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418章 王管事与李婆婆
    如果不是赵家的赵长老,与少主宫的李执事临时替代他们进入了万部仙宫之中的话,他与赵欣欣恐怕早就已经死在了剑一鸣等

    人的手中。

    对于月恒那一向瑕疵必报的性格,此事他如何能够善罢甘休,不过作为魔神教的少教主,月恒自然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

    虽然此刻他的心中生出的滔天的怒火与杀意,但是他却没有将这股情绪流漏出来,而是对那名少主宫的修士微微一笑道:“现在

    谁都知道,进入小千界的通道,马上就要开启了,他出现在这里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名少主宫的修士,对月恒道:“可是,那家伙现在率领冥族镇字军的数万修士,包围了茶王府,并且放出话说,要将茶王府夷

    为平地”。

    什么听了这名少主宫修士的话之后,月恒的脸色终于微微一变。

    冥族的故土在南域大陆,魔神教的总舵则在西域大陆,两个紧邻的超级势力,平日里自然少不了许多的摩擦与冲突。

    而茶王府不仅掌管着,西域大陆西南区域的情报机构,更是执掌者西域大陆与魔神教,接壤边境区域,数万里的重要区域。

    所以为了拉拢茶王府,在过去百余年的时间里,魔神教可没少花力气,甚至于魔神教的教主,不惜在数年前,将魔神教九大圣

    女之一的兰诺,嫁给了茶王府府主茶梁的儿子茶兵,为了就是可以将茶王府统治的数万里战略要地,纳入魔神教的统治区域内

    。

    当然如果茶兵,能够靠着魔神教对其的支持,在将来成为冥族的冥王继承人的话,日后魔神教就有机会将整个冥族,与冥族所

    掌控的势力,都变作魔神教的附庸势力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但是如果让剑一鸣,将整个茶王府都给清除掉的话,那么魔神教在过去百余年来苦心经营的一切,恐怕就要真的全都白费了。

    但是在思考了片刻之后,月恒又对那名魔神教少主宫的修士道:“放心,剑一鸣他是不敢动,茶王府的“?

    ”嗯“?

    听了月恒的话之后,不止是那名少主宫的修士,就连在场的其它一众魔神教的高层,脸上也全都露出了,疑惑之色。

    将在场的一众魔神教高层,的神色看在眼中之后,月恒开口道:”茶王府,屹立在南域大陆的西南区域,已经有上百年的时间了

    ,它的背后不仅有茶君与茶颜,更是有着整个茶家做靠山,所以想要扳倒茶王府的话,就凭他区区一个剑一鸣还不够分量。

    等到月恒带领一众魔神教的高层,感到茶王府附近的时候,整个茶王府已经被八方势力的修士们给围的是里三层,外三层。

    因为当初在万部仙宫的时候,剑一鸣曾经斩杀了,包括邪宗魔神教朝廷与血饮山在内,大批势力的精锐修士,所以此刻人群中

    许多修士望向剑一鸣的目光都充满了不善。

    一些人更是握紧了手中的兵刃,如果不是剑一鸣的身边有数万镇字军的修士正在严阵以待的警惕着四周的话,说不定这些修士

    ,早就已经冲上去和剑一鸣动起手来了。

    不过对于这些剑一鸣倒是没有怎么在意,依旧在与茶兵与茶王府的一众修士对峙着。

    月恒身边的一名少主宫修士,对月恒道:“少教主,你真的可以确定剑一鸣真的不敢对茶王府下手吗”?

    月恒微微一笑道:“绝对不敢”!

    那名魔神教的高层,在盯着月恒望了好一阵之后,才迟疑的道:“少教主,这些年来教主与神教的高层,为了笼络住茶王府这颗

    棋子,不知道投入了多少心血,这颗棋子一旦被拔掉的话,我们神教在过去百余年间,所投入的一切精力,将全部化作泡影,

    少教主你怎么敢这么肯定,剑一鸣就真的不敢对茶王府下手呢”?

    月恒微微一笑道:“茶王府与其它的势力不同,剑一鸣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在冥族之中,大搞清洗,搞掉了冥族中的不少高层

    ,这些高层之中有许多都是茶家之人,虽然从表面上看,剑一鸣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十分的狂妄,但是茶王府与冥族中的其它

    势力不同,剑一鸣如果想要动它的话,还要先去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才行”。

    “有什么不同”?那名少主宫的高层问道。

    月恒道:“茶王府的身后,不仅有茶君与茶颜这两位,冥族的少主与圣女做靠山”。

    “在茶家之中,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存在,这个机构不仅关系到茶家能否牢固的掌控好他们在西南区域的这一块要地,更是关系

    到整个茶家的将来,在过去的百余年茶家在茶王府中,倾入的心血不知道有多少,如果有人想要对茶王府下手的话,必定会引

    起整个茶家,与许多冥族高层的剧烈反弹”。

    “所以剑一鸣这段时间的行为,虽然看起来很猖狂,但是如果真的想要对茶王府下手的话,他还是不够资格的”。

    “哦”!听了月恒的话之后,那名少主宫高层脸上的忧虑之色,这才稍微的减弱了几分。

    不止是月恒,此刻茶王府四周的其它围观者,几乎全都认为,剑一鸣并不敢真的对,茶王府下手。

    茶兵望着剑一鸣道:“剑一鸣,我听说过你的名字,你虽然是女王阿茶大人,亲自任命的镇字军,统领,并且阿茶女王也将五龙

    剑,传给了你,但是茶王府乃是我冥族的重要机构,没有合理的说法的话,任何人都不能跑到茶王府来撒野,你也不例外”。

    听到茶兵要说法,剑一鸣冷笑一声道:“前不久我下令,对冥族的那些叛徒与败类,进行清除的时候,你们茶家安插在镇字军中

    的修士,将消息泄露了出去,致使他们全都跑了,这算不算说法”?

