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338章 超级吝啬
    望着手中的这一枚下品灵丹,那名圣女宫的女修,顿时张目结舌,很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毕竟在她的想象中,剑一鸣那么的富有怎么也该给她几千万甚至上亿枚的灵丹,而现在剑一鸣居然只给了她一枚灵丹,而且还是那种最低等的下品灵丹。

    几千万枚与一枚灵丹这其中的落差也实在是太大了些,所以那名圣女宫的女修一时间很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四周的那些围观者们也同样是目瞪口呆,毕竟一直以来圣女宫都是由魔神教七大宫中的其它六大宫轮番供养的,竟然轮到了暗字宫。

    剑一鸣既然是暗字宫的四大少主之首,自然应该率先表个率。

    而近来有关剑一鸣等人在醉仙楼一掷千金的事情,在魔神教与魔神山脉附近流传的沸沸扬扬,他们每次到醉仙楼去饮酒作乐,喝花酒的时候,都要花费至少数千万的灵丹。

    尤其是剑一鸣,为了区区一个魂灵初期的女修,就愿意花费六千万的灵丹,所以即便是傻子也看得出来,暗字宫的这几位少宫主,绝对是那种富得流油的主。

    他们的身家就是比起魔神教之中,许多半步天劫期,甚至是天劫期的长老那恐怕都是只强不弱。

    所以在人们的印象中,此次剑一鸣拿出来的灵丹数量一定多到了超出所有人意料之外,和想象的程度,岂料剑一鸣最终居然只拿出来了区区的一枚灵丹,而且还是那种最下等的下品灵丹。

    不要说是其它几宫的少宫主了,就是魔神教中那些最低等的先天,甚至是后天期的普通弟子,拿出来的灵丹都要远比他多得多,在魔神教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抠门的少宫主。

    就在这时在四周围观的那些魔神教弟子,也纷纷是议论纷纷。

    “天啊,我没看错吧,作为堂堂的暗字宫少宫主他居然只愿意拿出一枚灵丹,而且还是那种最低等的下品的,像这么抠门的少宫主,不要说是在暗字宫了,就是放眼整个魔神教的历史上,那恐怕都是第一次出现吧”!

    “他们到醉仙楼去喝酒,竞拍女修的时候,都愿意花费几千万的灵丹,去竞拍那些女修和花魁,现在轮到他们去供养圣女宫的时候,他居然只愿意拿出一枚下品的灵丹,难道我们圣女宫那些天之骄女和圣女们,还比不上醉仙楼中的那些女修与花魁吗”。

    “不是比不比得上,而是他们本身就小气,你别忘了,醉仙楼的那些女修和花魁们虽然没有办法,与我们圣女宫的那些天之骄女与圣女们相提并论,但是只要他们竞拍下来的话,他们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

    “可我们圣女宫的那些天之骄女就不一样了,他们就是拿出再多的灵丹,同样也没有办法碰她们一指头的,如此一来的话,他们自然也就不愿意拿出太多的灵丹了“。

    “哦是吗,找这么说的话,这位暗字宫的少宫主,可当真是花心又吝啬了”。

    “不错,这位暗字宫的少宫主就是一个花心又吝啬的家伙”。

    一道道鄙视的议论声,源源不断的传进剑一鸣的耳朵中,不过剑一鸣对这些却全然不在乎,要知道他到魔神教来只是为了解决自己身上煞气,与其它的一些问题。

    从来就没有把自己真正的当作,魔神教暗字宫的少宫主,而现在魔神教与冥族之间完全是敌对的关系,用势如水火来形容过都不过分。

    自己如果向圣女宫提供大量的灵丹的话,那样就只会对冥族更加的不利,像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蠢事,剑一鸣自然不会去做。

    所以现在圣女宫的人既然来找自己要灵丹,那自己只需要象征性的拿出来一两枚,应付一下有这回事也就可以了。

    剑一鸣将灵丹拿出来之后,接下来就轮到了万骨与谢御等人了,不过剑一鸣既然之拿出来了一枚最低等的下品灵丹,万骨与谢御等人自然也强不到那去,他们拿出来的灵丹虽然要比剑一鸣稍微的强一些,但也同样就只有区区的三五枚而已,而且同样也是那种最低等的下品灵丹。

    有了这几位少宫主做榜样之后,暗字宫的其它修士自然也都不愿意过多的自掏腰包,除了极少数一些平日里对圣女宫的那些女修心存爱慕,和想要讨圣女宫女修欢心的暗字宫修士,拿出来的灵丹比较多之外,其他的暗字宫修士,大多都只是象征性的拿出几枚灵丹也就算了事了。

