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494章 以一敌四
    这道声音正是穆灵的。

    剑一鸣闻言立刻朝着梦家山脉驶去,作为一个传承万年的古老宗门,魔神教是由十多个中古世家组成的,每一个世家在魔神教中,都占据有一条山脉,这些山脉在魔神山脉中,是最好的灵脉”。

    梦家自然也不例外,剑一鸣来到梦家山脉之后,猛然将自己身上那股天劫后期修士,独有的气息,释放了出来。

    然后望着脚下的梦家山脉道:“在下剑一鸣,梦家高层立刻出来见我”。

    梦家之中,那些正在进行寻常修炼的梦家子弟,突然感觉到一股庞大的气息从天而降,在这股气息的压迫下,许多梦家子弟直接栽倒在了地面上,动弹不得。

    “什么人”!

    “什么人”!

    这里所发生的变故,顿时惊动的梦家的高层,在数名天劫期修士的带领下,近百位的半步天劫期修士,从下方的山脉下冲了出来,将剑一鸣团团包围。

    就在这时魔神教的其他高层,也赶到了这里。

    梦家中一名老者望着剑一鸣道:”你是何人“?

    剑一鸣冷冷的道:”冥族剑一鸣“!

    ”什么他就是剑一鸣,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周围的那些梦家之人,顿时一阵骚动,显然他们也听说过,剑一鸣的名字与事迹“!

    ”剑一鸣,我梦家与你素无交往,今日你为何要擅闯我梦家“?

    剑一鸣冷声道:“明知故问,我今日来的目的,是为了冰琳,我要带她离开”!

    “这不可能”!

    梦冰琳的父亲梦无敌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望着,剑一鸣道:“冰琳已经与夏启王子,定下了婚约,下个月就要在魔神山脉之中,举行双休大典了,所以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你是何人”?剑一鸣朝梦无敌望了一眼之后问道。

    梦无敌道:”本尊,乃是冰琳的生父,梦无敌“!

    剑一鸣开口道:”原来你是冰琳的生父啊,既然这样,那我告诉你,冰琳她早就已经是我的人了,所以你还是不要想着让她嫁给别人了“!

    “你胡说........”!

    梦无敌与那些梦家的人,在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一个个全都脸色大变。

    就在这时,另一道声音,从旁边的人群中传了出来:“你想要让梦师妹与夏启王子解除婚约的话,也可以,不过这桩婚事是我们教主,与女皇夏迎雪他们两个共同的决定,所以你如果有什么意义的话,还是去找他们商议吧”!

    剑一鸣顺着声音望了一眼之后,发现开口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熟人”,魔神教的少教主月恒。

    月恒从人群中,走出来,朝剑一鸣望了一眼,当他发现剑一鸣的修为已经进阶到了,天劫期后,脸色顿时微微一变,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回来。

    剑一鸣朝月恒望了一眼后,开口道:“你想要拿他们来压我,我告诉你,没用的,月恒我们也已经交手了多回了,你应该清楚,我既然敢来,就绝对有万全的把握”!

    听了剑一鸣的话后,月恒表情上的笑容缓缓的凝固了,开口道:“那好啊,既然这样,梦师妹现在就在下方的山脉之中,你现在去将她带走啊”!

    剑一鸣没有理会月恒,而是冲着下方的山脉大声道:“冰琳,你放心当初对你的承诺,我没有忘记,下月初一,我一定亲自到魔神山脉来,带你离开,没人可以强迫你不愿意做的事情”

    。

    剑一鸣的声音在下方的山脉中,远远的传荡开来。

    梦冰琳此刻被梦家的人,囚禁在一处密室之中,听到了剑一鸣的话后,两行清泪从她的脸颊上滑落,口中喃喃的道:“够了剑一鸣能够听到,你的这句话,我就很满足了,下月初一,无论你兑不兑现自己当初的承诺,我都不会怪你的”。

    梦冰琳知道,这件事是魔神教,与天人帝国这两大高层的共同决定,剑一鸣的势力就算再怎么恐怖,也很难同时对抗这两个超级势力。

    但是她不怪剑一鸣今日能够听到剑一鸣的这句话,她就是死也无憾了。

    在距离梦家山脉的不远处,圣女宫的副宫主凤莲心,正与赵欣欣站在一座山峰之上,望着不远处的所发生的一切,她的双目之中浮现出了一丝伤感,对旁边的赵欣欣道:“看到了吗,又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与当年的柳风是何等的相像”。

    赵欣欣道:“母亲大人,你不是从小就告诉我说,作为一个女子来说,能够遇到一个全心全意对待自己的人,才是最重要的吗,既然这样梦师妹,能够遇到剑一鸣,此生又有何憾呢”!

    听了赵欣欣的话后,凤莲心的心中生出了一丝悲哀,她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了,百年之前一个年轻的身影,只身杀进魔神山脉中,浴血搏杀的一幕,而当年的这一幕,又要再次上演。

    剑一鸣安抚完梦冰琳后,就欲离开,梦冰琳的父亲,梦无敌见到剑一鸣要离开之后,脸色顿时一变,对梦家的四大长老道:“四位长老,剑一鸣是冰琳的心魔,如果他不死的话,冰琳是不会死心的”!

