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295章 线索
    不久之后,有关一线天剑一鸣与兰月帝国修士遭到伏击的更多内幕,也陆续浮出了水面,在在一线天负责带领邪宗众人围攻剑一鸣的不是别人,正是邪宗三大护法长老之一的天恨老怪。

    人们在知道消息之后纷纷大骂天恨老怪无耻,不管怎么说天恨老怪也是邪宗的三大护法长老之一,甚至于在整个神州大陆之上,都算的上是一个成名已久的老怪物。

    可是如今作为一个修炼了数百年,天劫期第七步的老怪物,居然厚颜无耻的出手去对付剑一鸣这么一个小小的魂灵中期修士。

    邪宗的修士虽然做事从不按规则出牌,可是无耻到天恨老怪这种程度的话,恐怕就找不到比他更无耻的了。

    至于说剑一鸣在暗地里勾结,与魔神教圣女有染这件事,反倒没有多少人在意,毕竟且不说,现在并没有什么确凿证据,就算有证据证实了剑一鸣在私下里,与魔神教有勾结,有魔神教的圣女之间有染。

    女皇作为神州大陆之上的九五之尊,以她的身份根本就犯不着亲自来处理这样的小事,所以在众人看来,夏迎雪女皇之所以要派人来缉拿剑一鸣。

    在暗地里勾结魔神教,与魔神教圣女有染的罪名是假,担心剑一鸣在将来成长起来之后,会威胁到她在神州大陆之上的地位与威望才是真的。

    毕竟不久之前,李家的天龙灵脉在开启的时候,剑一鸣在天龙灵脉之中足足坚持了二十九天,其表现要比当年的女皇还要优秀,这点在神州大陆之上现在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

    所以一时之间神州大陆之上在暗地里有一种传闻,女皇之所以派人来缉拿剑一鸣,真正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剑一鸣在暗地里勾结了魔神教,与魔神教的圣女有染。

    女皇担心剑一鸣在成长起来之后,会威胁到她在神州大陆之上的地位才是真的。

    甚至就连帝国学院的院长柳风,都在公开场合下宣称,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剑一鸣在私下里勾结了魔神教,与魔神教的圣女有染的话,剑一鸣就依旧是他的亲传弟子,至于说邪宗三大护法之一的天恨老怪。

    帝国学院的总院长柳风更是亲自放话称,总有一天要亲自出手会会他。

    就在帝国学院与兰月帝国的修士离开的两天之后,另一道身影来到了山谷之中。

    而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魔神教的圣女梦冰琳,此刻的梦冰琳已经恢复了原本的真面目,一张绝世容颜足以让天地为之失色,日月为之失明。

    随便神州大陆之上的那个女子,如果放在她的面前与她一比的话,在容貌上都要黯然失色。

    女皇夏迎雪身边的十大女官,个个都是万里无一的绝色妙人,放眼整个神州大陆之上都是大名鼎鼎的绝色美人。

    被并称为十大妙人,但是十大妙人如果与梦冰琳一比的话,在容颜上同样也要输上一筹。

    女皇夏迎雪被称为是神州大陆之上千年以来的头号佳人,女皇夏迎雪在容貌上或许可以略胜梦冰琳一筹,但差距却也同样是微乎其微的。

    只是此刻梦冰琳那张足以令天地为之失色,日月为之失明的绝色容颜上,却满是哀伤与憔悴之色,只见梦冰琳跌跌撞撞的在山谷之中,探查了一遍之后,来到了山道之中,最终在山道的尽头见到,在山壁之上的那些剑痕,与地面上那个巨大的深坑的时候。

    梦冰琳的表情之上顿时浮现出了极其浓郁的痛苦之色,口中道了句:“不”!

    两行晶莹的泪珠从梦冰琳的脸颊之上滑落,梦冰琳的口中喃喃的道:“为什么为什么,当初在帝国商城之外,你明明答应过我,将来要带我离开的,为什么,你还没有兑现你的承诺,就要这么急着离开呢”!

    忽然,梦冰琳张口吐出了一大口,殷红的鲜血,然后昏倒在了地面之上。

    而被众人认为已经死去的剑一鸣,此刻正静静的呆在冥族设置在中域大陆的一处据点之内。

    此刻的他身穿黑袍,脸上还带着黑铁面具,整个据点之中,除了冥王阿茶之外,没有人见过剑一鸣的真面目,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来历与身份,只知道在不久之前冥王阿茶就突然带着带着这么一个神秘的少年来到了这里。

    并吩咐从今往后,整个据点中,包括舵主在内的所有人,都要听其的调遣。

    冥王阿茶是冥族百部的独一无二的女王,就连她都要对这名少年这般的客气,据点中的其他人自然不该怠慢,这些天来无论这名神秘的少年有什么样的吩咐,据点中的这些冥族人都完全照办。

