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358章 再遇强敌
    而对于这一切剑一鸣则并不知晓,只是弯下身子来,将那些已经散落在地面上的龙鳞果重新捡了起来,望着手中这一枚枚青灿灿的灵果,剑一鸣的面积之后的神情上露出了一丝难以形容的喜悦之色。

    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在为了没有办法强化自身的修为而感到烦恼,岂料就在他烦恼的时候,上天居然就给他送机缘来了。

    眼前的这些龙鳞果足足有七枚之多,有了这些龙鳞果之后,自己只需要拿出两枚来就可以将自己的魂灵从绿色强化到紫色,还可以用剩下的龙鳞果来尝试冲击魂灵期的极境。

    将所有的龙鳞果全都收好之后,剑一鸣又将龙鳞果的果树从地面上拔出来,然后扔进了储物袋中,龙鳞果与紫灵果和雷炎果一样,全部都是时间十分罕见的灵果,将其栽种到残破的空间之中的话,就可以大量的培育了,即便日后自己用不上了,也同样可以用它们来为冥族培育高阶修士用。

    将龙鳞果和龙鳞果树全都收好之后,剑一鸣朝剩下的那些血饮山的弟子冷冷的望了一样,感受到剑一鸣朝他们投来的阴冷目光后,剩下的那些血饮山弟子一个个全都吓得是亡魂皆冒,转身就跑。

    开玩笑刚刚他们可是见到剑一鸣只用了一剑,就将在不可一世的血贪给斩于剑下,血贪作为魂灵期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百七十五位的强者,实力比起他们来不知道要强上了多少,就连他都被剑一鸣给一剑斩成了两段。

    他们要是继续留在这里的话,那岂不是就更加之后等死的份了。

    剑一鸣还隐隐的听到,那些血饮山的家伙喊道:“你杀了我们八师兄,等着吧这笔债我们血饮山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听了血饮山的那些家伙的话之后,剑一鸣微微一笑,全然没有放在心上,正所谓跳蚤多了不痒,债多了不发愁,现在的他不仅与五大势力之一的邪宗彻底结成了死仇。

    还受到了夏迎雪,与天人族和天人帝国高层的通缉,自然也就不会将区区一个血饮山放在眼里了。

    如果血饮山的那些家伙找上门来的话,他接就是了。

    将龙鳞果与龙鳞果树全都收好之后,剑一鸣并没有在原地继续停留下去。

    而是在山坡下那一众目瞪口呆修士的注视下,继续朝着乾字殿所在的方向赶去。

    万部仙宫之外,所有的人都在为剑一鸣展现出来的实力而感到震惊,议论纷纷。

    但是兰雨蝶站在帝国学院的人群中,却是一言不发,不知为何刚刚在“血仇”出手斩杀血贪的时候,她从血仇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熟悉感。

    还有血仇在赶路时的举止,她看着也觉得十分的眼熟,似乎在那里见过一样。

    虽然一时之间想不通,为什么会在那名魔神教修士的身上感受到熟悉感,但是兰雨蝶的一双目光就再也不在去观看万部仙宫其它区域所发生的事情,而是用一双眼目,眨也不眨的盯着剑一鸣,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而对于这一切剑一鸣则浑然不知,只是独自一个人朝着乾字殿所在的方向敢去。

    两天之后,剑一鸣蹲坐在一面残破的墙壁下方正在休息,在过去两天的时间内,他一直在昼夜不停的朝夕赶路,即便以他那强大的体质也不由的感到了疲惫,需要停下来调整片刻。

    剑一鸣正在坐在墙壁下方休息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是他,是他就是他,四师兄还有五师兄,就是那个魔神教的小子,杀了八师兄,你们要为八师兄做主啊,不能够让八师兄白死“。

    剑一鸣顺着声音望了一眼之后,发现有一批身穿血饮山服饰的家伙,正在两名青年的带领朝着里走来。

    而在那些身穿血饮山服饰的家伙中,有一些家伙正是两日前,从他手中逃走的那些家伙。

    那两名青年带领血饮山的弟子,走近之后,其中的一名青年望向剑一鸣道:“小子两日之前,是你杀了我们八师弟血贪,与我们血饮山的另一位弟子吗”?

    剑一鸣道:“不错,你们是谁”?

