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513章 神灵对决
    曾几何时,自己也曾向梦冰琳这样,深深的爱过一个男人,双方也曾向眼前的这对年轻的恋人一样,山盟海誓,永不分离。

    当自己像梦冰琳这样,被神教的高层逼迫着嫁给别的男人的时候,那个男子,也曾像眼前的这个少年一样,只身一人,杀进魔神山脉之中,浴血搏杀,希望可以救走,帮助自己摆脱命运的束缚。

    但最终命运之神,却没有像眷顾眼前这对年轻的恋人那样,眷顾他们。

    为了保全那个男子,她最终不得不向命运妥协,而这也成了她心目中,一生都无法愈合的伤痕。

    就在这时,凤莲心见到有一道身影朝她走了过来,而这道人影不是别人,正是柳风。

    柳风来到凤莲心的身边,望了她一眼后,开口道“莲心跟我离开吧”!

    凤莲心深深的望了一眼柳风,当年的少年早已不再年轻,岁月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了,一道道痕迹,与沧桑。

    只是岁月虽然改变了他的容颜,却没有办法改变双目之中的那份深情。

    他望向自己目光中的那份神情,与百年之前相比,没有任何的变化。

    此刻凤莲心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了,百年前柳风一人单剑冲进魔神山脉中浴血搏杀的场景。

    两行泪珠从她面纱后的脸颊上滑落。

    片刻之后凤莲心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你走吧,我不可以和你离开”!

    听了凤莲心话后,柳风的身子微微一震后,咬牙道“你还在怪我当年,没能保护好你,将你从魔神山脉中带出去吗”?

    凤莲心摇头道“不,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当年你已经尽力了,只是有些事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再去试图改变了,这或许就是你我的命,我们认命吧”!

    说完之后,凤莲心不敢在面对眼前的这个男子,转身离去。

    但是就在这时,柳风猛地一咬牙,伸出双手来,揽过凤莲心的柳腰,将她搂进怀中,轻声道“当年我没能保护好你,都向命运选择了妥协,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用自己的全部余生来呵护你,无论是谁都不能够再将我们分开”。

    说完之后,柳风不等凤莲心说话,就抱着她化作一道遁光,消失在了天空的云端之中。

    魔神山脉之下,陆飞赵金与狄男等人,依旧带领着各自的手下,在与魔神教的教众进行厮杀。

    见到柳风化作一道遁光消失在云端之后,赵金开口道“这家伙,我们的战斗还没结束呢,他居然就跑了”!

    陆飞道“这家伙,出现在魔神山脉的,说是要帮助我们冥皇殿下,夺回魔神教圣女,可我看,他是想要,趁着本族攻打魔神教的时候,将凤莲心,从魔神教的手中,夺回去,他这那是为了我们冥皇殿下,分明是为了他自己吗”!

    狄男冷笑了一声后,开口道“趁火打劫捡便宜的家伙”!

    梦家山峰之上的众人也同样是被,柳风的这一举动给吓了一大跳。

    “靠,不是吧柳风居然真的把凤莲心给抱走了”!

    “嘻嘻,凤莲心可是赵家家主的老婆,你们快看赵家家主的脸色都变了”!

    “柳风与冥皇剑一鸣真不愧是,做过一段时间名义上的师徒,冥皇剑一鸣的行为,就已经够霸道了,柳风居然要比冥皇剑一鸣还要霸道”!

    “这么说的话,赵家的家族岂不是要比,夏启还要惨了,毕竟夏启也只是被剑一鸣,给抢走了未过门的未婚妻而已,而赵家的家主,却连已经过门的老婆,都被人给抢走了”!

    听到这些议论声后,夏启的心中生出了无边的怒火,全身都微微的颤抖了起来,作为天人族与天人帝国皇室年轻一代中,最杰出的一位小辈,从小到大,无论走到那里,那都是倍受别人的尊崇,可如今在他大婚的这一日,他的准新娘居然当着他与众人的面,与冥皇剑一鸣抱在一起接吻。

    这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有比这更加耻辱的事情了。

    夏启指着,剑一鸣道“剑一鸣,等女皇出关之后,是不会放过你的”!<b

    r />

    剑一鸣转过身来望了一眼夏启后,双目之中,闪过一道厉芒,冷笑道“你还有心事管我,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冥族修士听令,将这里的天人族与天人帝国的修士一个不剩的统统杀掉”!

