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422章 残酷的刑罚
    听了燕回的话之后,剑一鸣在心中叹息了一声,他的心中很清楚,燕回之所以会向他的师尊泄露情报,那可能也是有他的苦衷

    。

    自古以来忠孝两难全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不过这并不代表,剑一鸣就可以因此而原谅他。

    情报是关于一个族体兴衰荣辱,甚至是生死存亡的大事,这次燕回泄露的只是冥族内部的事情,如果是在与其它势力交战的敏

    感时刻,有人将那种比较重要的情报,泄露给了敌对势力的话,那势必会对整个冥族都造成巨大的损失。

    所以自己此次纵然知道燕回有自身不得已的苦衷,也同样要以最严厉的方法惩处他,不然的话,日后一旦冥族的修士,一旦有

    些什么苦衷,就随意泄露冥族的情报的话,那势必会对整个冥族的生死存亡,都产生十分巨大的威胁。

    想要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的话,那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严厉的手段,惩处那些犯下过错误的修士,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使得

    其他的修士,不敢在轻易的冒犯。

    剑一鸣冲旁边的熊心道:“去取一柄我们冥族修士用来的制裁的短剑来”!

    “是”!

    熊心应了一声之后,就转身离去了。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燕回的脸色微微一变,但随即又叹了一口气。

    不仅之后,熊心提着一柄,特制的短剑,来到了剑一鸣的身前。

    剑一鸣从熊心的手中接过短剑,扔到燕回的身前之后,开口道:“根据本族族规,泄露机密情报者,应当处以什么样的刑罚你心

    中应该很清楚吧”!

    燕回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之后道:“我无话可说”。

    说完之后,燕回将自己的上身的衣服脱下之后,然后从地面上,抓起短剑之后,一剑扎进自己的腹部之后,在自己的腹部横着

    划了一剑,接着又在自己的腹部上竖着划了一剑。

    燕回的腹部顿时被划开了,一个巨大的十字口子,然后燕回强忍者剧痛,用手顺着腹部上的十字伤口伸进了,腹部之中,不久

    之后,当他的手掌从腹部中伸出来的时候,掌心中竟然握着一颗正在咚咚跳动心脏。

    “百日掏心之刑,燕回竟然被处以了百日掏心之行”!

    见到燕回用短剑,将自己的腹部划开,然后将自己的心掏出来之后,周围的许多修士的脸上全都露出了不忍之色。

    在场的一些冥族修士,表情上更是露出了浓浓的恐惧之色。

    梦冰琳此刻带着面纱,身着一身白色的衣裙,与魔神教圣女宫的其她一众修士,站在人群中,她那绝色的容颜使得周围的许多

    年轻的修士,都忍不住将目光望了过来。

    不过梦冰琳对于周围那些炙热的目光,视若无睹,当她见到燕回居然自己将自己的心掏出来之后,黛眉同样是忍不住微微一皱

    ,对旁边的另一名圣女宫的女修开口问道:“无霜什么事百日掏心之行啊”!

    那名叫做无霜的圣女宫女修,此刻同样是眉头紧皱,似乎对于眼前这血腥的一幕十分的不习惯。

    对梦冰琳道:“圣女殿下,这是冥族两大酷刑之一的百日掏心之刑”!

    “百日掏心之刑”?听了无霜的话之后,梦冰琳的眉头不由的微微一皱,显然她对于这所谓的百日掏心之刑,并不是十分的了解

    。

    那名叫做无霜的女子点头道:“不错,冥族之中有许多酷刑,而最惨无人道的分别是人彘,与百日掏心这两道刑罚“。

    “这两道刑罚怎么了”?梦冰琳问道。

    无霜道:“人彘之刑,师侄将人的修为废掉之后,将人的四肢砍掉,挖掉双目,割掉耳鼻,拔掉舌头与毛发,在灌下可以令人身

    体慢慢腐烂的药浆之后,在将受刑之人的脸皮与身体的表层肌肤扒掉,然后撒上盐巴和辣椒粉”。

    “或者是扔进带有水蛭的水缸当中,令受刑之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刑罚实在是太残酷了”?

    作为魔神教的圣女,梦冰琳从小到大那种血腥的场面,也没少见过,但是在听了这种惨无人道的刑罚之后,眉头同样是不由的

    皱了皱。

    无霜开口道:“不错,人彘这种刑罚就已经够残酷了,而百日掏心刑罚的残酷程度,则一点也不亚于人彘这套刑罚“。

    “百日掏心,又是怎样一套刑罚呢“!梦冰琳问道。

    无霜朝不远处,那正在痛苦的将自己的内脏,从自己体内一件一件掏出来的燕回之后,开口道:“所谓的百日掏心,是指修士利

    用短剑,将自己的腹部十字划开,然后自己将自己的心肝,五脏等内脏,一件一件的掏出来”。

    “那种短剑是冥族特制的,修士在用短剑,将自己的腹部划开的时候,短剑之上蕴含的力量,还会腐蚀掉修士的魂灵与分灵,让

    修士的修为尽失”。

    “由于修士的体质要远比一般的修士,强大的多,所以即便在修为尽失,与五脏全都被取出的情况下,他们依旧可以僵持很长的

    一段时间,受刑之人往往要蒸腾百余天之后,才会一名误会,所以这门刑罚也就被取名为百日掏心之刑”。

    “在冥族之中,如果有修士给冥族造成了什么巨大的损失,或者是犯下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的话,男子要接受百日掏心之刑,

