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428章 又见兰雨蝶
    听到茶梁拿这件事来做文章,剑一鸣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道:“在你们的眼中,难道这也算是罪过”?

    茶梁道:“如果你仅仅只是在私底下去私会了魔神教的圣女的话,这样的罪过还并不算太大,可我却听说,你在私会她的过程中

    ,将本族的冥皇玺都遗落在了对方那里”。

    “冥皇玺是何物,我想你的心中,应该比别人更加的清楚,冥皇玺是本族历代族长世代相传之物,有冥皇玺在手的话,就相当于

    冥王阿茶大人亲自在此,可以随意调动本族的一切力量,魔神教这些年来与我们冥族之间,属于绝对的敌对势力,如果对方拿

    到冥皇玺的话,就可以随意调动本族的一切力量”。

    “给本族带来灾难性的后果,阿茶大人将冥皇玺交给你,是想要你可以利用冥皇玺,为本族的发展做贡献,绝不是要你为本族带

    来灾难的,现在你犯下了如此大错难道不该去承受那百日掏心之刑,以死谢罪吗”?

    因为与剑一鸣之间有杀子之仇,所以茶梁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情绪有些失控,仿佛剑一鸣所犯下的错误,已经给冥族带来的巨

    大的灾难,到了非死不可的地步一样。

    一旁的茶岽在听说了这件事之后,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昨天晚上当他们接到剑一鸣对茶王府下手的消息之后,就立刻马不停

    蹄的赶到了这里,在过去百余年的时间里,茶家对茶王府投入了无数的心血与精力,茶王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关系到,

    茶家未来的兴衰存亡。

    任何敢打茶王府主意的人,茶家都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剑一鸣竟然敢去剿灭了茶王府,单凭这点剑一鸣就非死不可。

    他们在来的路上,正在盘算着要如何对付剑一鸣的时候,茶君就派人来通知,昨天晚上剑一鸣与魔神教圣女梦冰琳之间发生的

    事情,于是他们决定借题发挥,将这件事的恶劣程度,最大程度的发挥,借机将剑一鸣推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不远处镇字军营地的角落处,茶君与茶颜站在一起,同样是注视着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见到茶兵的父亲茶梁,将剑一鸣的“罪行”揭露出来之后,茶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虽然梦冰琳事后,将冥皇玺主动的归还了回来,并没有给冥族造成什么损失,但茶梁与茶岽根本就不提这个,他们就是接着这

    件事可能会给冥族带来多大的损失来发挥,为了就是将剑一鸣推向万劫不复的死地。

    他们决不允许这样一个,与茶家为敌的家伙,活在世上,更不允许这样一个将来可能会威胁到茶家在冥族地位的家伙,继续存

    在。

    周围所有的人,都望着剑一鸣,想要看看他想要怎样来回答茶梁与茶岽的问题。

    但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剑一鸣并没有回答茶梁与茶岽的问题。

    只见剑一鸣在听了茶梁的话之后,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屑与冷笑,紧接着猛然从腰间拔出了五龙剑,猛然朝着茶梁的脖颈,

    一剑斩了过去。

    由于事发突然,茶梁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的反应,只见到一道剑光在自己的眼前,一闪而过之后,下一刻他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

    噗哧!茶梁的脑袋被斩断之后,一股血柱陡然从他脖颈的伤口处,喷射而出,溅了旁边的茶岽一身。

    但这还没完,剑一鸣一剑斩了茶梁之后,又挥剑朝着旁边的茶岽一剑斩了过去。

    茶岽见状,急忙伸出手朝腰间的兵刃抓去,不过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他的手刚刚碰到腰间兵刃的剑柄,还没来得及拔出来

    ,就被剑一鸣给一剑斩断了头颅,喷射而出的鲜血,溅了剑一鸣一身。

    不过这一切还没完,茶梁与茶岽的头颅被斩断之后,数团魂灵从茶梁与茶岽的尸身中飞出,朝着远处激射而去。

    不过对于这些剑一鸣早有准备,魂灵刚刚从他们的体内飞出,剑一鸣的袖口一挥之后,数道剑芒从他的袖口中飞出,直接打到

    了那数道魂灵之上,直接将那几道魂灵给打散。

    刚刚还不可一世的茶岽与茶梁在转眼之间,就落了个身首异处,魂飞魄散的结局。

    原本若论修为的话,茶梁与茶岽分别有归一初期,与归一中期的修为,其境界要远胜剑一鸣的分灵初期。

    若是正面交手的话,剑一鸣想要击败他们的话,那绝对需要费上好到的一番力气,甚至于能不能够取胜都还是未知数。

    但是奈何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剑一鸣突然发难,因为他们毫无防备,再加上距离太近,所以直接在剑一鸣的剑下身首异处

    ,被打散了魂灵。

    茶岽与茶梁滚落在地面上的头颅,双目睁得老大,与王管事,和李婆婆一样,他们致死都不敢相信,剑一鸣敢去直接出手杀他

    们。

    “五叔梁伯伯”!

