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357章 斩杀血贪
    紧接着一道阴恻恻的声音从不远处的隐蔽地方传出。

    只见一名身穿血红色长袍的青年在一些随从的簇拥下,从不远处的隐蔽之处走出,一边走一边啧啧的笑道:“好小子还真是有两下子啊,刚刚我的攻击就算是那些分灵初期的修士都很难躲得开,你一个小小的魂灵后期居然能够躲得开,看来还是有些本事的”。

    山坡的那些修士在见到那名血袍青年之后,双目之中全都浮现出一丝恐惧之色,只听有人有人用发抖的声音道:“血贪,是血饮山的血贪”。

    血饮山作为六大宗门之一的宗门势力自然也是十分的庞大,而在血饮山的年轻一代中,最出色的弟子一共又十位,被称为血饮十俊。

    而这血贪就是血饮山年轻一代弟子中的十大俊才中的其中之一,在血饮山的年轻一代的十大俊才中排名第八位。

    同时也是神州大陆魂灵期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百七十五位的天才。

    而这血贪除了自身的天赋与潜力十分的强大之外,为人更是如同他的名字一样十分的贪得无厌,无论是什么好东西,只要是被他见到的话,就要不惜一切手段的将其搞到手,也正是因为如此,人们才送了他血贪这样一个称号。

    血贪犹如没有见到剑一鸣一样,带领这那一群手下走到龙鳞果树旁边,将弯刀重新从地面上拔起插回腰间之后,直接将果树之上的所有灵果全都摘下来,拖在掌心中。

    望着掌心中的这几颗龙鳞果,血贪的表情上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得意之色,这颗龙鳞果树他其实早在半个时辰之前,就已经发现了,与剑一鸣一样他的修为同为魂灵后期的修炼境界,所以这些龙鳞果同样也是他急需之物。

    只不过当时龙鳞果的旁边有火毒蟾蜍的守护,血贪为人虽然贪得无厌但对于自己的性命,却还是十分在乎的,因为忌惮火毒蟾蜍那致命的毒液,所以他不愿意轻易的去以身涉险。

    只是在旁边静静的等候着,想要等到有人和火毒蟾蜍斗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在出来坐收渔翁之利,没想到在等了半个时辰之后,还真的等到了。

    所以在剑一鸣斩杀火毒蟾蜍之后,血贪就果断的出手想要将剑一鸣置于死地,然后将龙鳞果据为己有,毕竟别的势力或许会惧怕魔神教的势力。

    但是血饮山作为六大宗门之一的宗门,对魔神教却并没有多大忌惮,况且如果没有真凭实证的话,魔神教也是绝对不会为了区区一个魂灵期的弟子,就贸然的和血饮山开战。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剑一鸣的反应居然那么的强,自己那就连许多分灵初期的修士都很难躲开的偷袭,却被剑一鸣给轻而易举的躲开。

    血贪将那几位龙鳞果拖在掌心后,得意的笑道:“哈哈,太好了有了这几枚龙鳞果之后,我的修为就又可以在原有的基础上大增一截了”。

    从始至终血贪压根就没有去正眼的看剑一鸣一眼,仿佛这几枚龙鳞果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一般。

    而山坡下的那些围观者,见状全都在心中为剑一鸣感到一阵惋惜,不管是什么宝物一旦要是落到了血贪的手中的话,想要要回去,那是想也别想的事情,剑一鸣刚刚那样拼死拼活的,到头来却为别人做了嫁妆,所有的人都为他感到有些惋惜。

    剑一鸣冲血贪冷冷一笑道:“这位血饮山的朋友,这些龙鳞果是在下先发现的,现在你就这样,将它们据为己用的话,恐怕不大何时吧”!

    血贪哈哈一笑道:“我管你是谁先发现的,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是本少我看上的那就是本少的”。

    血贪的这番话可谓是霸道之极。

    站在血贪身边的另一名血饮山修士这时候,也开口道:“不错小子,刚刚你能为,我们八师兄尽些义务,那是你的荣幸,识相的赶快滚,如果你再多说一句的话,当心连小命都没有了……”。

    那名血饮山修士的话还没有说完,剑一鸣的双目之中,就陡然浮现出一缕寒芒,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之后,身影就如同一道闪电一样,朝着血贪与那名正在出言不逊的血饮山弟子扑了过去。

