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335章 稳妥之计
    少女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她的身子刚刚直起来一半,就被剑一鸣被给封住了穴位动弹不得。

    剑一鸣砸少女惊惧的目光中,走到了她的眼前然后开始动手去脱她身上的衣服,少女一边挣扎一边怒骂道:“滚开,给我滚开,你们这些魔神教的恶魔,杀害了我全家现在又想要来祸害我吗,给我滚开”。

    而剑一鸣对少女的怒骂声则充耳不闻,双手连动,很快就将少女身上的外衣给脱了下来,此刻少女的身上除了胸前的胸衣与下身的褒裤之外,就已经空无一物了,在少女惊恐的目光中,一把将她身前的胸衣给扯了下来。

    顿时两团雪白的柔软暴漏在了剑一鸣的眼前,这两团柔然如同雪丘一样雪白,在峰顶处有着亮点殷红格外的隐忍注目。

    剑一鸣伸出手来,握住少女胸前的柔软轻轻的扭捏了一阵之后,又伸出手来将她下身的褒裤扯了下来。

    顿时少女那无暇的玉体再无一丝遮掩的直接暴漏在了剑一鸣的眼前,高耸的,如玉的肌肤,纤细的柳腰,修长的**,每一处都充满了无尽的美感。

    在少女的怒骂声中,剑一鸣伸出手来将脸上的黑铁面具,取了下来,露出了一张年轻英俊的面容。

    正在挣扎怒骂的少女,见到剑一鸣的真实容颜之后,忽地一愣,似乎没料到面具后面,竟是这样一张年轻英俊的面容。

    剑一鸣盯着少女那美妙的玉体打量了一眼之后,又将鼻孔放在她的脸颊旁边轻轻嗅了几下之后,从少女身上传出那独有的处子芳香,令剑一鸣忍不住一阵心旷神怡,不过的行为也就到此为止,并没有进一步的过激举动。

    在盯着少女那阿娜的酮体扫视了一眼之后,就不在理会少女,而是在床铺的另一端坐下。

    原本少女以为,剑一鸣接下来一定会来侵犯自己,所以她已经做好了受侵犯的准备,岂料剑一鸣却并没有像预料的那样,来侵犯自己。

    少女睁开眼睛,望了一眼剑一鸣之后,开口道:“你究竟想要怎样”?

    剑一鸣没有回答少女,而是望着少女道:“想要获得自由吗”?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少女一愣,似乎没料到剑一鸣会讲出这样的话,在呆了很久之后,少女才不确定的开口道:“你你肯给我自由”?

    剑一鸣走到少女的身边伸出手来,在她身上轻点了几下之后,解开了她身上的穴道,开口道:“说罢,说说你的来历,还有你为什么会被抓到醉仙楼来被当作花魁一样的出售,如果你的回答能够令我满意的话,我就会还你自由”。

    少女恢复自由之后,急忙伸出一只玉手来,抓起床铺之上的被褥,将自己那足以令所有男人全都热血沸腾的酮体遮挡住。

    然后望着剑一鸣道:“如果我将自己的身世背景告诉你的话,你就会还我自由吗”?

    剑一鸣道:“我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不会反悔,不过你最好不要在我的面前耍心眼,我既然来询问你的身世背景,自然有办法断定你讲的是真是假,如果被我发现你用谎话,诓骗我的话,那么我一定会让你的下场比在醉仙楼最花魁,更加的悲惨千百倍“。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少女的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仇恨之色后,开口道:“我原本也是西域大陆之上一个大型世家的千金小姐,我的家族也是一个依附于魔神教的千年世家”。

    听了少女的讲述之后,剑一鸣的心中这才明白,原来眼前的这个少女原本是西域大陆之上,一个依附于魔神教千年世家的千金小姐,她所在的家族每年都会向魔神教的高层提供,大量的修炼资源,以便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寻求魔神教的庇护。

    但是传承到了最近几代,她的家族因为逐渐没落的缘故,渐渐的没有办法在向之前那样,每年都向魔神教的高层,提供大批的资源。

    所以她的家族派人,来拜见魔神教的高层,希望每年可以减少所需要上缴的资源,但魔神教的高层却不答应。

    双方的隔阂也就因此而诞生,并且越来越深,等到了她这一代的时候,因为她的家族的长老们,在一件事上无意间触犯到了魔神教教主月无渊身后的月家。

    在加上这时候她所在的家族,已经相当的积弱了,即便继续存在下去,也没有办法再为魔神教提供多少的资源了。

    所以月无渊的家族,就随便找了一个通敌的理由,派人去屠灭了她所在的家族,在将她家族中所有的资源全都掠夺一空之后,又派人将她家族中的族人屠戳了大半,然后将家族那些貌美的女修,卖到了各地用来兑换资源。