    此刻的剑一鸣正在据点中的一座亭楼内,静静的聆听着一名下属的汇报。

    只见一名年纪约在四旬左右的中年人,正跪拜在剑一鸣的身前汇报道:“不久前帝国学院院长柳风麾下的亲传弟子,剑一鸣死在邪宗的手中之后,此事在整个中域大陆之上都引起了一番巨大的震动”。

    “据说帝国学院的高层对此事,十分的震怒,已经加紧了对于中域大陆之上,邪宗的据点与分舵的围剿,帝国学院的总院长柳风更是亲自放话称要亲自出手,去挥一挥邪宗的天恨老怪”。

    剑一鸣点了点头之后问道:“那剑一鸣的家人呢,他的家人知道了他死在邪宗之人手中的消息后,有什么反应吗”?

    那名中年人回道:“据说下得知的消息,剑一鸣的母亲秦妃在知道,剑一鸣在一线天战死在邪宗手中的消息后,当场昏了过去,他的父亲东灵国封国的国君在得知消息后,同样是将自己所在房间之内,接连几天都闭门不出”。

    剑一鸣点了点头之后,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那名中年人应了一声之后就退下了,那名中年人在退下之后,剑一鸣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在一线天的计划现在已经成功的骗住了所有的人。

    包括女皇宫的那些家伙,现在无一例外的全都认为他已经在与邪宗的交手中死掉了。

    但剑一鸣的心中却是丝毫也高兴不起来,原因就在于天恨老怪。

    按照剑一鸣原先的设想,在一线天之中,让阿茶出手,将包括天恨老怪在内的所有邪宗修士,一个不剩的统统除掉。

    这样即便有人怀疑自己没死,却也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相关的证据。

    但是在行动的当天,却没有见到天恨老怪的身影,原本剑一鸣还以为是天恨老怪不屑来杀自己。

    可是根据最近两天得到的消息,当天天恨老怪其实是在的,只不过因为种种的缘故,在邪宗伏击自己的时候,并不在场,所以这才逃过了一劫。

    也就是说,当日邪宗的领队人物还是天恨老怪,只不过因为种种的缘故,躲过了一劫。

    如此一来当日自己的计划就出现了瑕疵,因为剑一鸣很清楚在自己与阿茶离开后的不久,天恨老怪必然亲自到山谷之中查看过。

    以他的修为与眼力,必定可以看出,曾经有大人物在山谷之中出过手,灭杀了那些邪宗的修士,只要他将这个情况讲出来的话,必定会有人怀疑很有可能没有死,而是被那个突然出现神秘人给救走了。

    这个在环节中出现看似不起眼的小差错,就很有可能会使自己的整个计划功亏一篑。

    就在剑一鸣为自己计划中,所出现的失误而感到沮丧的时候,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而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冥王阿茶。

    冥王阿茶现身之后,剑一鸣朝四周,那些正在侍奉的侍女道了句:“我有些事要和冥王大人,单独谈一下。你们先下去吧”!

    “是”

    那些侍女在应了一声之后,就转身离开。

    等到那些侍女离开之后,剑一鸣将脸庞之上的黑铁面具拿了下来,露出了一章稍显稚嫩的英俊容颜。

    剑一鸣望着阿茶道:“怎么样,茶茶你查清楚了吗”?

    阿茶叹了一口气之后,开口道:“查清楚了,当日邪宗的领队人的确是天恨老怪不假,只不过当日天恨老怪麾下的六弟子因为贪图功劳,瞒着天恨老怪独自一个人,所以当日我们在山谷之中,这才没有见到天恨老怪”。

    “而且根据我得到的消息,就在我们离开后的不久,天恨老怪还带着剩下的几位弟子到山谷之中去探查了一番”。

    听了阿茶的话之后,剑一鸣在心中叹息了一声,当初如果在山谷之中多停留一段时间的话,就一定可以将天恨老怪除掉。

    现在好了在那次行动中,没能将天恨老怪除去,就很有可能会给自己的计划带来致命的缺陷。

    似乎是看出了剑一鸣的心情不好,阿茶安慰道:“大哥,你放心,邪宗在神州大陆之上的声誉原本就不怎么样,更何况当日我们离开的时候,已经将所有的一切全都安排妥当了,天恨老怪他也没有办法确定,你究竟有没有在那场战斗中死去”。

    “所以现在别说,他还没有将这件事讲出去,就算他真的讲出来了,以邪宗那糟糕的名声,多半也没有多少人会信他的,所以你放心,他不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麻烦的”!

    剑一鸣点头道:“希望如此吧”!

    忽然阿茶话题一挑的道:“大哥你不是让我帮你寻找可以化解煞气的方法吗,现在这件事有眉目了”。

    “真的”?听了阿茶的话之后,剑一鸣的双目顿时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