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333章 六千万灵丹的价格
    见到剑一鸣加价,王家家主的双目之中闪过一丝阴沉之色,不过这名花魁不仅容貌过人,在修炼天赋上,更是具有十分罕见的异灵体分灵之躯,将来很有可能能够修炼到,归一甚至是半步天劫期的境界,所以他自然不会就这样的放弃。

    “一千二百万”

    王家家主的目光在闪过一丝阴沉之色后,开口加价道。

    “一千三百万”

    剑一鸣开口加价道。

    王家家主见状将价格增加道了一千四百万。

    于是就这样在两人的加价中,那名花魁的价格很快就被提升到了一千八百万的价格。

    忽然王家家主的目光中闪过一丝阴沉之后,直接开口道:“三千万”。

    “轰”!此言一出立即顿时轰动了,整个醉仙楼,要知道这名花魁在修炼天赋上,有机会能够修炼到归一甚至是半步天劫期的境界。

    但这只是有机会而已,最终究竟能不能修炼到,归一与半步天劫期的境界,这还是个未知数,而三千万灵丹的价格,就算买不到半步天劫期的修士,却也足以购买好几位归一境界的高阶修士了。

    每次进行女修与花魁拍卖的时候,女修与花魁所拍卖处的价格虽然都十分的不菲,但是真正能够超过两千万价格的次数却还是不多的。

    最近一次超过两千万的价格,那是大约在四十年前的时候,当初魔神教的一位天劫期级别的长老为了与其他的修士,争夺一名资质卓越魂灵后期的女修,曾将竞拍的价格提升到了,二千九百万灵丹。

    这个价格砸过去近四十年间,一直无人可以比拟,而今天王家家主为了争夺这名魂灵期的女修,则是开出了三千万灵丹的价格,这个价格不仅已经可以同当年,那位天劫期二千九百万灵丹的价格相提并论了,甚至在价格上比当年的那位魔神教长老还高出了一百万的价格。

    堪称是醉仙楼历史上四十年以来,最高的价格了。

    “不亏是王家的家主,果然是财大气粗,为了区区一个魂灵期的女修居然就开出了三千万的价格,这绝对醉仙楼历史上四十年来最高的价格了”。

    “是啊,那名魂灵期的花魁,虽然是异灵躯中罕见的风灵之躯,将来有可能进阶到归一甚至是半步天劫期的程度,但也是有希望进阶到而已,日后究竟能不能进阶到,这谁也不好说”。

    “而现在王家家主所开出的这个价格,甚至已经足以,直接购买好几位一般的归一境界修士了”。

    “嘻嘻血仇那小子现在应该不会在加价了吧“!

    ”是啊,那家伙虽然是魔神教暗字宫的修士,但是终究也只是魂灵期的修士而已,在财力上是注定不可能和王家家主这种可以直接掌控一个大型世家的家主扳手腕的”。

    “而王家家主所开出三千万灵丹的价格,这足以让许多归一,甚至是半步天劫期的修士都倾家荡产,血仇那小子是不可能出的起比这个更高的价格的,所以他应该也不会在加价了”。

    “哈哈作为魔神教七大宫暗字宫之一的少宫主,居然在竞拍中败给了一个世家之人,我看他日后在魔神教其他的少宫主面前如何抬的起头”。

    “几乎所有的修士,都认为在这场竞拍中,剑一鸣是不可能争得过,王家家主的,毕竟剑一鸣虽然现在是魔神教七大宫之一暗字宫的少宫主,但说到底他究竟还只是一个魂灵期的修士而已,在购买私人物品的时候,就只能使用自己的积蓄,魔神教与暗字宫的他是没有办法动用分毫的”!

    “而王家家主则不同,作为一个实权家主,他可以直接动用整个王家的资源与底蕴进行竞拍,想要在价格上击败王家家主的话,就必须在底蕴上压过整个王家才可以”。

    “剑一鸣作为一个小小的魂灵期修士,在底蕴上如何能够与王家这样的超级世家相比较”。

    “所以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在这次的竞拍争夺中,剑一鸣是不可能能够赢得了王家家主的”。

    就在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剑一鸣不可能能够赢得了王家家主的时候。

    剑一鸣的声音又陡然在众人耳边响起。

    只听剑一鸣淡淡的道:“六千万灵丹”。

    轰!此言一出整个大殿中所有人的表情顿时全都张目结舌,毕竟就在刚刚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剑一鸣不会在继续加价了。

    但是现实却打了所有人一个响亮的耳光,剑一鸣不仅跟着加价了,而且还一下子就开出了六千万灵丹的价格,这个价格几乎是王家家主所开出三千万灵丹价格的整整一倍。

    此刻王家家主再也无法忍受,对那名中年人道:“赵长老,我怀疑这位暗字宫少宫主的身上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的灵丹,而纯粹是在这里胡搅蛮缠而已,还请你上去检查一下,看看这位魔神教少宫主的身上究竟有没有,这么多的灵丹”。