    而她则因为貌美和天赋不凡的缘故,被魔神教的高层,送到了月家经营的这间酒楼了当作花魁一样出售。

    将自己的经历,缓缓的讲述了一遍之后,少女紧紧的咬着贝齿,双目之中射出刻骨的仇恨。

    听了少女的话之后,剑一鸣的心中这才明白了,在她的身上都发生了些什么,以及她为什么会被当作物品一样的进行出售。

    而且在少女讲述这些的时候,剑一鸣一直在灵魂力感知着少女情绪上的波动。

    少女在讲述到,她的家族如何被人屠灭,已经自己如何被人当作物品一样卖到醉仙楼来的时候,她的情绪之中,除了浓浓的仇恨与愤怒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什么波动了,从这里剑一鸣可以推断得出,刚刚少女所讲述的那些都是真的没有说谎。

    “你叫什么名字”?剑一鸣问道。

    “采菱”少女在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如实的讲出了自己的性命。

    “采菱”听了少女的话之后,剑一鸣微微一愣,在上一世的时候,他曾经建立了在神州大陆之上,最大的冥神帝国,在当时神州大陆之上的各方势力每年都要来朝贡,所以对于当时那些有天劫期大修坐镇的家族与实力,剑一鸣的脑海之中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影响。

    在剑一鸣的印象中,在西大陆那些向自己朝贡的家族中,似乎就有一个采式家族,据说这个家族的祖上并非是完整的人类,在采式一族的血液之中还存在着洪荒虫皇的血液。

    只不过这个家族的势力,并非十分的强大,在加上每年来向自己朝贡的家族与势力数不胜数,所以剑一鸣也就怎么注意他们,想不到现在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与这个家族的成员再次想见。

    想不到在短短两百年的时间里,那个曾经有天劫期大修坐镇,威震一方的采家,居然会沦落到被人灭族,成为俎上鱼肉的程度。

    剑一鸣望着少女道:“你想要为你家族的那些亲人与族人报仇吗”?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少女望着剑一鸣道:“怎么你肯帮我”?

    剑一鸣道:“怎么你觉得很奇怪吗”?

    少女道:“可是害我家破人亡的是月家,而月家的当代家族正是魔神教的现任教主月无渊,你不是魔神教暗字宫的少宫主吗,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要帮我对付你们魔神教的教主,和他身后的家族呢“。

    少女的话还没说完,剑一鸣就已经挥手打断了她,开口道:“魔神教是魔神教,月无渊是月无渊,魔神教教主之位,向来是有德着据之,没有人规定就只能月无渊一个人来做,更何况月无渊虽然是魔神教的现任教主,却也没有办法代表整个魔神教,所以永远不要将月无渊与月家和魔神教混为一谈”。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少女的心中顿时想到了,之前听到的一些,关于魔神教内部各大派系之间,为了争权夺势,而如何明争暗斗的种种传闻。

    以前在听到这些传闻的时候,少女的心中还不大相信,但是现在在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少女的心中意识到,这些传闻,恐怕多半都是真的。

    少女望着剑一鸣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开口道:“你真的肯帮我”?

    剑一鸣点头道:“不错,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我肯帮你报仇的话,你又要拿什么来回报我呢”?

    少女叹息道:“我现在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是孤身一人了,身边没有任何的亲人与族人,除了这具身体之外,就已经没有任何能令人心动的东西了,如果你想要的话,就把他拿去吧”?

    剑一鸣摇头道:“不,我不要你的身体”?

    “你不要我的身体,那你想要什么”?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少女一愣,盯着见一面问道。

    剑一鸣对少女道:“我要你为我效命听命于我”?

    少女道:“如果你肯为我报仇的话,我愿意听命于你”。

    剑一鸣冷笑道:“仅仅只是有口头上的承诺还是不够的,毕竟如果你在我手下做事的话,势必会知道我的一些事情与隐秘,你现在为了替你的亲人与族人报仇,愿意听命于我,万一那一天你反悔了,转而去投奔他人的话,那我的那些隐秘之事,岂不是就要暴漏给别人了”。

    少女道:“我已经说了,如果你想要我的身体的话,你现在就可以拿去,只要你将我的身体取走的话,那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了,你应该就不用在担心我会背叛你了吧”?

    剑一鸣摇头道:“不行即便取了你的身子,同样也没有办法保证,你不会在日后背叛我,所以必须要想一个比取了你身子,更加稳妥的办法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