    女子则要接受人彘之刑”。

    “什么砍头,什么车裂,什么凌迟之刑,在这两种刑罚面前那都是微不足道,甚至是仁慈的”。

    “好残酷啊”!听了无霜的话之后,梦冰琳的眉头不由的微微一皱,内心生出了一股寒意。

    无霜道:“是啊,因为这两种刑罚,受刑之人需要承受的痛苦,太过的浓烈,所以他们身边的亲信之人,为了让他们少承受一些

    痛苦,通常会在他们承受了第一波的刑罚之后,就出手了解他们的性命,以此来让他们可以少受一些痛苦”。

    茶王府的府门前,燕回将自己的心肝等五脏,一件一件的从自己的体内掏出,放在地面上之后,最终倒在了地面之上。

    此刻的他虽然修为,已经在短剑之中那股特殊能量的腐蚀之下,彻底的消散,体内的五脏也被取了出来。

    但是因为燕回是一位分灵中期的修士,体质要远比一般的凡人强大的多,所以纵然此刻他的修为已经尽失,**也受到了致命

    的创伤,但是却并没有立刻死去,倒在地面上痛苦的抽出着。

    四周的冥族修士,在见到燕回那惨烈的结局之后,许多人的表情上都不由的露出了一丝恐惧之色。

    将他们的表情看在眼里之后,剑一鸣明白自己所采取的措施,已经有效的威慑住了在场,镇字军与冥族的其他修士,日后如果

    再有谁再想要做对冥族不利的消息,或者是泄露冥族的情报的话,就要三思而后行了。

    剑一鸣朝燕回望了一眼,见到燕回已经活不成了之后,下令道:“撤退”!

    镇字军的数万修士,在听到了剑一鸣的命令之后,这才在陆飞赵金与熊心等人的带领下,开始从茶王府撤离。

    镇字军撤离了,却在茶王府,与茶王府的周围留下了上千具身首异处的尸身。

    在镇字军撤离之后,一名年轻的女子来到了,燕回的身边,这名女子的年纪与燕回相仿,大约二十岁左右,手持一柄长剑,修

    为要比燕回稍逊一筹,但是同样也达到了分灵初期的境界。

    这名女子与燕回之间似乎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一样,望着正在地面上痛苦挣扎的燕回,她的双目之中闪过一丝痛苦与哀伤之色

    。

    对燕回道:“原谅我,我也是不想看你,在继续伤心下去”!

    听了女孩的话之后,燕回嘴巴微动的轻声嘀咕了几句,虽然因为伤势过重的缘故,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但是他望向女孩的嘴

    角处,则露出了一丝笑容。

    女孩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下一刻女孩猛然拔出了手中的长剑,割破了燕回的喉咙。

    燕回在轻轻的抽搐了几下之后,就没了气息,女孩的做法对于正在遭受,外人难以想象非人折磨的燕回来说,也未必不是一种

    解脱。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之后,剑一鸣叹息了一声,他知道自己的做法对于,燕回与那个女孩来说太残酷了一些,但是他的身上系着

    冥族亿万族人的生死存亡,对于处在他这种位置的人,来说有些时候那是不得不狠下心来的。

    熊心这时候对剑一鸣道:“统领,我们接下来要在那里驻扎”?

    剑一鸣回道:“明天小千界的通道就要开启了,传令下去,就让队伍,在位于小千界通道入口处,最近的一片区域驻扎下来吧”

    !

    熊心应了一声之后,就带着队伍朝着小千界入口的地方驶去。

    见到这里的好戏结束了,周围的人群,也纷纷开始散去,但是当他带领着队伍,从一众魔神教修士的旁边路过的时候,耳边却

    突然传来了一道传音。

    剑一鸣顺着传音望了一眼之后,发现蒙蔽了正站在不远处的人群中,向自己眨眼睛。

    剑一鸣见状,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忙碌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深夜降临值周,所有的人都在谈论白天发生的一切,虽然这一切看似已经结束了。

    但是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事情的刚刚开始而已,茶家这些年来在冥族的骄横跋扈是所有人都

    有目共睹的。

    茶王府更是被茶家当作命根子一样来看待,而今天剑一鸣不仅清剿了茶王府,更是将府中上千名茶家的嫡系与骨干人员,全都

    给杀戮一空。

    以茶家那飞扬跋扈的作风,此事他们焉能善罢甘休,所有的人都已经猜想的到了,接下来茶家必定会对剑一鸣,与今日参与此

    事的人,展开猛烈的反击,真正的“暴风雨”还在后面等待着。

    但是剑一鸣却全然没有在意这些,趁着夜幕的降临,剑一鸣此刻正在朝距离镇字军,大帐不远处的魔神教营帐走去。

    因为明天进入小千界的入口就要开启了,因为入口就在这附近的一片区域,所以绝大多数的势力与修士,都将营地驻扎在了这

    里。

    所以镇字军的营帐,距离魔神教的营帐其实也并不遥远,剑一鸣从储物袋中取出魔神教的制服换上之后,就轻而易举的潜入了

    魔神教的营帐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