    圣女宫的上上下下也因此在修炼上,陷入了一场近百年来从未有过的,资源危机之中。

    这件事在暗字宫传开之后,顿时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最近剑一鸣与万骨等人在醉仙楼一掷千金的事情,在魔神教之中早就已经传的是沸沸扬扬,即便是傻子也能看得出,剑一鸣与万骨这几位暗字宫少宫主的身家,要比魔神教中许多半步天劫期,甚至是真正的天劫期长老,都要丰厚的多。

    在人们看来,他们在醉仙楼的时候,为了那些女修都愿意花费几千万,甚至更高的灵丹灵丹来竞拍。

    那么在资助圣女宫的那些天之骄女的时候,她们也一定会倾囊相助,圣女宫今年的修炼资源也一定是数十年来最富足的一年。

    但让人们没想到的是,剑一鸣等人拿出来的林丹数量,非但没有像人们想象中的那样倾囊相助,相反他们拿出来的灵丹要比暗字宫中许多先天,甚至是后天期的低阶修士还要少。

    尤其是剑一鸣作为暗字宫的四大少宫主之首,他居然只拿出了一枚灵丹,而且还是那种最低等的下品灵丹来敷衍了事。

    圣女宫今年的修炼资源,非但没有像人们想象中的那样成为数十年来最富足的一年,反而陷入了近百年来从未有过的资源危机。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剑一鸣与万骨等人一边修炼,一边静等万部仙宫消息的出现,当然每隔一段时间,他和万骨谢御等人都要定期的去放松一下。

    而每次道醉仙楼去放松都要花费几千甚至是数千万的灵丹,至于每个月供养圣女宫的事情吗,剑一鸣同样也只是拿出几枚那种最下等的下品灵丹进行一下敷衍了事也就算可以了。

    圣女宫宫主穆灵所在的一处宫殿中,圣女宫的一名女修正静静的站在穆灵的眼前,向她汇报最近圣女宫的上上下下在修炼资源上,所遇到的窘境。

    听了这名女修的汇报之后,圣女宫的宫主穆灵黛眉紧锁的道:“这么说现在我们圣女宫现在在修炼资源上,已经窘迫到了这种程度,许多弟子在修炼的时候,已经面临没有灵丹可用的窘境“?

    那名圣女宫的女修银牙紧咬的道:“不错,血仇与万骨那几个家伙,在醉仙楼喝花酒的时候,都舍得几百上千万的灵丹去花,但是到了资助我们圣女宫的时候,这几个家伙却一个比一个抠门“。

    “尤其是血仇与万骨那几个家伙,作为暗字宫的少宫主,他们在醉仙楼喝花酒的时候,都愿意拿出几百甚至上千万的灵丹,而现在在资助我们圣女宫的时候,那几个家伙拿出来的灵丹却都只能以个位数来计算”。

    “尤其是血仇那个家伙,作为暗字宫的四大少宫主之首,每次在资助我们圣女宫的时候,他都只愿意拿出一枚,而且是那种最下等的下品灵丹来资助我们圣女宫”。

    “他们几个作为暗字宫的少宫主,在资助我们圣女宫的时候,他们都不愿意自掏腰包,其他的暗字宫修士在资助我们圣女宫的时候,自然就更加不愿意自掏腰包了,可以说现在我们圣女宫在修炼资源上,之所以会陷入这样的窘境,都是这几个家伙,起的好作用”。

    说到这里的时候,那名圣女宫的女修,忍不住咬了咬牙,她的心中不明白,那几个家伙在醉仙楼喝酒,竞拍花魁与女修的时候,都愿意花费上千万,甚至是几千万的灵丹,可为什么到了资助她们圣女宫的时候,那几个家伙就那样的一毛不拔呢!

    作为暗字宫的少宫主,那几个家伙在资助她们圣女宫的时候,拿出来的灵丹都是以个位数来计算的,这种吝啬的程度,在暗字宫乃至于整个魔神教的历史上,都绝对可以排在第一位。

    听了那名圣女宫女修的话之后,圣女宫宫主穆灵的目光中也闪过一丝怒意,对那名圣女宫的女修道:“明天又到了暗字宫资助我们圣女宫的时候了吧”。

    那名圣女宫的女修点头道:“不错,今年负责资助我们的是六大宫中的暗字宫,按照规定暗字宫的那些家伙,每个月要向我们圣女宫资质一批灵丹,而明天刚好就是他们资助灵丹的日子”。

    穆灵道:“既然这样,明天我一定要让那几只铁公鸡狠狠的脱一层皮不可”。

    “那不知宫主你的心中有什么样的打算呢”?

    那名圣女宫的女修,闻言问道。

    穆灵淡淡的道:“这你不用管,你只要记住明天到暗字宫去那几个家伙索要灵丹就可以了,到时候我自然有办法让那几只铁公鸡狠狠的脱一层皮”。

    “哦”!虽然不明白她的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但听了圣女宫宫主穆灵的话之后,那名女修还是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