    “是“!

    山峰之上的冥族修士,应了一声之后,全都从腰间拔出了兵刃。

    “山峰之上的天人族,与天人帝国的皇室成员,与修士,闻言神情上全都露出了一股浓浓的恐惧之色”!

    “住手”!就在这时旁边一直没有吭声的,夏迎雪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望着剑一鸣道“剑一鸣如果你今日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带梦冰琳离开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朝廷与其它的更放势力不会为难你”!

    “但是在场的这些皇室与朝廷的成员,全部都是皇室与朝廷中的要员,你如果杀了他们的话,女皇出关之后,是不会放过你的”!

    “离开吧,日后不要在对朝廷和其它的势力滥开杀戒了”!

    剑一鸣朝兰雨蝶望了一眼之后,发现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她的修为,就从之前的归一境界,精进到了,半步天劫期的五层“!

    看样子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她从梦冰琳的那里应该获得了不少好处。

    剑一鸣望着兰雨蝶道“刚刚我已经说了,在场的人,无论是谁只要是天人族,与天人帝国的成员,都得死,就凭你也想要来阻拦我”!

    听了剑一鸣的话后,兰雨蝶紧紧的咬着牙齿,猛然从腰间拔出了兵刃,咬牙道“想要杀害朝廷与天人族的成员的话,就得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剑一鸣冷声道“好,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话落之后,剑一鸣身上属于天劫后期修士独有的庞大气息,猛然从身上释放了出来,朝着兰雨蝶压迫了过去。

    兰雨蝶就只有半步天劫期,五层的修为而已,如何能够抵御得了,这股庞大的气息。

    只见兰雨蝶张口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后,身子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猛地向后倒飞了出去,最后重重的跌倒在地面上。

    剑一鸣随即从腰间拔出长剑,朝着兰雨蝶一剑劈了过去。

    一年前,在兰月帝国这个女子背叛自己的时候,剑一鸣就已经告诉过她,再次见面的时候,两人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敌。

    今日剑一鸣就要先来斩了她,然后再去灭她全族,让她知道,胆敢背叛自己的代价“!

    “不要,一鸣不要”!

    梦冰琳开口急忙劝阻,她不希望剑一鸣会做日后后悔的事情。

    但剑一鸣却并没有听梦冰琳的劝告,一副不取兰雨蝶性命誓不摆休的样子。

    望着正在挥剑,朝着自己刺来的剑一鸣,兰雨蝶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然后做出了一个闭目等死的动作。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白心心从腰间抽出了长剑,然后挡在了兰雨蝶的身前。

    “铛”!的一声,白心心挥剑将那致命的一剑挡了下来,但兰雨蝶胸口也被长剑所释放出来的剑气所伤。

    殷红的鲜血将兰雨蝶胸前的衣衫,都给染成了血红色。

    可以说刚刚白心心出剑的时间,哪怕晚了半刻的话,兰雨蝶此刻都已经死在了剑一鸣的剑下。

    白心心将兰雨蝶挡在身后后,望着剑一鸣沉声道“剑一鸣,你还是之前我认识的那个,为了人族大体而可以不顾一切,自我牺牲的剑一鸣吗”?