    “他们逃跑之后,你们茶王府收容了他们,让他们躲藏在茶王府中这算不算说法”?

    “你们茶王府与茶家的高层,为了自身的一些私利,将冥族的利益出卖给魔神教,这算不算说法”。

    “你背着冥族的高层,在暗地里迎娶了魔神教的圣女,与魔神教的高层结成了亲家,这算不算是说法”?

    剑一鸣一口气将茶兵与茶王府,和部分茶家高层的罪行,全都吐露了出来。

    剑一鸣的话,顿时使得茶兵有些恼羞成怒,对剑一鸣道:“不要血口喷人,你给我们茶王府与茶家安了这么多的罪名,你可有证

    据”?

    这些年来,茶家与茶王府在背地里与,魔神教之间做交易,那早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是敢像剑一鸣这样,在公开场合下

    ,就直接将这些给讲出来,这么多年来,这还是第一次。

    剑一鸣道:“证据是啊,等我到你们茶王府中搜查一番后,就不怕找不到证据”!

    剑一鸣的话终于让茶兵的脸色微微一变,茶兵对剑一鸣道:“茶王府是我们冥族在西南区域的重要机构,就凭你一个小小的镇字

    军,统领也想要对茶王府进行,你以为自己算个什么东西”?

    听了茶兵的话之后,剑一鸣的脸上闪过一丝冷芒,对身后的镇字军修士下令道:“立刻进入茶王府中进行搜查,谁敢阻拦格杀勿

    论”。

    “是”!剑一鸣身后的赵金陆飞与熊心等人,听到剑一鸣的命令之后,就直接率领镇字军的修士,朝着茶王府冲了进去。

    沧啷一声,茶兵从腰间拔出兵刃望着镇字军的修士道:“茶王府,乃是冥族重地,谁敢擅闯格杀勿论”!

    剑一鸣冲赵金陆飞等人摆摆手之后,赵金陆飞等人,不理会茶兵,直接带着镇字军的修士,朝着茶王府的大门冲了过去。

    茶兵挥起手中的兵刃想要阻拦,但是这时有两名镇字军,分灵后期的修士,直接来到茶兵的身边,夹住了他。

    茶兵想要挣扎,但是却被那两名分灵后期的镇字军,高层死死的压制主动弹不得。

    门口的卫士想要阻挡,但是陆飞赵金等人在斩杀了这些侍卫之后,就直接带着大队人马,朝着茶王府的纵深冲了过去。

    “站住”!

    “站住”!

    就在这时,有一名满头白发的老妇,与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在丫鬟与下人的搀扶下,从茶王府的纵深走了出来。

    这两名老者都只有魂灵后期的修为,而且年纪都十分的大了,走起路来颤巍巍的。

    但是陆飞与赵金见到这两名老者之后,脸庞之上全都露出了一丝忌惮之色。

    陆飞对那两位老者道:“王管事,李婆婆,我们这是在奉命行事,请二位不要干涉”?

    “不要干涉”?

    听了陆飞的话之后,那名王管事冷笑道:“笑话,老夫我是茶王府的主管,你们现在要来强闯茶王府老夫我为什么不能干涉”?

    那名满头白发的李婆婆也开口道:“不错,我们在茶王府中生活了这么多年,茶王府就是我们的家,谁想要在这里撒野的话,就

    得从我们的尸体上踏过去”。

    茶兵在见到这两名老者之后,神情上顿时露出了大喜之色,大声道:“王管事,李婆婆剑一鸣这家伙,仗着是自己镇字军的统领

    ,诬陷我们茶王府,窝藏要犯,在暗地里,勾结魔神教”。

    “您二老,作为茶家的管事,与我父亲和叔叔伯伯们的奶妈,对于这种诬陷茶王府与茶家的事情,千万不能坐视不理啊”!

    周围的其它修士,见到这一切之后,脸庞之上也全都露出了看笑话的表情。

    眼前的这两位老者,虽然看起来貌不惊人,而且还只有魂灵后期的修为,但是他们在茶家之中的地位却非同一般。

    那名王管事早在三百年前在阿茶和她的的兄长,以及茶家的同辈之人,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在茶家担任主管的职务,帮

    助茶家打点家务,在茶家之中德高望重。

    那名李婆婆的身份更是惊人,因为冥王阿茶,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离世了,所以阿茶的那几位兄长,都是喝着她的

    奶水长大的,是阿茶那几位兄长的奶妈,在阿茶那几位兄长年幼的时候,扮演者他们母亲的角色。

    所以王管事与李婆婆虽然都是外姓人,但是在茶家之中,却是德高望重,许多茶家的高层都要给足他们面子,即便是冥王阿茶

    见到他们之后,也要称呼一声王老,与李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