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246章 故人之后
    与此同时剑一鸣独自一人斩杀邪宗少宗主黄启铭与少堂主血骨,和生擒血晶晶的事情,也开始在中域大陆之上流传开来。

    此事在中域大陆之上,着实引发了一场不小的轰动,血骨与血晶晶也就罢了,毕竟剑一鸣现在的实力,远胜他们,能够将他们斩杀和生擒的话,那也完全是在意料之中的事。

    但是黄启铭会死在剑一鸣的手中,这点却着实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虽然之前在万炎山脉的时候,虽然剑一鸣也曾经击败过黄启铭,但击败与斩杀那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打个比方来说如果一个魂灵期初期的修士与魂灵中期的修士,进行对决,双方不死不休的话,那么最终被杀的一定是那个魂灵初期的修士,但是如果那个魂灵初期的修士,从一开始就想要逃命,而不想和那个魂灵中期的修士交手的话,那么不要说那名魂灵中期的修士,就只有魂灵中期的修为了。

    他的修为就是突破到魂灵后期想要将对方留下的话,也同样是千难万难的事情,更别说黄启铭作为邪宗的少宗主,与中与大陆年轻一代中的三大王者之首,身上用来保命的底牌和手段肯定是数不胜数。

    如果他一心想逃的话,不要说是神玉期修士了,就算是那些魂灵初期,甚至是魂灵中期的修士能不能将他留下那恐怕都是两说的事情,而如今在剑一鸣的手下,居然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那岂不是说明,剑一鸣现在的实力不仅在魂灵期之中,已经是所向无敌了,甚至就连许多分灵初期,甚至是魂灵中期的修士,会不会是他的对手那都是很难说的事情。

    邪宗的高层在得知邪宗的少宗主与两位少堂主,两人被杀,一人被生擒的消息之后,顿时是勃然大怒。

    要知道邪宗十大少堂主,一共也就只有十位而已。

    而且每一个都是经过了千挑万选之后,才选核出来的,堪称是邪宗年轻一代中,最出色的一批天才,身上肩负着邪宗将来的兴衰与使命。

    之前在仙宗谷,与万炎山脉之中就已经有四人命丧剑一鸣的手中,再加上这次被剑一鸣斩杀和生擒的血骨与血晶晶折损在剑一鸣手中的十大少堂主已达六位之多。

    甚至就连邪宗的少宗主都死在了剑一鸣的剑下,这对整个邪宗来说都绝对是奇耻大辱,即便是在与天人族和天人帝国等其它大型势力的对峙中,邪宗也很少吃过这样的大亏,邪宗的高层对此极为震怒誓言要让剑一鸣血债血偿。

    当然也有人例外,邪宗无情堂的少堂主血莓在得知黄启铭已死的消息之后,顿时是大喜过望,现在黄启铭已死,那么接下来邪宗的少宗主之位,必定会在剩下的几大少堂主中产生。

    而十大少堂主中,能够对他产生威胁的血骨,与血龙等人已经先后被剑一鸣给斩尽杀绝。

    所以血莓在心中迫切的希望着,剑一鸣和帝国学院可以尽快将血晶晶处决掉,这样在整个邪宗的年轻一代中,就再也没有人能够与他争夺少宗主之位了。

    而对于这一切剑一鸣则浑然不知,帝国学院幽暗的囚牢内,邪宗无情堂的少宗主血晶晶,在感觉自己的头部一阵剧痛之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在朝四周打量了一眼之后,发现自己正在一处囚牢之中,自己的手脚之上都被上了锁链,身上的穴位也被封印住了,全身上下没有办法运用一丝的灵力。

    而在她的身前正有一道身影背对着她,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剑一鸣。

    “这是什么地方”?血晶晶问道。

    剑一鸣回道:“帝国学院的囚牢”。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血晶晶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因为她的心中很清楚,既然落到了帝国学院的手里,自己就别想活着从这囚牢之中走出去“。

    “你为什么没有直接将我杀了,而是要将我送到这里呢”?

    剑一鸣道:“因为我想要从你的身上证实几个问题,等证实了之后在杀你也不迟”。

    “你想要证实什么呢”?

    “你的百步剑法是什么人传授你的,还有你和上官飞云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呢”?

