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403章 分别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身上的冰凤血脉,与十翼冰蚕系出同源的缘故,十翼冰蚕似乎对她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冰凤气息,十分

    的喜爱,围着她不停的盘绕飞舞。

    见到剑一鸣走过来之后,她睁开双目朝剑一鸣望了一眼,当她见到耸立在东南西北,与中心区域的那五件神兵至宝之后,双目

    同样是微微一亮,接着她从地面上站起来对剑一鸣问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的修炼环境,如此的舒适,可为什么这里除了你

    我之外,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剑一鸣道:“这里是一处独立的空间,想要进来的话,必须经过我的允许才行,所以这里现在除了你我之外,自然没有别人了”

    “独立的空间”?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梦冰琳顿时微微一愣。

    剑一鸣点头道:“不错,此事说来话长,你且听我细细的和你讲述”。????接着剑一鸣向梦冰琳讲述了一遍,当初他是如何遇到世界之灵,以及是如何与世界之灵签订灵魂契约的。

    听了剑一鸣的讲述之后,梦冰琳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从剑一鸣口中讲述出来的,就犹如一个神话故事一样,如果不是剑一鸣告

    诉她的话,她很难相信,这种离奇的事情,竟然会真实的发生。

    听完了剑一鸣的讲述之后,梦冰琳的眼中闪过一丝激动之色,对剑一鸣道:“照你这么说的话,在最中心区域的那颗人形果树就

    是传说之中的人参果树了”?

    剑一鸣点头道:“没错”!

    听到剑一鸣的答复之后,梦冰琳眼中的激动之色更浓,因为她隐约也知道一些,中古之后神州大陆之上,之所以再也没有诞生

    过一个神灵期修士的缘故,就是因为有着大地之母之称的人参果树在中古的一场浩劫中,被人给斩断了。

    人参果树凝聚出来的大地之源,她如果能够经常服用的话,用不了多久,她体内的冰凤血脉就可以被彻底的激活。

    同样这座残破的空间之中,不仅天地灵气十分的浓郁,这其中甚至还蕴含着一丝在神州大陆之上,消失已久的仙灵之气,日后

    如果她能够经常的进入这其中修炼的话,凭借着体内的冰凤血脉,同样有可能步入那在中古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步入过的神灵

    境界。

    成为比圣女宫宫主穆灵,与魔神教教主,月无渊更加强大的存在。

    欣喜过后梦冰琳对剑一鸣问道:“一鸣当初你是如何知道,朝廷要派人来抓你,还有在一线天山谷中,你又是如何脱身的”?

    剑一鸣当即向梦冰琳讲述了一遍自己是如何脱身的,以及阿茶是如何现身将山谷之中的那些邪宗修士尽数斩杀的。

    听到当初将剑一鸣救出来的居然是冥王阿茶之后,梦冰琳顿时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作为魔神教的圣女她的心中自然十分的清楚,冥王阿茶不仅是冥族高高在上的冥王。

    其修为更是已经到达了,天劫期第九步神魂期的顶峰,距离神灵境界那也就只有一步之遥,放眼整个神州大陆之上,能够在修

    为上力压她一筹的,那恐怕也就只有女皇夏迎雪了。

    所以即便称她为神州大陆之上,女皇夏迎雪之下的第一人,那也同样是不为过。

    冥王阿茶,的修为与在神州大陆之上的身份地位,绝对还要在魔神教的教主月无渊之上。

    所以当梦冰琳听到,出手救剑一鸣的人,居然是冥族的冥王阿茶之后,顿时吃惊的长大了嘴巴。

    “冥王阿茶,是冥族百部的女王,整个冥族百部都要听从她的调遣,平日里就是那些天劫期的大修想要见她一面的话,那都是千

    难万难的事情,像她这种高高在上的人物,怎么会亲自出手救你呢,你和她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啊”?

    听了梦冰琳的话之后,剑一鸣的嘴角动了动,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其实他很想告诉梦冰琳,他的上一世就是冥皇,是阿茶的大哥,但是在犹豫了片刻之后,剑一鸣最终还是没有讲出来。

    并不是他有心要去,隐瞒梦冰琳什么,而是这世间的许多事,有时候不知道的话,反而更好。

    如果自己告诉梦冰琳,自己就是冥皇的转世,冥王阿茶是自己的妹妹的话,那指不定会给她惹来什么样的祸端呢!

    见到剑一鸣不愿开口,表情阴沉不定之后,梦冰琳微微一笑道:“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你不愿意讲的话,就算了,刚刚

    的话,就算我没问”。

    剑一鸣叹息道:“冰琳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而是这其中牵扯到的事情,可能有些超出了你的想象,如果贸然告诉你的话,很有

    可能会给你惹来祸端,我不告诉你,那其实也是为了你好”。

    梦冰琳微笑道:“我当然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啊,如果这时间所有的人都想要对我不利,只有一个人是真正的关心我,对我好的

    话,那我相信这个人,一定就是你”。

    听了梦冰琳的话之后,剑一鸣的心中一阵悸动,一双星目牢牢的盯着梦冰琳不放。

    被剑一鸣的一双星目盯住之后,梦冰琳的玉容之上,浮现出了一缕红晕,问道:“为什么要盯着我不放啊”!