    “站住梦家山脉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四位白衣老者,将剑一鸣的路给堵上,拦住了他。

    这四位白衣老者正是梦家的四大长老,全都都有天阶后期的可怕神通,除了一人之外,其余三人分别是靠着主修灵魂力,剑道与炼体术修炼至天劫期的。

    剑一鸣道:望着梦家的四大长老,开口道:“你们想怎样”?

    梦家四大长老中,为首的一人开口道:“既然来了,就留下吧”!

    “住手”!就在这时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天而降。

    而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圣女宫的宫主穆灵。

    穆灵望着梦家的四位长老道:“剑一鸣此次只是到访,梦家山脉,你们就要将对方留下,也未免有些太霸道了吧”?

    见到穆灵庇护剑一鸣,梦家的四位长老,全都面露难色。

    就在这时,人群中的月恒开口道:“穆宫主难道你想要庇护,我们神教的敌人吗”?

    “你说什么”?听了月恒的话后,穆灵的双目之中,浮现出一丝危险的目光。

    而月恒却全然不在意,开口道:“难道不是吗,且不说,剑一鸣刚刚的擅闯我们神教之罪,就拿之前,他潜入我们神教之中,窃取我们神教秘法,泄露我们神教的情报,以及数年前,在仙宗谷中,他勾结血玉与万虎等人,大肆屠杀本教的修士,与弟子,单凭这几点,我们神教就绝不会放过他”。

    “而你现在却要庇护他,这是何意”?

    梦家四大长老中的一位长老也开口道:“不错,剑一鸣的身上背负着,我们神教的众多血债,这样吧我们也不是不给穆宫主你面子,只要剑一鸣能接我们十招的话,我们就不在为难他,放他离开”。

    听了梦家长老的话后,穆灵顿时被气的乐了,梦家的四大长老,全都是修炼了几百年的老怪物,现在他们四个联起手来,对付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年轻

    人,居然还说给自己面子。

    穆灵正欲说些什么的时候,剑一鸣却已经抢先开口道:“既然梦家的四位长老,这么想要与我切磋,那我就成全他们”。

    听了剑一鸣的话后,梦家的四大长老的表情上,全都露出了喜色,他们刚刚的那番话,表面上看起来,是在给穆灵面子,但其实那根本就是一种投机取巧的说法而已。

    他们四个全都拥有天劫后期的修为,在联手之下,剑一鸣根本不可能在他们的手下支持够十招,也就是说他们从来就没有打算给剑一鸣留下任何的活路。

    穆灵闻言只能推开,此刻穆灵的一双素手,紧紧的握在一起,虽然她的心中知道剑一鸣与两百年前的冥皇是同一人,但无论剑一鸣的前世如何的辉煌,那毕竟已经是前世的事情。

    有关于剑一鸣的今生,她详细调查过,在剑一鸣十四岁的时候,还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弱少年,也就是说,剑一鸣的今生,也就刚刚修炼了数年而已,他如何能够应付的了,四个已经修炼了数百年的老怪物。

    直到剑一鸣身上,那不弱于天劫后期的气息释放出来之后,穆灵才在心中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毕竟在以往的任何境界中,剑一鸣都是给人一种同阶无敌的印象。

    如今剑一鸣的修为,既然已经达到了,天劫后期,那么面对梦家的四大长老,应该也有一战之力。

    在觉察到了剑一鸣拥有不弱于他们的修为之后,梦家四大长老的表情上,也收起了轻蔑之意。

    那位主修炼体术的梦家长老,开口道:“老夫先来会会你”!

    说完之后,那位老者的双臂之上,浮现出了一层金光,朝着剑一鸣攻了过去。

    剑一鸣的脸上毫无任何的畏惧之色,双臂之中在传出了一阵龙吟象鸣之声后,以双臂进行回击。

    “轰”!的一声两人的手臂撞击在一起之后,那为老者的口中,顿时发出了一声痛呼声。

    双臂之上的金芒散去之后,列出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人们甚至看来了里面,已经断裂的臂骨。

    向后倒退了几步之后,跌倒在了地面之上。

    “好臂力,就是不知你在灵魂上的造诣如何”?

    话落之后,梦家剩下三位长老中,主修灵魂力的那位老者,将自己庞大的灵魂力释放出来,朝着剑一鸣席卷而去。

    这位老者的灵魂力十分的强大,一旦被他的灵魂力伤到的话,就很有可能会变成疯子傻子,甚至有丧命的危险。

    但剑一鸣的表情上却没有任何的恐惧之色,修为进阶到,天劫期后,他已经可以单独的施展出不弱于自身灵魂力,甚至是比自身修为更加强大的灵魂力。

    剑一鸣将自己的灵魂了释放出来之后,朝着那位梦家长老,迎了上去。

    两股灵魂力,在半空中碰撞在一起之后,在半空中形成了一道道的祁涟,在僵持了片刻之后,那名梦家的长老,七窍之中就陡然流出了殷红的鲜血,从半空之中,跌落下去之后,双手包头痛苦的挣扎了起来。

    剩下的那两位梦家长老,见到剑一鸣瞬间就击败了,梦家四大长老中的两人之后,其中的一人举起手掌,就欲做些什么,但是就在这时,剑一鸣一个瞬移之后,就来到了他的身旁,那名梦家长老,见状大吃一惊,伸手就朝腰间的兵刃拔出。

    但是他的手掌还没来得及拔出腰间的兵刃,剑一鸣就已经一脚揣在了他的胸膛上,那位梦家的长老在张口吐出了一大口鲜血之后,从半空中跌落了下去。,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