    见到剑一鸣朝自己扑过来,血贪的心中陡然一颤,身形一动之后,就欲向后倒退,同时伸出一只手掌来,朝腰间的弯刀抓去。

    扑哧一声人头飞溅,血贪的手掌还没有抓到腰间弯刀的刀柄,就猛然感觉自己的喉口一痛。

    当剑一鸣再次返回原地的时候,血贪与那名对于剑一鸣出言不逊的血饮山弟子,头颅直接从脖颈上飞溅了起来,跌落在地面之上。

    剑一鸣生平最恨的事情一共有两件,一件是有人从背后出手偷袭自己,另一件就是从自己的手中巧取豪夺,而这两件事情,血贪全都占齐了,所以他是非死不可。

    至于另一名血饮山的弟子,虽然没有出手偷袭自己,但他既然敢对自己出言不逊,这就足以判他死刑。

    从剑一鸣出手抢夺龙鳞果,到血贪等人被杀这些都是发生在很短的时间内,而山坡下的那些围观者们则全都是看呆了。

    先前无论是剑一鸣出手从,火毒蟾蜍的手中抢夺龙鳞果,还是雷炎果被血贪夺走。

    人们全都认为,剑一鸣是不可能能够夺到龙鳞果,以及龙鳞果落到血贪的手中之后,剑一鸣是不可能在要回来了。

    但事实上,剑一鸣不仅成功的斩杀了火毒蟾蜍得到了龙鳞果,还将出手偷袭他的血贪直接斩于剑下,将龙鳞果给重新夺了回来。

    而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同样被万部仙宫之外的众人给看的清清楚楚。

    此时的天灵镜,已经变化成了一个数十丈大小的巨大古镜,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而在古镜的镜面之上则被划分成了若干块,上面显示的正是万部仙宫的各个角落所发生的一切。

    而剑一鸣所做的一切,则在古镜之上其中的一块区域上,被清楚的显示了出来,当人们见到剑一鸣居然只用了一剑,就轻松的将在魂灵榜上排名第一百七十五位的血贪给斩于剑下的时候。

    顿时从人群中传出了一阵剧烈的喧哗声,要知道,血贪可是魂灵期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百七十五位的天才。

    而这个魂灵榜之上所包含的天才,可不仅仅只限于某个宗门,家族,甚至是某片区域,而是将整个神州大陆之上魂灵期中的所有绝顶天才全都涵盖在了里面。

    但凡能够进入这个榜单的无一例外,全部都是神州大陆之上,鼎鼎大名的天才,血贪作为魂灵期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百七十五位的天才,其实力自然是不弱的,足以同一般的分灵初期修士,一较高下。

    可是刚刚在剑一鸣的剑下却连一个回合都没有支持住,只用了一招就被对方给斩于剑下,这样的实力就算是在魂灵期排行榜中排名第一百七十四位的姜山,甚至是第一百七十三为的卫通都未必能够做得到。

    剑一鸣既然可以做的到,那说明他的实力要比姜山和卫通更加的强大。

    这样的实力按理说那早就应该已经响彻整个神州大陆了,可为什么人们却从来就不知道,魔神教的年轻一代中,什么时候多出了这样的一位绝世天才。

    圣女宫的宫主穆灵同样是微微皱起了眉头,剑一鸣的实力她是见识过的,当初在魔壁争夺赛的时候,剑一鸣虽然击败了她麾下九大圣女之一的白兮,但是在穆灵看来,剑一鸣的实力最多也就只是在魔神教的年轻一代中抖抖威风罢了。

    但是今日一见之后,才发现剑一鸣的实力要远比她想象中的更加强大。

    见到血饮山十大俊才之一的血贪就这样被剑一鸣给斩于了剑下,血饮山一名领队的长老气的是浑身发抖,对圣女宫的宫主穆灵冷声道:“穆灵公主,你们魔神教的那位弟子动轧就杀人,手段也未免太凶残了一些吧”!

    此次魔神教的七大宫中,除了穆灵亲至之外,其它的六大宫都只是派出了一位或几位长老来领队,所以圣女宫的宫主穆灵自然也就成了此次行动魔神教的首脑人物。

    听了那名血饮山,弟子的话之后,穆灵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微微一笑道:“血长老,如果刚刚我没看错的话,好像是你们血饮山的那位弟子出手暗算在前,更何况在万部仙宫之中,也并不禁止各门各派的弟子,相互厮杀,甚至是抢夺宝物,所以你们血饮山的那名弟子,就是死了也只能怪他技不如人,怪不得别人”。

    “你……”

    听了穆灵的话之后,那名血饮山的长老,心中更是气上加气,真恨不得拔出腰间的弯刀和穆灵拼了。

    不过他还是硬生生的将心中的怒气给压了下来,因为他知道血饮山的实力比起魔神教来,还有着不小的差距,如果真的和魔神教闹翻的话,最终吃亏的也只能是血饮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