    “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你暗杀皇亲国戚,残杀朝廷大员,屠戮朝廷亿万兵士,推行顺我者生逆我者亡的政策,将整个神州大陆搅得血雨腥风”。

    “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你,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不过我也并没有觉得什么,毕竟冥族与朝廷和天人族之间本就是相互敌对的势力,朝廷与帝国的人马,是你的敌人,站在你的立场上来说,你要杀他们,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甚至就在刚刚你带领,冥族的大军,进攻魔神山脉的时候,我也同样没有觉得,你做错了什么,普天之下皆知你与梦冰琳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你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逼迫着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这也并非不可以理解”。

    “不过纵然如此,我还是要告诉你的是,你今日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过分了,兰雨蝶可是你的发妻”。

    “当初在你还十分的弱小,孤苦无助的时候,是她陪伴在你的身边,对你不离不弃,而如今你居然要杀,与你同生死共患难的发妻,你还是个男人吗”?

    剑一鸣冷声道“记得当初,我在休书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她既然选择了站在夏迎雪那边,再次见面的话我们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了,我与她之间早就已经恩断义绝了,既然这样又何来发妻之说”!

    剑一鸣没说一句话,兰雨蝶的心中,就会心痛一分。

    白心心咬牙道“既然这样,那我是女皇身边的女官,你是不是也想要连我一起杀呢”?

    剑一鸣点头道“当然,在场之人,只要是天人族与天人帝国的人马,无论是谁统统都要死,你也不例外”!

    “杀”!

    剑一鸣的话落下之后,梦家山脉主峰之上的冥族高层,纷纷拔出兵刃朝着在场的天人族与天人帝国的修士,攻杀过去。

    “啊”!

    惨叫声四起,山脉之上,朝廷与天人族的修士一个接一个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疯了”!白心心一边挥剑低于冥族修士的进攻,一边咬牙怒骂了一句。

    眼见着山脉之上,那些朝廷与皇室的要员,一个接一个的倒在血泊中。

    兰雨蝶猛地一咬牙后,从身上取出了一枚玉珠一样的器具。

    兰雨蝶将这枚玉竹捏碎之后,玉珠内的一团光芒,迅速的冲到半空之中,然后消失不见。

    紧接着整个天空中突然阴暗了下来,一道绝美的虚影在天空中凝聚而成,从虚影中传出的强大气息,使得方圆千里之内的修士都感到难以承受。

    山脉之中正在交手的无论是人类修士,还是妖兽,此刻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甚至就在与夏家,六大神魂期长老交手的,阿茶与鲲吾等人,在这股气息的压迫下,都只能罢手。

    而这道虚影不是别人,正是女皇夏迎雪。

    此刻的夏启胸口,被冥族的高层,刺了一剑,但却并没有死,望着天空之上的女皇虚影,夏启的神情上,露出了一丝大喜之色,只要女皇肯现身,那么今日他不仅可以夺回属于他的一切。

    冥皇剑一鸣与冥族的其他修士,也必将会葬身魔神山脉。

    望着山峰上那横七竖八倒在血泊中的皇室成员,与朝廷要员的尸体,夏迎雪冷声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杀了这么多朝廷与皇室的要员”!

    在那股神灵气息的压迫下,剑一鸣的额头同样是渗出了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但表情上却没有任何的忌惮之色,望着夏迎雪冷声道“我不仅要杀他们,我还要杀你,总有一日我要将你们天人族整个连根拔起”!

    “狂妄”!夏迎雪冷喝了一声。

    “天水仙子”!剑一鸣轻唤了一声之后,在他的身后突然浮现出了一个漆黑的通道,紧接着一个长有一头水绿色长发的,绝色女子从通道之中走了出来。

    望着天空中女皇夏迎雪的虚影后,绿发女子的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伸出一根纤细的玉指来,冲着天空轻轻一点后,顿时那些压迫在冥族修士身上的恐怖气息全都消失不见。

    此刻夏迎雪自然也觉察到了,绿发女子的存在,当她察觉到,绿发女子身上那股神灵独有的气息之后,双目之中浮现出一股凝重之色。

    一双玉手做了一个古怪的法诀之后,一层淡黄色的光幕陡然从半空之中,倾斜而下,朝着绿发女子压迫而去。

    而绿发女子的眼中,则毫不示弱,伸出芊芊玉指来,冲着半空轻轻一点之后,一层绿色的光幕从地面上浮现而出,朝着半空中的那道淡黄色的光幕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