    听到“百步剑法”这几个字之后,血晶晶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缕吃惊之色。

    上官飞云正是她的父亲,至于说“百步剑法”这套剑法在神州大陆之上,除了她和她的父亲上官飞云之外,就没有第二个人懂得使用,更加认不出这套剑法的名字,所以当血晶晶,剑一鸣居然能够认出这套剑法,并将这套剑法的名字讲出来的时候,心中才会大吃一惊。

    “他怎么会认得这套剑法,和知晓这套剑法的名字呢,父亲不是对我说这套剑法除了他和自己之外,神洲大陆之上不会有第三个人懂得使用,和能够叫出它的名字吗”。

    “不对父亲曾经说过这套剑法,是另一个人传授给他的,莫非”

    想到这里之后,血晶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望着剑一鸣问道:“上官飞云正是家父”。

    听了血晶晶的话之后,剑一鸣点了点头。

    关于血晶晶与上官飞云之间的关系,剑一鸣在心中不是没有思考过,只是在听了血晶晶的亲口回答之后,心中的猜测才被坐实。

    说起来的话,血晶晶还算是自己的故人之后呢!

    但是接下来血晶晶的问题却让剑一鸣眉头大皱。

    “你和两百年前的冥皇大人是什么关系,亦或者你本人和冥皇大人是不是就是同一个人”?

    “嗯”!听了血晶晶的话之后,剑一鸣的眉头顿时一皱,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认为”?

    血晶晶道:“因为我父亲曾经堵我说过,“百步剑法”是两百多年前的时候,冥皇大人传授给他的,除了冥皇大人之外,就只有我和我父亲两个人,懂得和知晓这套剑法的名字”。

    “你既然可以认出“百步剑法”,并叫出“百步剑法”的名字,那就说明你与冥皇之间一定有着魔种不为人知的关联,甚至于很有可能你本人就是冥皇大人“。

    剑一鸣道:“可是冥皇在两百多年前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不是吗”?

    血晶晶道:“在外人看来,冥皇大人是已经死了,可是我父亲曾不止一次的告诉我,冥皇大人既然能够成为神洲大陆之上,中古之后,唯一一位将修为修炼到神灵境界的人,他是不会那么容易就死的,更何况当年冥皇大人在临死之前,也曾留下誓言,他会在两百年后,重返神州大陆,与夏迎雪女皇,和天人族之间了解仇怨”。

    “所以我父亲他在心中一直深信,冥皇大人并没有真正的死去,直到现在他也一直在等待冥皇归来的那天”。

    听了血晶晶的话之后,剑一鸣叹了一口气脑海之中再次浮现出,当年他征战四方的时候,上官飞云带领禁卫军拼死护驾的那一幕。

    “你与两百年前的冥皇大人到底是不是同一人”?

    血晶晶将心中的问题重复问了一遍。

    剑一鸣没有吭声,但是这却更加让她坚信眼前的这个年轻男子,与当年的冥皇大人,就是同一个人。

    血晶晶当即从囚牢的地面上站起来,冲剑一鸣双膝跪下恭声道:“奴婢上官晶晶参见冥皇大人”?

    “你叫上官晶晶”?剑一鸣转过身来望了一眼血晶晶之后,开口问道。

    血晶晶点头道:“不错,奴婢的真名就叫做上官晶晶,血晶晶只不过是我在进入邪宗之后,为了避免惹麻烦上身而给自己起的名字”。

    听了血晶晶的话之后,剑一鸣点了点头,毕竟上官飞云曾经是自己身边的一名禁卫统领,而冥族与邪宗之间的关系也算不上好,在邪宗之中行事,如果名字之中有上官这个姓氏的话,那的确会给自己带来诸多的不变。

    “你父亲在哪,还有你怎么会成为的邪宗的少堂主呢“?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上官晶晶的双目之中闪过一丝黯然之色,开口道:“当年冥皇大人你被暗算之后,冥族的各大高层之间,为了争权夺势,彼此之间明争暗斗内斗不已,诺大的冥神帝国在区区数十年的时间里就彻底的分崩离析”。

    “冥神帝国也因此,被天人族建立的天人帝国所取代“。

    “最终冥王阿茶,与茶家成功掌控了冥族百部的残存势力,与部族,但是茶家之人在掌权之后,并不思考如何才能够振兴冥族,恢复冥神帝国,而是将整个冥族都当成了他们自家的天下,大肆打压和清除冥族之中的异己”。

    “许多冥族的族长,与您手下的旧部,为了躲避茶家的打压与迫害,纷纷带领自己的家人与族人离开了冥族的故土,这其中也包括我父亲”。

    因为昔年我父亲得罪了太多的势力与敌人,所以在离开冥族为了可以寻找立足之地,就只能带着上官家族的人举家投靠了在后来,我就成为了邪宗的十大少堂主之一。