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328章 再遇梦冰琳
    杨澜开口道:“诸位误会误会”。

    杜淳也道:“是啊,诸位我想你们误会了,我们之所以会带人跟在身后,并不是像你们想象当中的那样,要对血仇师弟不利,而是这条路上,危机四伏,我们担心他会遭遇不测,所以这才带人跟在他的身后”。

    “是啊我们跟在他的身后这是想要保血仇师弟的周全”。

    见到杨澜与杜淳等人居然连这种这种无耻的话,都说的出来,万骨与谢御等人的嘴角都露出了一丝冷笑。

    万骨望着缩图与杨澜等人道:“无论你们说什么,今天你们也同样是难逃一死”。

    谢御也道:“不错,我知道当初我们在谢绝了月恒与少主宫那一系人马的拉拢之后,你们就一直想要杀我们,可我告诉你们,就在你们想着怎样来杀我们的同时,我们也同样盘算着,如何才能够将你们除掉,看样子最后还是我们笑到了最后”。

    罗魂也道:“不错,你们就安心的去吧,日后暗字宫四大少宫主的位置,我们会替你们做了”。

    “无论是出于双方过去积累的仇恨,还是日后可以更好的在暗字宫立足,缩图与杨澜等人都是必须死的,毕竟现在剑一鸣与万骨和谢御等人,带着这么多的修士出现在这里,对缩图与杨澜等人,进行反包围,就是傻子也能一眼看出,自己在魔神教之中的身份绝对不纯”。

    “如果吧缩图和杨澜等人放回去的话,自己的真实身份就一定会暴漏出去,届时不要说成为暗字宫的四大少宫主,将暗字宫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中了,就是想要在魔神教之中继续潜伏下去,那都是不可能的事了”。

    所以无论是处于双方之前积累的仇恨,还是为了可以更好的在魔神教中潜伏下去,缩图与杨澜等人都是必须死的。

    缩图望着剑一鸣与谢御等人用森然的口气威胁道:“血仇,还有谢御我承认你们现在的实力的确要远胜于我们,可是你们不要望了我们可是暗字宫的少宫主,更是少主月恒那一系的人马,你们如果杀了我们的话,暗字宫的那些长老们,会放过你们吗,少主月恒会放过你们吗”?

    万骨冷笑道:“缩图刚刚你不是也说了吗,此地远离魔神教,地处更是十分的偏僻,魔神教的高层未必能够发现这里,再说就算魔神教的高层,真的发现了这里,我们也同样有应对的办法,所以就不劳你们操心了”。

    见到剑一鸣与万骨等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自己,缩图的表情顿时变得狰狞了起来,开口道:“血仇谢御,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了,虽然你们现在那边修士的数量要比我们这边多点,但是如果将我们给逼急了的话,我们就是拼了命也要拉着你们做垫背的,所以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了”。

    谢御冷笑道:“是吗,既然这样我今天到想要看看,你们怎么来拉着我们做垫背的”。

    谢御的话落之后,伸出一只手掌来轻轻的一挥,身后的那些修士仿佛受到了什么指示似的,纷纷从腰间拔出兵刃然后朝着缩图与杨澜冲杀了过去,狭窄的山道之上顿时喊杀声四起,一场激烈的厮杀就此展开。

    半个多时辰之后,厮杀声才渐渐的消失,只不过此刻在地面之上,已经密密麻麻的平躺了上千具死尸,殷红的鲜血将狭窄的山道都给染成了血红色。

    望着地面上望着那密密麻麻的上千具死尸,剑一鸣不由的微微的皱起了眉头,这场战斗要比他想象还要激烈,虽然他们这边的修士无论是在数量还是质量方面都占有绝对的优势,但是在缩图与杨澜等人最后时刻的拼死反攻之下,还是给他们这一方造成了不小的死伤。

    不过虽然死伤了些人手,但是少主宫的那一系人马,包括缩图杨澜与杜淳和白书等四位暗字宫少主在内的所有少主宫一系的人马,全都已经被剑一鸣等人给尽数的斩杀。

    万骨走过来望着地面之上,缩图与杨澜等人的尸体,微笑道:“这些烦人的家伙,从我们进入魔神教的那一刻开始起,就一直在烦人,如今总算被解决掉了”。

    罗魂也道:“解决了,缩图与杨澜等人之后,暗字宫四大少宫主的位置,也就跟着空缺了下来,接下来,我们只需要让我们背后的力量在暗中推动的话,我们想要登上暗字宫四大少宫主的位置的话,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谢御这时候,也走过来望着剑一鸣道:“血仇师弟,这个收底的活,最后恐怕还是要靠你了”。

    剑一鸣点头道:“放心,我绝不不会让魔神教的高层,与少主宫那一系的人马在这里,发现丝毫的线索,更不会让他们抓住丝毫的把柄”。

    说完之后剑一鸣冲旁边的熊心道:“熊心,你接下来知道该怎么做吗”?