    剑一鸣将目光收回来之后,摇头道:“没什么”。

    与此同时在万部仙宫与五域山脉之中所发生的一切,也已经彻底的在神州大陆之上,流传开来,顿时轰动了整个修炼界。

    剑一鸣.万虎.血玉.罗飞这几个,原本已经被人们渐渐遗忘的名字,再次进入了人们的事业。

    尤其是剑一鸣,他在万部仙宫与五域山脉之中的事迹,经过有些人的刻意传播之后,更是被传的神乎其神。

    在五域山脉之后,他不仅凭借着自己的智谋,在各大势力之间游走着,将.乾坤鼎.青灵石.托天印.万丈神铁与九龙玺,这几件神兵

    至宝尽数的收入手中。

    在离开了万部仙宫之后,他依旧是在朝廷与兵部修士的层层包围与封锁之下,顺利脱身。

    要知道为了能够捉住他,妙龄仙子与白童生,不惜亲自出动。

    他们两个一个被公认为当代神州大陆年轻一代中,修为上的第一人。

    另一个则是以智谋和心思细腻,闻名天下的才女,他们两个联起手来的话,不要说是一般人了,就是那些凶名赫赫的天劫期老

    怪物,恐怕都很难逃脱,可是现在却被一个只有魂灵后期的剑一鸣硬生生的从他们的眼前给跑了。

    如果不是这件事,就是在许多人的亲眼目睹下发生的话,恐怕没人会信这件事是真的。

    之前剑一鸣凭借着他优秀的天赋,在神州大陆之上,虽然也有一些名气,但却还远没有到达人尽皆知的程度。

    而在经历了这件事之后,他的名气在神州大陆之上,再次被推上了一个崭新的高潮。

    剑一鸣这三个字,此刻当真是已经到达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程度。

    而此刻的剑一鸣对这一切则全然不知,在梦冰琳的陪伴之下,他再一次的来到了,魔神山脉的山脚下。

    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他再也不能进入魔神山脉之中了。

    望着不远处那巍峨的山脉,剑一鸣对身边的梦冰琳道:“我就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梦冰琳的眼中浮现出一层水雾,幸福的时间总是过的这么快。

    过去的那几日时间,是她一生最幸福的一段时间,在那段时间她不再是梦家的大小姐,也不在是魔神教的圣女。

    不要在提防会受到其它同门的暗算,也不用在师门与长辈的逼迫下,拼命的提升修为,和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那段时间她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罢了,每天需要做的就是与自己心爱的人厮守在一起。

    但可惜的是,幸福的时间总是过的这么快,转眼间就到了分别的时刻。

    梦冰琳的双目之中浮现出一层水雾,表情上充满了不舍之色。

    但是她知道,无论如何她也是不可能在现在就放下一切,与剑一鸣远走高飞的。

    虽然剑一鸣从来没有告诉过她,但是从剑一鸣与她交谈的时候,神情上不时的露出的凝重之色,与不时的发出的叹息,梦冰琳

    可以想象得到剑一鸣的身上,一定背负了许多,有很多事,要去做。

    有些背负是没有办法放下的。

    同样她的身上也背负了许多,有许多事情,也在等着她去做,而对于一些背负她也同样是没有放下的。

    梦冰琳伸出双臂,抱住剑一鸣的身躯,将镇守埋在他的怀中好长一段时间之后,才与他分开。

    剑一鸣望着梦冰琳道:“冰琳有件事我不得不告诉你,那就是当初在万部仙宫的时候,万部仙宫之中,所发生的一切,全都被朝

    廷与兵部的修士,给利用天灵镜监视了下来,在万部仙宫的时候你既然和我见过面,还和我聚在了一起,这很有可能会给你造

    成麻烦,所以你回到魔神教之后,千万要小心一些”。

    梦冰琳摇头道:“没关系在万部仙宫的后几日,我虽然是和你在一起,但是我并没有伤过那些朝廷与兵部的修士,更没有做过什

    么对神教不利的事情”。

    “再说我作为神教的圣女,在神教之中也是有身份与地位的人,所以就算有人想要拿这件事做文章的话,也是抓不住我的把柄的

    ”。

    剑一鸣点头道:“如此就好”。

    接下来剑一鸣与梦冰琳又商谈了几句之后,梦冰琳这才依依不舍的转过身去,迈着沉重的步法,朝着魔神山脉的方向走去。

    望着梦冰琳离去的背影,剑一鸣喃喃自语的道:“希望魔神教的高层们不要为难她,若是被我知道她回去之后,魔神教的那些老

    家伙们那自己的事情做文章为难她的话,自己就是拼着身份暴露出去,也要给那些老家伙们一个难忘的教训,上一世的悲剧,

    我绝不会让在这一世重新上演”。

    梦冰琳回到魔神教之后,一路之上自然遇到了许多“异样”的目光,一些人在见到梦冰琳的时候,甚至开口讥讽道:“梦圣女你终

    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和你的小情郎私奔之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对于这些讥讽的声音,梦冰琳并没有理会,直接朝着圣女宫走去。

    但是当她走到了圣女宫入口处的时候,却发现早已有一群人子在那里等候自己,而那些人不是别人正是魔神教的少主月恒,与

    少主宫的那一系人马。

    见到梦冰琳之后,月恒冷声道:“圣女你终于回来了,这段时间你可是让我等的好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