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411章 惊天炸响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陆飞摇头道:“没有”。

    “消息泄露了出去,在我赶到之前,他们就已经全都跑了”。

    “什么全都跑了”?听了陆飞的话之后,剑一鸣的脸色陡然一变问道:“消息,怎么会泄漏出去呢”?

    “是茶王府的人泄露的”?

    “茶王府的人泄露的”?听了陆飞的话剑一鸣顿时一愣,因为当初在魔神教潜伏的时候,剑一鸣就已经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刺

    探出了许多在背地里与魔神教投靠了魔神教,或者是与魔神教勾勾搭搭,与魔神教有着说不清道不明关系的冥族高层与修士。

    在冥族潜伏在暗字宫的修士尽数撤回之后,剑一鸣从那些潜伏在魔神教,冥族修士的口中,获得了更多,有关冥族修士在背地

    里与魔神教勾搭在一起,那些冥族叛徒的线索。????对于这些叛徒,剑一鸣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已经命令陆飞与赵金等人,进行逐一的清除,如果遇到那些天劫期级别的存在的话

    ,剑一鸣就请阿茶,或者是冥族之中,那些尚有良知的长老出手解决。

    而这茶王府更是剑一鸣吩咐,陆飞.赵金等人要重点解决的一个祸害。

    茶兵是阿茶一位兄长的幼子,虽然本身只有分灵后期的修为,但是却深受冥族高层的重视,不仅给了茶兵数万里的封地,更是

    将冥族在西南区域那一代的情报机构,尽数的交给茶兵来管理。

    暗里说茶兵受到了冥族高层,这么大的恩惠,应该对冥族的高层感恩戴德,全心全意的为冥族效力才对,可是茶兵在受到了冥

    族巨大的恩惠之后,非但没有全心全意的为冥族效力。

    反而在为了自身的利益,在暗地里勾结魔神教,将冥族的利益出卖,茶兵更是在私下里迎娶了魔神教的一位圣女,与魔神教结

    为了亲家。

    茶兵不仅统治着冥族在南域大陆,西南区域那一代的情报机构,更是掌控者南域大陆在边境地点的数万里战略要地。

    如果茶兵一旦背叛的话,那么西南区域边境处数万里的战略要地,也将直接落入魔神教之手,对于冥族来说,这样情况后果绝

    对是不堪设想。

    所以当初剑一鸣在下令对冥族之中的那些害群之马,与叛徒进行清除的时候,更是着重提示了一下,茶兵和他身后的茶王府,

    叮嘱陆飞与赵金等人,如论如何也不能放过,茶兵与他身后的茶王府。

    在剑一鸣的印象中,茶兵与他身后的茶王府应该早就已经被陆飞与赵金等人清楚掉了才对,可是今天在听了陆飞的话之后,剑

    一鸣才发现,茶兵与茶王府非但没有被清除掉,反而因为他们泄露消息的缘故,导致了冥族之中一大批,原本应该受到惩处,

    民愤极大的家伙逃脱了他们应有的制裁。

    陆飞道:“不错,茶王府掌控者我们南域大陆,西南区域的情报机构,西南区域边境处数万里的领地,都是他们的通知区域,茶

    王府的势力极大,甚至在我们镇字军中,也有不少茶王府的奸细”。

    “这次您下令要抓捕与处决的那些家伙,有不少都是茶王府的心腹,所以在我前去抓捕之前,茶王府的隐藏在我们镇字军中的内

    应,向他们透漏了消息,所以他们全都赶在我们行动之前跑了”。

    “那些家伙现在躲在什么地方”?剑一鸣问道。

    “据我刚刚得到的消息,那些家伙逃走之后,现在绝大多数都躲在茶王府中”。陆飞回答道。

    剑一鸣脸色微冷的道:“在你们行动的时候,我就已经着重的向你们提醒过,茶兵与茶王府那些家伙的所作所为,对冥族造成的

    危害与威胁,要远胜其他人,是你们在清除的时候,首要处理的对象之一”。

    “我以为茶兵与茶王府的那些家伙,早就已经被你们给清除了“。

    “岂料你们非但没有动手将茶兵与茶王府的那些家伙除掉,反而让他们的奸细,继续留在镇字军中坏事”?

    “既然已经接到了我的命令为何没有去执行”?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剑一鸣几乎是喊着出口的。

    一直以来陆飞与赵金等人的办事能力,都令他颇为的满意,所以他的心中对陆飞赵金等人,自然也是分外的重视,然后今天他

    却发现,即便是这些深受他重视的人,也同样有抗命不尊的时候,与冥族中的害群之马,没什么两样,这让他的心中如何的不

    怒”!

    “这........”!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陆飞的表情之上露出了一丝犹豫之色。

    将陆飞的神色看在眼中之后,剑一鸣问道:“怎么这件事处理起来有难度吗”?

    陆飞点头道:“不错”!

    陆飞继续道:“剑统领实不相瞒,茶兵的父亲是冥王阿茶大人的一位堂弟,他本人不仅是冥王阿茶大人的一位嫡系后辈,茶王府

    更是茶家苦心经营的势力,如果动茶王府的话,那就等于是冒犯了茶家的利益”!

    剑一鸣冷笑道:“这段时间,从我们开始对镇字军,清除以来,死在我们手中的茶家修士,也不算少数了,既然这样那我还在乎

    多出一个茶王府吗”?

    陆飞道:“但这个茶王府,却不同”?

    “哦!是吗,既然这样那你就说说,这个茶王府有什么不同的”!