    熊心此刻正浑身浴血的站在剑一鸣的身边,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冲剑一鸣抱拳道:“公子放心,接下来我会故意在现场留下一些线索,将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指向冥族,和朝廷,绝对不会让魔神教与暗字宫的高层,怀疑和查到我们的身上来”。

    剑一鸣点头道:“如此就好”。

    接下来熊心开始带着手下的修士在现场伪造和布置伪证。

    而剑一鸣则将自己身上的衣袍整理了一下之后,继续朝魔神城走去,既然他已经放出话来了,要到魔神城去,那么为了不让别人起疑心,他自然要到魔神城去一趟。

    剑一鸣在魔神城的各大商店中,漫无目的的转悠着,直到天色微微暗下来的时候,才离开了魔神城。

    等他再次回到魔神城的时候,来到暗字宫附近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的暗了下来。

    剑一鸣独自一个人在道路上默默地走着,忽然一道身影突然毫无预兆的从他身后的阴影里走出来。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响之后,剑一鸣的心中顿时一颤,刚刚他从哪里经过的时候,居然全然没有发现在那里还隐藏有人。

    对方既然能够躲在那里让自己毫无察觉,这说明对方不仅在隐匿身形方面十分的了得,同样修为甚至还很有可能不在自己之下,难道是谢御与万骨等人,在与自己做了那种事情之后,为了防止事情暴漏想要杀自己灭口“。

    “亦或者是魔神教和暗字宫的高层,已经发现了在山谷中自己的所作所为,在那一刹那间,剑一鸣的心中就已经闪过了万千思绪”。

    不由的伸出手来,握住了腰间玄铁剑的剑柄,结果当他转过身来的时候,顿时一愣,因为他发现站在他身后的既不是万骨与谢御等人,也不是魔神教与暗字宫的高层,而是一道窈窕的身影,而这道窈窕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剑一鸣离开了帝国学院与中域大陆之后已经有数月未见的魔神教圣女梦冰琳。

    剑一鸣用略微沙哑的声音道:“我倒是谁呢,原来是梦圣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梦圣女你是神教的圣女,你不在圣女宫,跑到我们暗字宫附近来干什么”?

    从剑一鸣的身形出现的那一刻开始起,梦冰琳就密切的注视着剑一鸣的一举一动,包括他走路的步法,与伸出手来握住腰间剑柄的动作。

    当她仔细的观察了剑一鸣的步伐,与伸出手来握住腰间剑柄的那个动作之后,就更加证实了她心中的猜想。

    梦冰琳望着剑一鸣道:“你就是最近在神教声名鹤起暗字宫的血仇”?

    剑一鸣点头道:“不错正是在下,不知圣女殿下,你找在下所为何事”?

    “血仇”听到剑一鸣承认这个名字之后,梦冰琳的嘴角处露出了一丝冷笑。

    对剑一鸣道:“剑一鸣别装了,把面积拿下来吧,当初在魔壁争夺赛上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已经认出了你,知道你还还活着没有死”。

    “剑一鸣”?听到梦冰琳交出自己的名字之后,剑一鸣的内心不由得微微一颤。

    对梦冰琳道:“梦圣女我不知道你口中的剑一鸣是何人,我想圣女你可能认错人了吧”!

    听到剑一鸣不承认,梦冰琳轻咬着贝齿道:“剑一鸣当初在中域大陆的时候,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诈死,也不知道你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才要这样费尽心机的潜入神教,但是在我面前,你有何必要隐藏呢,难道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担心我会将你还活着的事情宣扬出去,对你不利吗”?

    剑一鸣道:“对不起,圣女殿下,你认错人了,我真不知道你口中剑一鸣,究竟是什么人”?

    梦冰琳道:“好啊,既然你说我认错人了,那你就把你脸上的面具拿下来,如果我真的认错人了话,我就立刻为自己刚才的冒失之举向你道歉,你看如何”?

    剑一鸣道:“不好意思,在下常年在生死边缘上历练,在脸庞上留下了一道道的伤痕,所以相貌实在是有些吓人,在加上在下修炼的功法有些特殊,所以实在不变将自己脸上的面具拿下,圣女殿下,如果你遇到了什么难事想要在下替你处理的话,在下必定竭尽全力,绝不会推辞”。

    “但是如果你想要在下将脸庞之上的面积拿下的话,请恕在下恕难从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