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334章 惊恐的少女
    赵姓中年人从五楼上走下来之后,望着醉仙楼中的众人开口道:“血仇公子身上的所携带的物品,阻止支付六千万灵丹的价格现在还有没有人愿意开出比这个更高的价格了”。

    听了赵姓中年人的话之后,醉仙楼中古顿时一阵沸腾,刚刚王家家主在喊出三千万的价格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认为剑一鸣是不可能开出比这更高的价格的。

    因为这名花魁虽然貌美,天赋也不凡,可是充其量两千万灵丹的价格也就顶尖了,而刚刚王家则一下子就开出了三千万灵丹的价格。

    这个价格不仅远远的超过了,那名花魁应有的价格,更是醉仙楼历史上近四十年来,最高的一个价格,甚至已经足以直接购买一个归一境界的女修了。

    所以当王家老祖,报出三千万灵丹这个价格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剑一鸣是不可能在跟在继续加价了,但结果是剑一鸣不仅跟着继续加价了,还将价格直接,从三千万直接提升到了六千万。

    要知道,刚刚王家家主报出三千万灵丹的时候,这就已经让众人非常的吃惊了,毕竟三千万灵丹的价格不仅已经足以直接购买,好几位归一境界的女修了,更堪称是醉仙楼近四十年来最高的价格了,所以在王家家主报出这个价格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剑一鸣不可能在跟着加价了。

    可事实的结果却是,剑一鸣不仅跟着加价了,而且还直接将价格从三千万,增加到了六千万,提升了一倍。

    要知道刚刚王家家主喊出三千万价格的时候,这个价格就已经让所有的人都惊掉了下巴,原因是这个价格不仅已经远远的超过了,那名花魁的价格,更重要的是,这个价格还是醉仙楼近四十年来,最高的一个价格,足以直接购买一名归一境界的女修回来了。

    可是现在看来,这个看似惊人的价格,与剑一鸣报出来的价格一比,却又不值一提,王家家主喊出来的这个价格堪称是醉仙楼,历史上近四十年以来,最高的价格,而剑一鸣喊出的这个价格则算得上是醉仙楼近百年,甚至是有史以来最高的一个价格。

    王家家主报出来的价格,可以直接购买几位归一境界的女修,而剑一鸣喊出来的这个价格,则足以直接购买,十位甚至是十几位归一境界的女修了。

    所以王家家主喊出来,那看似惊人的价格,与剑一鸣报出来的价格进行相比的话,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剑一鸣区区一个魂灵期的修士,如何能够在财力上可以跟王家这样的大型世家,进行扳手腕,难道真如旁人所猜想的那样,他的身后有十分庞大的势力,做依靠。

    听了赵姓中年人的话之后,王家家主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这时候双方竞争已经不仅仅只存在于,两人最后谁可以争到那名花魁了,而是关系到双方的面子问题,如果在这时候放弃的话,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件事情就会在魔神山脉附近传开。

    到时候所有的人都会说,堂堂的王家家主,连一个魂灵后期的小子,都争不过,这对于一向十分爱面子的王家家主来说,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接受的。

    但是作为王家的家主,家族的那些资源与钱财,他也不能漫无目的的随便乱用,刚刚他报出三千万灵丹的价格,这个价格就已经远远的超过了,那名花魁应有的价格,现在剑一鸣将价格提升到了六千万以上。

    如果他在继续向上加价的话,就算他能够成功的击败剑一鸣,将那名花魁竞争到手,如果家族中的那些长老,与老祖们一旦要是问起来的话,他也是很难交代的。

    就在这时王家家主身边的一个长老,对王家家主道:“老爷,我看还是算了吧,我看我看我们王家没有必要,为了一个魂灵期的花魁而去和魔神教和暗字宫结缘啊”!

    “你说什么”?听到那名王家长老的话之后,王家家主顿时都然大怒。

    见到家主发怒那名王家长老的脸色微微一变,但是在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斟酌的开口道:“家主我们王家与魔神教包括暗字宫在内的,七大宫之间有着众多贸易与其它方面的往来,正是靠着与魔神教之间这种紧密的往来,我们王家才能捉奸成为魔神山脉方圆数万里之内最大的世家”。

