雨薇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她的心里有太多的担忧。

    祁氏为了他们一家三口能够生存,每天起早贪黑的做了太多工作,除了帮别人缝补衣服和浆洗衣服以外,还要每天早早地去山上砍柴,拿到集市上卖。

    可是这毕竟挣的都是小钱,家里有三张嘴等着吃饭,就算每天砍柴有哥哥晴山帮忙,但是也远远不够。

    “娘,雨薇她好一些了吗?”远远传来苏晴山的声音,一大早上就出去砍柴的他,直到晌午才回来。

    苏晴山一回来就迫不及待的关心妹妹,一看苏雨薇坐在床边,脸色也好了不少,苏晴山就很开心了,但是这个男孩子并不会表达自己的关心,只是挠了挠头,傻傻的笑了笑。

    晴山年长雨薇一岁,但是毕竟是同父同母,所以长相颇为相似,只是晴山的个子更高一些,皮肤因为经常日晒而有些黑,雨薇常年都卧病在床,除了皮肤颜色苍白以外,还有些瘦弱。

    “雨薇你饿了吧,我这就去给你拿粥喝。”苏晴山傻笑了一阵儿,随后想起来现在已经是吃饭的时间,于是赶紧跑出去端了一碗粥进屋。

    所谓的“粥”,在苏雨薇看起来不过是一碗清淡的米汤,甚至里面根本没有几粒米。

    早上吃粗面饼是为了有力气工作,中午随便对付些米汤,基本是以水充饥,晚上如果可以挺过来就尽量不吃……家里很少有改善的时候,除非是邻居街坊的发了善心偶尔塞给母亲一块玉米饼,不然他们的三餐几乎没有变化。

    家里的情况太糟糕了,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几乎是一贫如洗……苏雨薇看着碗里单薄的米汤,是时候该为家里做些什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