    不远处的茶君见到剑一鸣竟敢出手去杀了,茶梁与茶岽之后,口中顿时发出了一声悲呼。

    此刻周围的其他人也同样是看的是,目瞪口呆,他们同样不敢相信,剑一鸣竟然敢直接出手去杀害,茶梁与茶岽。

    要知道,之前剑一鸣虽然出手杀了茶王府的上千名茶家嫡系,与骨干人员,甚至于就连那两位为茶家服务了数百年的王管事,

    与抚育了幼年时期几位茶家家主的李婆婆都死在了剑一鸣的手上,但是所有的人,都认为剑一鸣在面对茶梁与茶岽的时候,绝

    不敢像对待其他人那样放肆“。

    之前茶王府的那些上千名茶家的嫡系,与骨干人员,和王管事与李婆婆他们在茶家的地位虽然不低,但是与冥王阿茶她本人并

    没有,多大的感情,在冥王阿茶的心中,也没有多少份量。

    但是茶梁与茶岽就不同了,茶梁与茶岽不仅是茶家之中最重要的几位嫡系存在。

    他们与冥王阿茶之间的私交也是很好的。

    茶梁就不用说了,他是冥王阿茶的一位堂弟,茶岽更是茶家的几位现任家主之一,与冥王阿茶更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弟。

    他们与冥王阿茶不仅是,同一辈的人物,与冥王阿茶之间更是有这十分深厚的感情,在冥王阿茶心目中的分量还要远在,茶君

    与茶颜之上。

    众所众知茶君与茶颜作为,冥王阿茶比较喜爱的两位小辈,都可以被封为茶家的下人家主继承人,与冥族的圣女。

    那么可想而知作为与冥王阿茶同辈,与同父同母的茶梁和茶君他们在冥王阿茶心目中的地位,一定更加的重要。

    谁要是敢动他们一下的话,就算别的茶家人,不会和他拼命,就算是冥王阿茶她本人也是绝对不会放过对方的。

    更何况这件事也确实是剑一鸣有错在先,所以在众人看来,在茶梁与茶岽的质问下,剑一鸣除了收敛与认错之外,根本就没有

    第二条路可走。

    岂料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在茶梁与茶岽的质问下,剑一鸣非但没有丝毫的收敛与认错,反而直接拔出剑来,将质问他的

    人给斩了。

    从昨天茶王府的千余人,与王管事和李婆婆,在到今天的茶梁与茶岽等人,不管是谁,只要敢碍到他的事,和站在他的对立面

    ,其结果就只有死路一条。

    昨天他将冥皇玺亮出来之后,茶家的少家主茶君与冥族圣女茶颜是向他臣服了,如果当时茶君与茶颜没有向他臣服,而是继续

    站在他的对立面的话,茶君与茶颜很有可能会像茶梁与茶岽一样落个身首异处的结局,甚至连魂灵都被剑一鸣给打算。

    剑一鸣的狠辣与果断,让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感到了心惊,不过人们在心境的同时,心中有不由的冒出了一个疑问,那就是无论

    是昨天被剑一鸣,杀掉的那些茶王府的修士,与王管事和李婆婆,还是今天被剑一鸣杀害的茶梁与茶岽。

    那在茶家可绝对都是当仁不让的嫡系,与重要存在。

    剑一鸣就这样肆无忌惮的杀害茶家的嫡系,与重要存在,难道他就不怕时候冥王阿茶会来找他清算总账吗?

    镇字军营地中的茶君见到剑一鸣居然杀害了,茶梁与茶岽之后,当即就欲不顾一切的拔出腰间的兵刃,然后冲出营地去和剑一

    鸣拼了。

    但却被一旁的茶颜给死死的拉住,茶君向茶颜望了一眼之后,茶颜正在向他不停的摇头。

    因为茶颜的心中很清楚,住宅在这里的数万镇字军修士,全都听命于剑一鸣,如果现在茶君贸然的冲出去和剑一鸣开战的话,

    最终遭殃的只能是他。

    茶君此刻也明白如果自己在营地之前,与剑一鸣翻脸的话,那就只能害了自己。

    于是他强行将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下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用就只能他与茶颜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剑一鸣总有

    一天我也要将你的头颅取下来,然后将你的魂灵打散,以此来及我五叔梁伯伯,以及我们茶家其他惨死在你手中族人的在天之

    灵”。

    而剑一鸣却没有理会周围人群那震惊的目光,剑一鸣将五龙剑重新插回剑鞘之后,擦拭了一下身上的鲜血,然后望着茶梁与茶

    岽的尸体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年来茶兵与茶王府那些家伙的所作所为,其实都是受了你们的幕后指使”!

    “原本我也没想要这么快的就来清算你们,但是你们自己既然非要找死,那我就来和你们清算一下总账”!

    剑一鸣的话刚一落下,另一道清冷的声音,就突然在他耳边响起:“既然你的帐算完了,那么接下来,是不是也该来算一下我们

    的我们之间的帐了”?

    听到这道声音之后,剑一鸣的心中顿时一震,心中暗道了一声不妙。

    果然当他转过身之后,发现在他的身后,有一名身着白衣面容冷艳的女子,手持一柄长剑,正在用一双冰冷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

    而这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曾经与他定下过婚约,兰月帝国的七公主兰雨蝶。

    虽然心中对兰雨蝶的突然出现,感到有些震惊,但是剑一鸣却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面具之后,的嘴唇轻启的道:“姑娘我不明

    白你在说些什么,什么帐”?

    兰雨蝶的表情上,露出一丝凄惨的笑容,对剑一鸣道:“我说的什么,你的心中很清楚,摘下你的面具”。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