    “而血仇那小子可是暗字宫的四大少宫主之一,而且其地位就算是在暗字宫的四大少宫主之中,那也同样是排在第一位”。

    “看他的这幅模样,恐怕是不将那名花魁拿到手的话,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如果家主您在和他继续竞争下去的话,日后恐怕会影响我们与暗字宫,甚至是与整个魔神教之间的交往,这对家族今后的发展是十分不利的,所以还请家主您能够为了整个王家的大局着想,不要在和血仇那小子,纠缠下去了“。

    听了那名王家长老的话之后,王家家主,的脸色在一阵青红交错之后,最终还是没有在没继续加价下去。

    见到王家家主没有继续加价,那名赵姓中年人的神情之上浮现出一丝失望之色,不过心中却也同样是乐开了花,毕竟按照他的估计那名花魁能够拍卖出两千万的价格,就已经是顶尖了,而现在居然拍卖处了六千万灵丹的价格。

    这个价格要远远高出他的预料,而根据当初自己与醉仙楼高层之间,达成的约定,自己来主持此次女修与花魁的拍卖会,除了可以拿到醉仙楼承诺的底酬之外,还可以根据每位女修与花魁拍卖出来价格的高低,来抽取一定的酬劳。

    那些女修与花魁拍卖出来的价格越高,他能够抽取的酬劳也就越高,而现在这名花魁足足拍卖出了六千万灵丹的价格,是之前预估价格的三倍有余,如此一来,就算别的那些女修与花魁的酬劳自己一分钱都不要。

    仅仅只是这最后一位花魁,自己能够抽取到的酬劳,同样也可以让自己盆满钵满,所以此时此刻别说赵姓中年人的身份有多么的激动了。

    拍卖结束之后,那些被竞拍下来的女修与花魁立刻被送到那些竞拍者的身边,那四名花魁自然也被送到了五楼。

    醉仙楼的高层,似乎是这次剑一鸣对于剑一鸣等人,话费高价将这四名花魁拍卖了下来,十分的高兴,所以为了让他们能够方便的办事,醉仙楼的高层还特地免费为他们四人每人准备了一间上好的房间。

    那四名花魁被送到身边之后,万古与罗魂等人就立即迫不及待抱着各自的竞拍下来的花魁,到房间中办事了。

    剑一鸣也带着他竞拍下来的那位美人,走进了醉仙楼的高层,为他安排的房间中。

    不过在带着那位美人走进房间中之后,剑一鸣并没有向万骨与罗魂等人那样急着“办事”,房间中剑一鸣在盯着那名少女打量了几眼之后,发现那名少女约莫十**岁的样子,不仅在修炼上有着风灵体的异灵躯,在相貌上也同样十分的过人。

    虽然她的相貌,还没有办法与梦冰琳与赵欣欣这样的魔神教圣女,相提并论,却也绝不输给东南区域四大才女中的柳青青与韩芊悦。

    剑一鸣在盯着少女打量了一番之后,发现少女的手腕上有一道道被绳子勒过的痕迹,她的手臂之上也残留有一道道的痕迹,这些痕迹清楚的告诉着众人,她到这里来被当作花魁一样的,竞拍出去,着绝非是出自于她的本意。

    此刻这名少女望向剑一鸣的目光中,既有仇恨,也有恐惧之色。

    剑一鸣望着那名少女微微一笑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那名少女没有吭声,只是用惊惧的目光望着剑一鸣。

    见到少女没吭声,剑一鸣站起来朝她走了过去,他知道这名少女现在的心中对自己充满了敌意,要想让她开口说话的话,自己恐怕需要采取一些特殊手段了。

    见到剑一鸣朝自己走过来,那名少女终于不在沉默,将头顶之上的发簪拔下来之后,用惊惧的目光望着剑一鸣,颤声道:“你你不要过来,不然我就死在你眼前”?

    听了这名女子的话之后,剑一鸣的心中更是在心中可以断定,她到这里来,被当作花魁一样进行出售,绝对不是出自她的本意。

    剑一鸣没有理会少女的威胁,而是继续朝她走了过去。

    那名女子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决然之色后,猛然挥起手中的发簪朝自己的脖颈上刺过去。

    剑一鸣见状,身子微微一晃之后,就在原地消失不见,下一刻当少女手中的发簪,落在她的脖颈上之前,剑一鸣的身子就出现在了她的身前,伸出手来握住了了她的手腕。

    少女见状,运起了她体内的灵力就想要反抗,可她那是剑一鸣的对手,剑一鸣的一只手臂握住少女的手腕,不让她有自尽的机会,另一手则抓住她的臂膀然后猛地一用力,将她扔到了不远处的,床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