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374章 妙计
    邪朝嘻嘻冷笑道:“虽然在这时候,我不想要去和兵部与朝廷的那些家伙起冲突,但是既然朝廷与兵部的那些家伙,找上门来了,我也是绝不怕他们的”。

    另一边,兵部的修士在一名兵部修士的指挥下,全都悍不畏死的朝着山坡之上的邪宗修士冲了过去,因为他们的心中很明白,只有将山坡之上的那些阵法禁止攻破,他们才能够将那些邪宗修士铲除,然后将青灵石重新抢回来。

    而山顶之上的邪宗修士自然也明白,他们在人数上,处于绝对的劣势,如果死打硬拼的话,他们是根本就不是朝廷与兵部的对手。

    所以他们并没有贸然的走出阵法,只是躲藏在阵法之中,利用弓弩进行反击,让朝廷与兵部的修士没有办法靠近。

    顿时漫天的箭支犹如雨点,般从阵法之中激射而出,朝着并不

    “啊”!“啊”!

    朝廷与兵部的修士,顿时传出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

    在邪宗修士猛烈的设计下,冲在最前方的一波,朝廷与兵部的没过多久,就尽数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第一波朝廷与兵部的修士倒下之后,第二波冲了上去。

    第二波倒下之后,第三波冲了上去。

    在不知道死伤了多少修士之后,朝廷与兵部的修士终于冲到山坡上,攻破了山坡之上的那些阵法禁止,然后与邪宗的修士厮杀在一起。

    万部仙宫之外,众人在见到了剑一鸣的手段之后,再次齐齐的陷入了沉默之中。

    天恨老怪的脸色此刻阴沉的可怕,冷声道:“好可恶的小子,居然利用朝廷与兵部的力量对邪宗的修士发难”。

    妙龄仙子与白童生的脸色,同样十分的难看,因为就在刚刚不足一炷香的时间内,他们就亲眼目睹了超过千名的兵部精英,与朝廷修士,惨死在山坡之下。

    更重要的是,这写兵部精英,与朝廷修士的死,完全是受了别人的利用,死的毫无意义。

    如果在加上之前,在受到魔神教暗字宫伏击而死的那些,兵部精英,与御前侍卫的话,朝廷与兵部的损失就更大了。

    可以说这绝对是自从天人帝国成立数百年来,对天人帝国,与夏迎雪女皇,最胆大包天一次赤裸裸的挑衅。

    ..........

    经过一番厮杀之后,邪宗的那些修士,除了有极少数的一些逃走之外,剩下的已经尽数伏诛,甚至就连邪宗此次的领军人物邪朝,都在这场激战中当场战死。

    当然作为胜利的一方,朝廷与兵部的修士损失也是相当惨重的,仅仅为了冲到山坡之上,破开那些阵法禁止,兵部与朝廷就牺牲了将近两千人。

    在进攻之前,朝廷与兵部的修士加起来,足足有五千多人之众,而现在还站立在这里的已经不足千人了,而且还几乎是个个身上带伤。

    可以说此次战斗,兵部与朝廷的损失还要远在邪宗之上,真可谓是惨胜如败。

    而在剑一鸣的脚下有一具尸体,这具尸体正是邪宗此次进入,万部仙宫之中的领军人物邪朝。

    不得不说的是,邪朝作为五小王中排名第三的天才,实力的确不是夏央那个家伙可比的。

    当初在与夏央交手的时候,剑一鸣仅仅只用了几招的修为,就将他斩于了剑下,但是在与邪朝交手的时候,剑一鸣却足足用了近百个回合的时间才取胜。

    只见剑一鸣蹲下身子,在邪朝的尸体上摸索了好一阵子之后,却只在邪朝的身体之上,摸索出了,一枚用来调动邪宗修士的令牌。

    但是至于说五大神兵之一的托天印,却没有踪迹。

    “奇怪托天印呢,难道是我估计有误,托天印根本就不在邪朝这家伙的身上“?

    剑一鸣疑惑之后,突然瞧见,不远处的一堆死尸当中,有一名邪宗的修士还未死。

    剑一鸣立刻一个箭步跨过去,一把将那名邪宗的修士从地面上抓起来。

    这名邪宗修士伤的很重,但是却还没有死。

    这名邪宗修士对剑一鸣支支吾吾的道:“不........不要杀我”。

    “托天印呢”?剑一鸣问道。

    那名邪宗修士道:“拖........托天印,不在我们这里........”。

    “什么托天印不在你们这里”?听了这名邪宗修士的话之后,剑一鸣的脸色顿时一变,自己废了这么大的力气,到头来托天印却不在这里,那自己岂不是白忙活了一场。

    “托天印在什么地方”?剑一鸣问道。

    “在.........在另外几位师兄那.........”。

    这名邪宗修士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腿一登没了气息。

    “在另外几位师兄那”。

    此刻剑一鸣的脸色阴沉的可怕,那名邪宗修士没有指名道姓的说,另外几位师兄是谁名谁,但不用想也知道,现在在万部仙宫之中的邪宗修士,分为两批,一批就是眼前山坡之上的这些修士,另一批在数百里外,那不用说也知道,这名邪宗修士口中的那几位师兄,此刻应该就与数百里外的另外一批修士在一起。