    那名青年道:“我们是血饮山年轻一代弟子中的四弟子血汤与五弟子血怀,被你杀害的血贪正是我们的八师弟”。

    “哦,原来是你们啊“!听了那两个青年的介绍之后,剑一鸣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血饮山的十大弟子中个个都在神州大陆的同阶修士之中,有着不小的名气,而且每一位也都是神州大陆魂灵期排行榜上的天才。

    眼前的血汤与血怀自然也不例外,而且他们在神州大陆魂灵期排行榜上的排名也要远比血贪那家伙高的多。

    血贪在魂灵期排行榜上只排在第一百七十五位而已。

    而眼前的血汤与血怀在魂灵期排行榜上的排名,则要比血贪高得多,他们在魂灵期排行榜上全都排进了前百位之列。

    其中血汤在魂灵期排行榜上排在第一百位,而血怀的排名更是排在了第九十八位。

    血汤望着剑一鸣道:“小子杀了我们血饮山的人,你就要偿命”。

    剑一鸣冷冷一笑道:“难道你们就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他吗”?

    血汤道:“不管是什么原因,杀了我们血饮山的人就要偿命”?

    剑一鸣冷声道:“想要我偿命,就凭你们也配”?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血怀面露凶狠之色的道:“五师弟和他那么多废话干嘛,直接把他干掉然后为八师弟报仇”。

    血汤与血怀都是魂灵期排行榜上排名前百位的天才,实力自然不是不久前遇到的血贪可以相比的,而且由于他们师出同门,所以在联手之下,实力更是大增了许多,在相互辅助之下,刀法几乎毫无破绽。

    但是奈何剑一鸣修炼有魂眼决,可以准确的洞悉到他们的一招一式,所以尽管在他们的配合下刀法几乎是天衣无缝,但是却依旧是难以伤到剑一鸣的分毫。

    在闪避了血汤与血怀数十招之后,剑一鸣抓住破绽,从腰间拔除雪铁剑将血汤手中的弯刀挑开之后,一拳打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血汤只感觉自己的胸膛一阵气血翻涌之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声,向后咯噔噔的退了数步之后,脚底一滑栽倒在了地面之上。

    剑一鸣趁机抓住机会,挥剑朝着血汤的胸膛一剑刺了过去。

    “小子你敢”。

    血怀见状急忙前去支援血汤,挥起手中的弯刀朝着剑一鸣的背部一刀劈了过去。

    “来的好”剑一鸣见状大喝了一声之后,直接舍弃了已经倒地的血汤,而是身形一晃之后,从原地消失不见,小一刻他的身子一晃之后,在血怀的身后出现,然后挥起长剑朝着,血怀的脖颈一剑斩了过去。

    血怀见状顿时惊出了一声冷汗,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原来剑一鸣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血汤,而是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只不过是为了引自己上钩而已。

    但是刚刚为了援救血汤,他已经乱了自己的刀法,这时候想要自保也已经来不及了。

    眼见血怀就要死在剑一鸣的剑下,就在这时忽然有一道血芒从远处激射而来。

    而血芒所对准的方向就是剑一鸣的红背心处。

    剑一鸣无奈只得转过身来,将玄铁剑,挡在了身前,挡的一声,血芒打在了剑一鸣身前的长剑之上后,倒弹而回。

    这一击被挡了下来,但血怀也因此逃过了一劫,拉着血汤从地面上站立起来之后,退到了远处,与剑一鸣远远的对峙了起来。

    剑一鸣顺着血芒激射而来的方向望了一眼之后,发现另一名身穿血饮山服饰的弟子,在一群血饮山弟子的簇拥下超这里走了过来。

    那名青年与血怀和血汤一样,都是魂灵后期的修士,但是血怀和血汤在见到那名青年之后,则顿时露出了大喜之色。

    血怀开口道:“雪山师兄,就是这个家伙在两天前杀害了血贪师弟 ,刚刚又出手打伤了血汤师弟,所以三师兄,你一定不可以放过这家伙”。

    “莫非他就是在血饮山十大弟子中排名第三的血山”?

    听了血怀的话之后,剑一鸣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有关于这个叫做血山的一些资料。

    这个叫做血山的家伙,据说在血饮山年轻一代中的十大弟子中排名第三,在魂灵期排行榜上的排名更是比血汤和血怀还要高上几名,据说他在魂灵期排行榜上的排名已经达到了第九十五位,绝对是一个辣手难缠的家伙。

    血山走到剑一鸣的身前,望了剑一鸣一眼之后,冷冷的道:“你和血贪师弟之间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但不管谁对谁错,你杀了我八师弟,这是不争的事实,这样吧如果你肯自断一臂,然后在向我四师弟和五师弟道个歉的话,我就饶你一命,你看如何“?

    听了血山的话之后,血汤与血怀的脸色都一变,眼前的这个家伙不仅杀了血贪,在刚刚的争斗中更是险些要了他们的命,所以他们在心中期待的是,血山可以直接出手,将剑一鸣除去,而不是只让他断掉一条手臂。

    和赔礼道歉这么简单。

    但血怀和血汤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剑一鸣就已经冷笑道:“想要我自断一臂,然后再给他们赔礼道歉,血山你觉得你有资格让我做这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