    “不止是王家的家主,此刻醉仙楼中的所有人几乎都认为,剑一鸣是在胡搅蛮缠,毕竟六千万灵丹这样的价格就连许多归一,甚至是半步天劫期的修士都拿不出来。

    剑一鸣虽然是魔神教暗字宫的少宫主,但是他每个月的的灵丹供应也就只有区区千余枚而已,在没有办法动用暗字宫与魔神教资源的情况下,他如何能够拿得出天价的六千万灵丹。

    此刻那名负责主持拍卖的赵姓中年人,也同样是眉头紧皱,显然他也认为剑一鸣一个小小的魂灵期修士是不可能能够拿出六千万灵丹这样的天价价格的。

    所以他在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朝着醉仙楼的五楼走去,虽然他也不想要同魔神教与暗字宫结缘,但此次的拍卖会关系重大,如果任由剑一鸣在这里胡乱叫价,最终他搅黄了,王家家主想要购买那名女修的意图,而他自己又拿不出他报出来的价格的话,那醉仙楼可就真的亏大了。

    所以为了慎重起见,那名赵姓中年人来到了醉仙楼的五楼,对剑一鸣道:“血公子,能否给在下看一下,你的身上究竟有多少灵丹吗”?

    谢御冷声道:“混账,你这是在看不起人,认为我们拿不出,那六千万灵丹吗”?

    赵姓中年人立即摇头道:“哦,不不,谢御公子你想错了,在下绝无此意”。

    毕竟无论怎么说,剑一鸣等人也是魔神教七大宫之一暗字宫的少宫主,在魔神教中有着不低的地位,能不得罪的话,还是少得罪的好。

    谢御望着赵姓中年人正欲说些什么的时候,剑一鸣摆摆手对谢御道:“谢师兄既然,这位赵长老想要来检查一下我的身上究竟有没有那么多的灵丹,那就让他检查一下就是了”。

    说完之后,剑一鸣什么都没做,只是将腰间的那只储物袋,取下来递给了那名姓赵的中年人,开口道:“我随身携带的财物都在这只储物袋中,赵长老你检查一下吧”!

    赵姓老者,从剑一鸣手中接过储物袋,将灵魂力渗透到储物袋中扫视了一眼,当他看到储物袋中,那密密麻麻五等以上的灵晶,与空间容器和储物袋的时候,顿时面色大变,急忙将自己的灵魂力收回来,将储物袋重新退还给了剑一鸣,口中连连道:“够了够了储物袋中的这些物品足以支付此次拍卖灵丹所有的价格了”。

    “灵晶,与灵丹虽然都是修炼用的材料,但是灵晶的价值却要比灵丹高的多”。

    一块灵晶足以兑换到,十枚甚至上百枚的灵丹。

    “五等以上的灵晶,的效用更是普通灵丹的以前本甚至是一万倍,而剑一鸣储物袋中仅仅只是五等以上的灵晶,就足有上千枚之多,单单只是这些灵晶的价值,就多达上千万灵丹。

    更别说,剑一鸣的储物袋中,除了大量的五等灵晶之外,还有大量的空间容器一样的储物袋,灵晶虽然珍贵,但是与储物袋这样的空间容器一比,却又是根本就不值一提的。

    灵晶虽然珍贵,但是每一块灵晶的价值也就在几百,上千枚灵丹之间,就算是那种比较珍贵五等以上的灵晶,每块的价值也就在一万枚灵丹左右,只要手中有充足的灵丹的话,想要就可以随时买得到。

    但储物袋这样的空间容器就不同了,储物袋这一类的空间容器,就不同了,储物袋这一类的空间容器,从上古时期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可以炼制的出来。

    现如今在神州大陆之上流传的储物袋都是从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每一只都十分的珍贵,在神州大陆之上,能够拥有储物袋的修士没有几个。

    即便是那种最下等的下品储物袋,在神州大陆之上那也同样是可遇而不可求之物,有些时候你的手中就是有再多的灵丹,也未必能够卖到一只储物袋。

    即便在那些超大型的拍卖会上,偶尔出现一只储物袋,那也同样会受到修士们的拼命哄抢,一直下品储物袋的价格在拍卖会上被哄抬到,几千万甚至是上亿灵丹的价格,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刚刚剑一鸣储物袋中的空间容器足足有数十只之多。

    如果将这些储物袋与空间容器的价值,是很难有灵丹来计算的,所以不要说刚刚剑一鸣只是报出了六千万灵丹的价格。

    就是报出六亿,甚至是六十亿灵丹的价格,他也绝对是不会被难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