    只是这样以来的话就麻烦了,据他得到的消息,另一批邪宗修士的数量,还要远在这一批邪宗修士之上,而眼前的朝廷与兵部修士,就只剩下了不足千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对付,剩下的那些邪宗修士。

    虽然现在在万部仙宫之中,的朝廷与兵部修士同样也还有好几千人,但是夏央与夏目他们两个是亲兄弟。

    在自己斩杀夏央的那一刻,想必就已经被夏目察觉到了,他现在也一定知道了有人正在以夏央的名义调动朝廷与兵部的修士对邪宗修士发动打击。

    所以想要在以夏央的名义将朝廷与兵部的那些修士调集到一起,然后对另一波邪宗修士发动打击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这下可麻烦了”。

    就在剑一鸣头疼该如何才能将托天印从剩下的那些,邪宗修士的手中抢过来的时候,忽然他的脑海之中,灵光一闪之后,一个妙计在他的心中浮现而出。

    剑一鸣伸手将邪朝身上的那枚令牌抓在手中之后,顿时一股股的排斥之力从那枚令牌之上浮现而出。

    与朝廷那枚兵符一样,这枚邪宗的令牌之上同样被邪宗的宗主,依附了一丝意念之力。

    朝廷的兵符如果落到外人的手中的话,他们就可以拿着这枚兵符对朝廷在神州大陆各处的军队和修士随意的调动,所以为了防止兵符落入外人之后,夏迎雪在每一枚兵符之上都衣服了一丝意志力,如果兵符的拥有者意外死亡,或者是被人杀死的话。

    兵符就会在意志力的操纵下,重新飞回到夏迎雪的身边,想要将兵符据为己有的话,除非能将夏迎雪依附在兵符之上的意志力降服。

    兵符落到外人的手中的话,他们可以拿着兵符对朝廷在神州大陆之上的军队,与修士进行随意的调动。

    同样如果邪宗的令牌如果落到了外人手中的话,那么他们也可以拿着邪宗的令牌,对邪宗对神州大陆各处的分舵与势力进行调动,所以为了防止令牌落入外人之手,邪宗的宗主也在每一块令牌之上,依附了自己的意志力。

    同样冥族的每一块冥王令之上,也都被阿茶依附了自己的灵魂力。

    所以当剑一鸣的手掌,碰到邪宗令牌的那一刻,一缕缕的意志力顿时从令牌之上,浮现出来,对剑一鸣进行抵触。

    不过就连夏迎雪的意志力,都败在了剑一鸣的手下,想要降服邪宗宗主依附在这枚令牌之上的这些灵魂力,那就更加不在话下了。

    剑一鸣的心念一动之后,开始动用自己的意志力,对邪宗宗主依附在令牌之上的那些意志力进行镇压。

    没多久之后,令牌之上邪宗宗主的灵魂力就被剑一鸣给尽数的降服了。

    将邪宗宗主依附在令牌之上的那些意志力降服之后,剑一鸣就将那枚邪宗令牌握在了手中。

    就在这时,那名兵部的修士走过来,对剑一鸣道:“怎么夏央公子,青灵石不在邪朝的身上吗”?

    刚刚兵部与朝廷的这些修士,之所以能战胜邪宗的这些修士,那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这位兵部队长指挥有利的功劳。

    刚刚在与邪宗修士交手的过程中,如果不是他指挥有力的话,朝廷与兵部的这些修士就算是全部战死在这里,也未必能够将那些邪宗的修士拿下。

    剑一鸣点头道:“不错,我刚刚得到的消息,青灵石并不在这里,而是已经被邪朝给送到了另一批邪宗修士的手中”。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那名兵部队长的脸庞之上浮现出了一缕沮丧之色,毕竟刚刚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牺牲了数千位朝廷与兵部的精英,到头来却发现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任谁的心情恐怕也是不会好的。

    那名兵部的队长道:“这可就难办了,据我说知另一批邪宗修士的数量,要比眼前的这一批还要多出一倍来呢,在人数上足足达到了六千余人”。

    “夏央公子,要不要我们去通知夏目公子,让他将朝廷与兵部在万部仙宫之中,剩下的那些修士聚集在一起,然后从剩下的那一批邪宗修士的手中,抢过来”。

    剑一鸣点头道:“不用了,不要再去给夏目大哥添麻烦了”。

    剑一鸣之所以这样说,其实只不过是害怕自己的身份暴漏出去而已,但听到了那名兵部队长的耳中之后,却被他当作了是,不愿意再给朝廷与兵部剩下的那些修士徒增伤亡,所以这才不去聚集剩下的那些朝廷与兵部的修士,对另一批邪宗修士进行攻打“。

    ”莫非夏央公子你的心中,已经有什么好办法了“?那名兵部的队长问道。

    剑一鸣点头道:“不错,现在我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将青灵石,要回来的好办法”。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