    听了陆飞的话之后,剑一鸣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感兴趣之色。

    陆飞道:“过去我们在清除的时候,所清除掉的那些茶家之人,大多都是茶家之中一些无足轻重之人,就算这当中有些人,在茶

    家有些地位,也算不上什么高层”。

    “但是这个茶兵却不同,茶兵他的父亲不仅是冥王阿茶的一位堂弟,他本人更是茶家之中的一位嫡系后辈,更重要的是,茶王府

    幕后的真正主子是茶君与茶颜,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和赵金才迟迟没有动茶王府”。

    “茶君.茶颜,莫非就是冥王阿茶那位兄长的嫡子,与那位冥族圣女“?听了陆飞的话之后,剑一鸣问道。

    陆飞道:“不错,茶兵那家伙是冥王阿茶一位兄长的幼子,在茶家之中的地位虽然不低,但还没有到了我们不敢动他的地步”。

    “茶王府最大的麻烦就在于,他的幕后真正的主子是,差君,与茶颜二人,他们二人不仅是冥王阿茶两位兄长的嫡子与嫡女,同

    时还是整个茶家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两位小辈,甚至更有人认为冥族之中下一任的冥王继承人,将会在他们两个之中诞生”。

    “他们身后代表的是整个茶家,如果贸然的动茶王府的话,那就等于是同整个茶家为敌”?

    “你和赵金因为忌惮茶家在冥族之中的势力,所以不敢轻易的动茶王府对吗”?

    陆飞点头道:“不错”?

    听了陆飞的解释之后,剑一鸣心中的怒火,微微的减弱了几分,冷冷一笑道:“既然你们不敢动茶王府这个刺头,那就让我来扒

    掉这个刺头吧”!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陆飞的眼皮顿时一跳,对于茶家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他与冥族的一些高层,也十分的看不惯。

    但是看不惯归看不惯,你想要收拾对方的话,也需要走足够的实力才行,茶家的势力在过去两百多年的时间里,遍布了整个冥

    族,姑且不论那些依附于茶家的附庸势力,单单是茶家他们本家,这些年来培育出来,天劫期以上的长老就有数十位之多,至

    于说半步天劫期,与归一境界的茶家修士,那就更是数不胜数了。

    更何况除了这些之外,茶家的身后还有冥王阿茶这尊大靠山。

    而茶王府更是,茶家这些年来所苦心培育出来的一个势力,据说茶王府不仅关系到茶家日后能否继续统治冥族百部,更关系着

    茶家日后能否将势力,延伸到西域大陆。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茶王府是整个茶家的命根子,要是有谁敢碰茶王府的话,那么茶家必定会倾举族之力与其拼命。

    陆飞的父亲,是冥族百部七大长老中的三长老,陆飞在冥族百部之中,也算是有着不低的地位,不过纵然如此,陆飞依旧是没

    有胆量动茶王府这个烫手的山芋。

    陆飞在心中暗暗的想到:“茶王府可是茶家过去数百年来的心血,可以说就连冥王阿茶都不想轻易的动,茶王府这个烫手的山芋

    ,难道剑一鸣这个家伙真的敢去做,就连明晚阿茶都不敢做的事情”?

    但是紧接着,就听剑一鸣喃喃自语的道:“但是,茶家的那些余孽现在有许多,都隐藏在茶王府之中,如果现在就这样赶过去的

    话,他们一定会像这次一样,提前得到消息跑掉的,到底怎样才能够在不惊动茶王府之中,那些余孽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感

    到南域大陆的西南区域去,然后将他们除掉呢“!

    “剑一鸣在思考了片刻之后,眉头不由得皱的更深了,茶王府本身的力量就十分的强悍,那些躲藏在茶王府之中的余孽,更是一

    股十分不弱的力量,想要将他们连根拔起的话,就需要调动十分强大的力量才行”。

    但是如果大肆的调动军队,与修士前往西南区域的话,那就势必会闹出十分巨大的动静,想要不去惊动,茶王府与茶王府中的

    那些余孽的话,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就在剑一鸣因为想不到更好的办法,而一筹莫展的时候,天空中突然传来了几声惊雷炸响般的惊天巨响。

    剑一鸣与陆飞全都有分灵境界的修为,分灵境界在神州大陆之上,已经可以跻身于中阶修士的行列,甚至于能够勉强,挤进高

    阶修士的行列,而剑一鸣与陆飞更是分灵期境界中的佼佼者,他们的实力不仅在分灵期中旱逢敌手,甚至就算是遇到那些修为

    稍弱的归一境界修士,也未尝没有一战之力。

    但是天空中传来的那几声惊天炸响,依旧震得他们是耳膜生疼,全都忍不住伸出手来捂住了双耳,表情之上露出了痛苦之色。

    剑一鸣还好一些,因为在爆炸声传入他耳中的时候,他发现自身的修为,不足以阻止这声炸响声的时候,就已经调动了灵魂力

    ,将这个炸响声与自己的听觉隔绝了开来。

    剑一鸣自身的修为,虽然只有分灵期的境界,但是他的灵魂力却足以同一些,天劫期级别的大修相堪美,所以在调用灵魂力,

    将这股炸响声与听觉隔离开来之后,这声炸响声对他造成的危害,也就缓缓的消失了。

    但是旁边的陆飞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只见陆飞的表情之上露出了痛苦之色,双手保住 脑袋不停的摇晃着,甚至于耳道之中都留

    出了两道殷红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